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婚宠军妻 > 正文 番外十 我回来了
    按理说郑宇龙他们被打这事比起他们以前的嚣张跋扈,这一次被打还真的很冤枉,只不过是郑宇龙之前和糖果有了冲突,按照郑宇龙的说法,是糖果耍了郑宇龙,结果在娱乐城碰到了,郑宇龙还没有来得及发难,不过是用手指着糖果,结果就被顾岸他们给打了,说实话,对比之下,关煦桡和顾岸他们那才叫真正的蛮横嚣张。

    郑老爷子听了吴大国的话,眉头皱的更深了几分,能这么嚣张的年轻人,只怕家世背景不简单,可是吴康和岳少伟他们都不认识,这让郑老爷子和吴大国都不确定这些到底是什么人,一种猜测这些人是从外省过来的一些二代们,在自己的地盘上那都是太子爷,所以到了北京城也是无法无天,根本没有想过北京城的水到底有多深。

    一种就是这些人的背景深不可测,所以根本不在意郑家和吴家的背景,所以才敢对吴康郑宇龙他们动手,而且下狠手,只不过也分寸,所以并没会留下后遗症,而看吴康和郑宇龙他们的伤势而言,下手的人绝对很有经验,所以郑老爷子和吴大国更偏向后一种推测。

    “好了,胡闹什么!”郑老爷子看着叽叽喳喳的吵着要报复的几个女人,冷着脸怒声斥责着,郑老爷子的突然发火,让吴母和吴敏慧还有郑老太太都惊的一下子愣住了。

    不同于郑老爷子和吴大国的谨慎小心,几个女人虽然也都是聪明人,但是终究是女人,一心就想着报复,不能让自家的孩子吃了亏,却从没有想过以前吴康他们欺负人的时候,被欺负的人也只能认了,只是这一次他们是吃了亏,所以怎么着都要十倍百倍的报复回去。

    “老头子,你凶什么凶?难道你就要看着龙龙被人打宸这样,我们郑家连句话都不敢说吗?那以后我们还能在北京城立足吗?是个人都能踩到我们头上!”郑老太太回过神来,怒火冲天的对着郑老爷子骂了起来。老太太在家也是强势惯了,平日里倒也不会和郑老爷子有这么大的冲突,但是这一次是郑宇龙的事情,郑老太那也是豁出去了,“谁动了我的宝贝孙子,要让他全家都偿还!”

    吴大国刚想要劝几声,手机响了起来打断了病房里的争论,吴大国快速的接起了手机,沉声询问,“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政委,娱乐城那边查不到任何情况,娱乐城的老板透露当天晚上消费刷的贵宾卡是最高规格的黑金卡,宾客的信息是完全保密的,监控录像在我查的时候就被人给抹去了,我找了人想要看看能不能还原,可惜破坏监控录像的绝对是真正的黑客高手,监控录像完全没有还原的可能性。”电话另一头的手下快速的将情况汇报给了吴大国,这事绝对不简单,处处透露着一股让人不安的因素。

    挂了电话,吴大国看向一旁的郑老爷子,古板刚硬的脸庞上表情显得有些的沉重,“查不出来。”

    “我们出来说。”郑老爷子点点头和吴大国向着病房外走了过去,病房里郑老太一群人依旧吵吵闹闹的,让郑老爷子都感觉头痛了,懒得和一群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争论什么。

    病房外,吴大国和郑老爷子都感觉这事不简单,他们之前的推测是对的,这群打人的年轻人来头绝对不小,而且之前郑宇龙纠缠人家姑娘绝对惹恼了对方,所以这一次在娱乐城郑宇龙被打,只怕也是这个原因。

    而此刻病房里,不同于吴大国和郑老爷子的谨慎小心,郑老太太依旧怒容满面,和吴母她们讨论着如何找回场子,如何报复沈书意等人,尤其是房子的事情被吴母提了出来,之前吴家也决定放沈书意一马,房子被查封了就算了,可是这会是绝对不会这么善罢甘休了。

    至于郑老爷子和吴大国的谨慎,在郑老太太她们看来完全是没有必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就算对方背景家世和郑家相当又怎么样?这一次被打的不单单是郑宇龙还有吴康,还有岳少伟,三个家族联合起来,绝对可以让对方吃不了兜着走。

    更何况在郑老太太看来自己宝贝孙子郑宇龙不过是看上了个姑娘,能让她的宝贝孙子看上,那是看得起她,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结果糖果不但不珍惜,还让和她一起出来的几个年轻男人打了郑宇龙,简直是无法无天了!所以报复是肯定的必须得!

    ——分隔线——

    四合院。

    因为有了谭家的帮忙,所以沈书意基本就没什么事了,谭骥炎对谭宸这个儿子很是不满,所以对沈书意这个谭家的儿媳妇,那绝对的宠爱,直接当成女儿一样宠着护着,所以自然不会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烦沈书意,尤其是沈书意的身体还需要调养着,谭骥炎和童瞳更不会让沈书意劳累。

    “恢复的不错,今天可以换药方了。”肖老爷子很是满意沈书意的恢复状况,或许是如今的情绪很放松,所以沈书意恢复的比肖老爷子预期的还要好,除了筋脉崩毁的伤之外,其余的暗伤都完全恢复过来了。

    “嗯,我也感觉这几天力气恢复了不少。”沈书意虽然一直并没有表现出来因为经脉受损之后的黯然,但是心里头终究还是很难受的,只是不愿意表露在脸上,让糖果他们都担心自己,如今身体在一点一点的恢复,而且力量也恢复了一些,这让沈书意也高兴起来了。

    这丫头心思太细腻了,肖老爷子看着沈书意脸上那明显喜悦的表情,无奈的摇摇头,“放心,情况还会好转,现在的医疗技术这么先进,以后的恢复的情况会越来越好的。”

    这边沈书意和肖老爷子正说着话,中医宗的人也都有了安排,很多年纪并不大,不过二十一二岁,所以愿意进大学进修的,也都办理了手续,等年后二三月开学就可以了,愿意留在诊所里跟着肖老爷子他们的,也都留下来了。

    郑老太太和吴母瞒着郑老爷子和吴大国终于开始对沈书意报复了,之前她们就想报复来着,可是沈书意之前一直在柳叶胡同,郑家和吴家派出来的人根本查不到沈书意的去处,只能守株待兔的在守在四合院这边,终于等到了沈书意的再次出现。

    得到的消息的吴母刚好在医院陪着吴康,而郑老太太更是全天候的留在这里照顾郑宇龙这个宝贝孙子,就晚上回去睡一下,这还是郑家人担心郑老太太的身体,否则她都能晚上都留宿在病房里。

    “奶奶,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抓到人,他们是不是跑了?”愤恨不甘的开口,郑宇龙抱怨的看着郑老太,满脸的怒气,脸色也显得有些的难看。

    “龙龙,放心,奶奶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郑老太陪着笑脸哄着生气的郑宇龙,而刚好听到吴母手机响了起来,不由急切的开口,“快接电话,是不是有消息了?”

    “沈书意终于出现了,好,你守在那里,不要让人走了,我立刻派人过来。”吴母快速的命令着,随后立刻拨通了罗副局长的电话,“罗局长,我是谢紫英……”

    沈书意刚从四合院出来,呼啦一下,两辆车子停到了巷子口,车门拉开,六七个便衣警察直接冲了出来,来势汹汹,“沈书意,你涉嫌一桩恶意伤害案件,请和我们回去调查!”

    “我打个电话,可以吗?”沈书意无语的看着将自己给团团围住的便衣警察,这架势让四周的行人一个一个都有些惊恐的躲避到了一旁,然后伸长了脖子看热闹,那表情似乎沈书意是多么十恶不赦的凶残罪犯,导致这么多警察过来围捕抓人。

    “可以。”带队的警察倒是同意了,毕竟吴家的意思是将所有涉案的人员都抓到,既然沈书意愿意打电话i将人叫过来,也省的他们再询问口供让沈书意招供出之前在娱乐城打架闹事的共犯有哪些。

    依旧是城南公安局分局,上一次沈书意和邯烨被带到了公安局里,不管是抓人的霍丰这个二队队长,还是负责的罗副局长都感觉沈书意的背景不简单,他们也不愿意得罪人,再加上后来吴大国也打了电话让罗副局长公事公办的处理,所以罗副局长也不敢为难沈书意,直接将人给放了。

    可是这一次不同了,是吴母亲自打了电话过来,一定要将打伤吴康岳少伟还有郑玉龙的沈书意等人都给抓起来,罗副局长也不敢怠慢,也派人查了一下,吴康他们果真都是重伤在武警总医院接受治疗,而且还伤的不轻,有了吴家的首肯,罗副局长自然也不会和沈书意客气,直接派了人去抓捕。

    不过原本是该霍丰带队的,可是霍丰从上一次的经验来看,他怎么都感觉沈书意的背景后台不比吴家郑家差,所以霍丰也就推了,换成其他人去抓捕沈书意了,而且不同于霍丰的审时度势,这一次负责抓捕的是一队的队长田毕凡性格暴躁多了,又想抱上吴家郑家的大腿,对沈书意的态度恶劣了不少。

    审讯室。

    “沈书意,老实交代吧,目击证人和受害者的口供都清楚的摆在这里,你还有你的几个同伙是如何在娱乐城对吴康岳少伟郑宇龙等人实施殴打的?详细过程都仔细的说清楚。”两个警官坐在一旁,说话的正是一队的队长田毕凡,冷着脸的询问着沈书意。

    而一旁的另一个警官正负责记录口供,从他们对待沈书意的态度上就看得出他们已经将沈书意直接当成了凶徒,只等着口供记录在案之后直接给沈书意定罪了。

    “我没有动手,我只是坐在不远处,动手的是其他人。”沈书意倒也平静,淡淡的回答着,她的确没有动手,所以沈书意还真不怕吴家和郑家的陷害,至于动手的关煦桡和顾岸他们,沈书意更期待等他们过来之后的情景。

    “那就将你看到的都说一遍,不要有任何的隐瞒!”田毕凡眉头皱了皱,厉声斥责了一句,沈书意的确是没有动手,这一点娱乐城的保全都可以作证,而且看沈书意这苍白单薄的模样,田毕凡也知道沈书意也不像是会动手的人。

    但是这件事,田毕凡心里头已经有了计较,没动手怎么着?没动手就没有罪了?说不定那些动手的人就是沈书意怂恿的,她才是这一次案子里的主犯,首脑人物,更何况还有廖家房子的事情,沈书意想要洗干净自己可不容易!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沈书意“认罪”的态度绝对是最好的,很是老实的将当天晚上娱乐城的事情都给交待了一遍,这让田毕凡就算是想要刁难沈书意都无处下手,“认罪”态度太良好了,甚至答应一会指控关煦桡他们这些“罪犯凶徒”。

    “罗局,我怎么感觉这事有点不太对劲那?”刚好遇到下来询问的罗副局长,霍丰压低了声音开口,沈书意这态度太让人捉摸不透了。

    “有什么不对,识时务者为俊杰,她已经知道得罪的是郑家和吴家还有岳家,三家联手,就算沈书意有点背景,只怕也要折腰屈服。”一旁的田毕凡抢先的开口回答,不满的看了一眼霍丰,他自己前怕狼后怕虎的办事,这一下看到自己可以打好和郑家吴家的关系,所以嫉妒了,在这里疑神疑鬼的瞎猜测。

    罗副局长翻看着沈书意的口供,也是眉头紧锁着,可是想到这是吴母亲自下的命令,而且郑家的意思也出来了,只要处理好了这件事,罗副局长今年年底的考核成绩那绝对要上一个档次,那么明年转正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

    “好了,小田,我们秉公办案,如果沈书意这些人真的行凶了,犯罪事实确凿,就按照法律行事,不过你也注意一点方式方法,不要粗暴执法。”罗副局长终究没有听信霍丰的话,这可是他转正的机会,罗副局长不愿意放弃,但是审理案子的时候还是需要注意一点,即使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不对劲了,那也是吴家和郑家的问题,他们公安只是按照规章流程办事。

    “是,我知道,罗局。”田毕凡虽然很不满意霍丰,但是却也不敢在罗副局长们面前有什么脾气,所以嘴上还是答应下来了,只不过一会会不会这样做倒又是另一回事了。

    说实话,关于郑宇龙还有岳少伟他们,在娱乐城打了一架之后,关煦桡他们都懒得去计较什么,虽然郑宇龙纠缠了糖果,但是被打了一顿,也算是警告了,而且关煦桡他们也明白糖果这个小吃货绝对和沐沐一样,只有他们欺负人的份,别人甭指望能欺负到她。

    可是关煦桡他们没有想到,自己这边不计较了,郑家和吴家反而闹腾上了,竟然派人一直在四合院这边盯梢不说,还将沈书意又给带回了公安局,沈书意来北京城这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都已经进了两回公安局了。

    “看来我们以前果真是太低调了。”汽车里,沐沐脸上扬起妖孽的笑容,懒懒的开口,“这不人善被人欺,现在还被郑家吴家给讹上了。”

    “当时就不该留手。”开车的顾岸冷着一张脸,一道黑暗的戾气从脸上一闪而过,当时在娱乐城的时候,虽然顾岸他们打了郑宇龙吴康一顿,但是毕竟手下留情了,否则就郑宇龙他们这三流的身手,根本不够看。

    “要不我们去将公安局给端了?”糖果两眼冒着精光,一遍啃着薯片,递给一旁的顾钧澈,笑眯眯的建议着,果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关煦桡无语的看着糖果,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等日后谭宸哥从岛上回来之后,小意还是当初在N市的小意吗?为什么他总感觉糖果一定会将小意给带坏的!

    黑色的牧马人越野车停在了公安局门口,这边顾岸刚将车子停了下来,呼啦一下,田毕凡立刻带着手底下的人直接包围了过来,可是当随着车门的打开,看着一个一个从车子上下来的人,虽然年轻,但是那种优雅尊贵的气息,让田毕凡那“抓人”两个字死死的卡在了喉咙里。

    只要不是脑子进水了,任谁都看得出眼前这几个男人的不凡,不管是沐沐的妖孽邪魅,还是顾岸的黑暗狂傲,关煦桡的温和优雅,还是谭沐的硬朗刚毅,这些人绝对不是他们口中可以随意抓捕的“凶徒”,至于糖果和顾钧澈依旧窝在一旁啃着薯片,一副纯粹看热闹的小样。

    片刻之后,审讯室里,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沈书意“认罪”的态度那叫一个良好,同样的关煦桡他们的“认罪伏法”的态度也是格外的好,说什么认什么,都不带辩驳一句的,越是如此,越是让罗副局长心里头直惊,而一开始想要抱大腿的田毕凡也感觉心里头毛毛的。

    最后罗副局长没有办法了,直接让田毕凡将人都带到了会议室里,茶水招待着,然后直接打了电话给吴家和郑家,人已经带回来了,而且也都诡异的“认罪”了,至于要怎么处理,还是让吴家和郑家的人过来处理吧,他们是不敢招惹了,这要是招惹到哪尊大神,他一个小小的公安分局副局长绝对担当不起。

    吴大国接到罗副局长的电话时直接愣了一下,随即就明白过来一定是吴母借着自己的名头让公安局将人给抓起来的,吴大国直接黑了脸,“我马上就过来了!”

    这边挂了电话之后,吴大国打了电话到郑家,果真郑老爷子也被不知道这事,是郑老太太和吴母她们私下报复了,之前还信誓旦旦的保证等查清楚了情况再处理,结果根本就是缓兵之计,蒙骗了郑老爷子。

    而公安局这边,知道抓到了沈书意之后,吴康就要过来,郑宇龙更是躺不住了,虽然他们伤的不轻,不过毕竟不是要害处,所以这会吴母和郑老太太带着吴康和郑宇龙,还有吴家和郑家的几个人一起直奔公安局而来了,而岳少伟家里则谨慎多了,岳少伟也没有跟着搀和。

    “让开,我倒要看看谁这么有胆,敢将我的宝贝孙子打到住院!”尖利着声音,郑老太太态度强势着,直接推开前来接待的罗副局长等人,板着一张皱纹的老脸,“人呢?打人的凶手关在什么地方!”

    在推开会议室的门,看到在屋子里里面喝着茶水闲聊的众人,郑老太太气的脸都铁青了,怒火冲天的一双眼里都能迸出火星子来,猛然的转过身来质问着,“罗局长,你就是这样用茶水招待着无法无天的凶徒罪犯的?”

    罗副局长只能陪着笑脸,现在苦主都上门报复来了,可是看着会议室里这群人根本都懒得多看一眼,就这架势,罗副局长也明白沈书意他们绝对不简单,郑家这一次是踢到铁板了,但是面对着怒着脸的郑老太太,罗副局长无奈的开口,“老夫人,我们也只是将他们叫过来了解情况而已,总不能将人给关起来吧?”

    “了解情况?”吴母脸色倏地一变,冷眼看着打着马虎眼的罗副局长,冷笑着开口,“罗副局长,你也看到了我儿子被打成什么样了,病例还在医院放着呢,我想是什么情况你也了解清楚了吧?”

    “这个具体的情况还在调查中,娱乐城那边的监控录像,我们正在努力的还原。”罗副局长只感觉自己果真不该淌这一趟浑水,现在真的是里外不是人了,左右为难。

    “好了,罗副局长,既然情况已经了解清楚了,我们也该回去了。”看着为难的罗副局长,关煦桡率先站起身来给他解围着,温和俊逸,让罗副局长对关煦桡的好感度蹭蹭的上升。

    “走吧走吧,也该回家吃饭了。”糖果懒洋洋的开口,瞄了一眼站在一旁怒火冲天的郑宇龙,咧嘴一笑,“郑同学你身体没有康复,最好在医院里多躺躺,别出来乱跑,这要是病情恶化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就是你这个疯丫头挑拨离间?害的我家龙龙被打住院的?”郑老太太蹭蹭的走上前来,怒不可遏的看着一副懒然模样的糖果,只感觉怎么看怎么的讨厌,再加上糖果不但不道歉,甚至还出言挑衅,更是火不打一处来。

    “既然你爹妈不知道怎么教导孩子,我今天就替你爹妈来教导你!”郑老太太阴冷着脸,表情很是刻薄,直接扬起手就要打掉糖果脸上那慵懒懒的笑容。

    顾岸最为护短,刚刚关煦桡在说话,所以顾岸也懒得理会这些人,再者沈书意也懒得追究什么,所以顾岸也就算了,可是看着还想要打人的郑老太太,顾岸脸一沉,表情倏地阴霾下来,直接一个起身,一把将郑老太太刚抬起来的手给啪的一巴掌打到一旁去了。

    “滚开!”怒着脸,顾岸表情看起来很是的可怕,狂傲的脸庞上眼神警告的看着郑家众人,“别给脸不要脸!”

    “反了天了,真的反了天了,都敢和我动手了,难怪敢这么无法无天的打我的龙龙!”顾岸这一下等于是捅了马蜂窝,郑老太太在愣了瞬间之后,直接扯着嗓子嗷了起来,估计是被气狠了,干瘪的身体都有些的颤抖,说话也不流畅了,只有那尖利的声音异常的刺耳,“给我将人抓起来,都抓起来!”

    一瞬间,场面再次的混乱,幸好这里是在公安局,罗副局长也知道今天如果真的在公安局里出了事,不要说转正了,他头上这顶副局长的帽子也得拿下来,连忙叫着手下将郑家和吴家的人给拦了下来。

    等吴大国和郑老爷子赶到时,郑老太太正靠在沙发上急促的喘息着,一旁一个郑家的小辈正给她拍着胸口顺气着,吴母正疾言厉色的斥责着拉偏架的罗副局长。

    “你还来做什么,等我被人给打死了你再来吧!”郑老太太看到郑老爷子,立刻凄惨的哭嚎起来,踉跄的站起身来,拉着郑老爷子的胳膊,“这些人连我都敢打,难怪敢将龙龙给打到住院,这以后龙龙去学校,还不得被他们给打死。”

    “老吴,这一次太过分了!”吴母也冷着脸,看起来气愤不已,快速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无非是沈书意他们多么的嚣张,敢在公安局里公然对郑老太太动手,简直是无法无天到了极点。

    “闭嘴!”吴大国厉声怒斥着吴母,目光震惊的看向坐在一旁的谭沐,心里头一凉,迈步走了过去。

    “吴政委。”谭沐从前是在军区,之后谭景御为了锻炼谭沐,这才将他调到了N市,那里原本是关家的地盘,后来关老爷子去世之后,关家一分为二,整个N市军区也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让谭沐过去N市军区也是为了让谭沐多锻炼,当然也可以收编N市军区的力量。

    “我之前有一次碰到谭将军,他说你去了N市。”吴国这个原本有些古板刚硬的男人,此刻表情也有些的灰沉,整个北京军区没有人不知道如今军区的一把谭景御谭将军,这个当年谭家的混世小魔王,如今北京军区的领军人物。

    关于谭景御的传言这些年在军中也广为流传着,当年,谭景御被称为谭家的混世小魔王,也有人称呼一声谭三少,最开始的时候所有人以为谭家出了一个纨绔子弟,从军中离开之后直接去了解放军报社混日子了,可是后来才知道谭景御在众人以为他混日子的时候,却去了军中最为危险的情报处。

    再之后从情报处转到了明面上,谭景御进入军区,成为军区最不守规矩最张狂的教官,可是在保守派有些抵制谭景御的时候,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谭家三少却屡建奇功,最后一步一步走上了领军的位置,成为了如今北京军区最年轻的将军。

    关于谭景御这个谭家三少除了他的功勋他的吊儿郎当的军痞子风格之外,最让人讳莫如深的就是他的同性爱人,可是当谭景御走到这样的位置,又有谁敢质疑谭景御的伴侣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更何况他还有两个代孕的双胞胎儿子,而军中众人熟悉的就是谭沐,至于沐沐,外界根本不知道。

    不同于谭景御的行事作风,谭沐性子沉稳多了,年纪轻轻,却已经建立了好几个特等功,就连吴大国都很佩服谭景御竟然真的舍得将自己儿子送到这么危险的任务里,那可都是九死一生的危险,不过谭沐凭借着他过人的身手,缜密的思维,冷静干练,一次又一次顺利的完成了任务。

    郑老爷子一听吴大国这话立刻就知道出大事了!就凭着这个谭字,郑家都可能被连根拔起!而一旁原本还在哀嚎的郑老太太也突然消了音,似乎知道事情真的不对劲了。

    “我们回去吧。”沈书意看着脸色大的吴大国和郑老爷子,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谭沐的身份,想必也就会自己找麻烦了,毕竟都是小辈之间的问题,也不至于多严重。

    “郑同学,这一次就这么算了,不过再有下一次,可没有这么容易过关了。”糖果三两下凑到了沈书意身边,懒洋洋的趴在沈书意的后背上,下巴搁在沈书意的肩膀上,笑眯眯的警告着脸色苍白的郑宇龙。

    这一下,吴大国和郑老爷子脸色再次骤变,如果说之前谭沐的出现已经够让他们心惊胆战的了,那么此刻看到糖果,想到之前郑宇龙曾经纠缠过糖果,那个时候,吴大国和郑老爷子都没有在意谭这个姓,此刻突然明白糖果的身份!

    谭将军家是两个儿子,而同样姓谭?吴大国和郑老爷子不由的想到另一种可能性,比起谭景御这个军中将军更为可怕的存在,谭景御的二哥,如今谭家的领军人物中yang常委谭骥炎,而据说谭常委就有一个宝贝女儿!

    “走吧,顾岸,我妈说了今晚上都去我家吃饭。”糖果招呼着顾岸和顾钧澈,事情都已经解决了,留在这里也没意思了。

    看着沈书意一行人离开之后,郑老爷子突然身体晃了一下,在一旁吴大国的搀扶之下这在坐了下来,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追究!

    “爷爷,他们都是什么人?”郑宇龙此刻小心翼翼的开口,之前看谭谭和吴大国平起平坐的说话,郑宇龙就知道不妙了,这会看着郑老爷子和吴大国好像逃过一劫,郑宇龙虽然冲动没脑子,不过也没有傻到那种程度。

    “你没被打死就算是祖上积德了!”郑老爷子怒火冲冲的开口,一想到郑宇龙纠缠的竟然是谭家的女儿,郑老爷子都想要亲手打死这个孙子!

    吴母也是心惊着,拉了拉吴大国的胳膊,她是看出不对劲了,可是却没有想到糖果他们的身份,“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北京城里最不能惹的人。”吴大国缓缓的开口,虽然这一次得罪的是谭家,不过对谭家他还是有点了解的,知道谭家不会因为小辈们之间的事情而牵连到吴家和郑家,这才放下心来,“之前和我说话的可是谭将军的儿子,那个女孩是谭常委的爱女,至于之前的沈书意,你没有听见他们叫一声嫂子吗?让你们平日里处事不要太过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一瞬间,会议室里死一般的安静,吴家和郑家再张狂,可是比得上谭家吗?而想到刚刚糖果还叫了一声顾岸的名字,顾家?如果只是普通的黑帮,吴家和郑家绝对不会放在眼里,可是如今整个中国最大的黑帮顾家,谁敢小觑?顾凛墨这个神秘的顾家家主一直都被称为中国最年轻的黑道教父,和谭家交好的顾姓年轻男人,不用想也知道必定是顾家的人!

    “我想起来刚刚和我说话的人是谁了!”一旁罗副局长突然开口,满脸的震惊之色,“刚刚那个温和俊雅的年轻男人应该就是关部长的独子,也在公安系统里!”

    而猜测到了沈书意一行人的身份,会议室里郑家和吴家的人都感觉心里头薄凉薄凉的,这也幸好是沈书意他们不计较,如果真的计较,只怕郑家和吴家这一次真的会出事了。

    “难怪之前没有查出沈书意的身份。”吴大国心里头暗惊着,之前因为房子的事情,吴大国就让他还在军中的老友去查了邯烨和沈书意的身份,邯烨倒是查到了一些,可是关于沈书意的身份根本一点都查不到,这会吴大国才明白过来这可是谭家未来的准媳妇,这一次真的是惹到大人物了!

    消息瞒是瞒不住的,尤其是一直沉寂的谭家这一次也是放任的态度,所以在圈子里消息瞬间就传了出去,当然,大都数人也都是低头议论着,谁也不敢乱说什么,不过精明的人都是心里头透亮,谭家关家和顾家三家一直都很是低调,这一次突然这么高调,摆明了是为了保护沈书意,防止再有吴康岳少伟这样不长眼的纨绔子弟又惹到了沈书意。

    日子渐渐的冷了,年关也越来越近,沈书意的日子过的渐渐平静下来,关于沈书意这个谭家内定的儿媳妇的身份已经在圈子里传了开来,这段时间,那些纨绔少爷公子哥们都被家里的长辈三令五申的警告着,出去折腾没事,可是别不长眼的得罪不该得罪的人,而沈书意自然就是首当其冲万万不能被得罪的“危险人物”之一。

    原本糖果一直想要陪着沈书意的,以前就她一个姑娘家,和关煦桡和沐沐他们关系再好,终究还是男女有别,总感觉缺了点什么,沈书意到来之后,糖果这才发现原来有一个闺蜜的感觉竟然这么好,可是不要说顾岸他们了,就连最能折腾的沐沐也不敢让糖果继续这么将沈书意给带坏下去,今天去看脱衣舞男表演,谁知道下次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

    要知道等谭宸哥从岛上回来的时候,糖果这丫头有绝对的豁免权,可是他们可没有,所以为了自身的安全着想,糖果直接被当成了最危险的人物,沐沐一行人尽一切可能的要将她和沈书意给隔离开来,而这几天糖果就被沐沐给弄出国去处理问题了。

    尤其是谭宸上个月从岛上送了消息回来,过年之前就会回来,沈书意当时离开岛上之后,岛上的局面也越来越危险而紧绷,革新派和保守派之间的冲突不断,从过去的暗斗转为了明争,流血牺牲终究是在所难免。可是比起岛上这么多年来只追求武力,而忽略了战略战术的革新派,谭宸和大长老他们渐渐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更不用说谭亦也把持了中医宗,在争斗之中受伤是肯定的,可是如果没有中医宗的人医疗,那受伤就可能演变成为死亡。

    所以战局在一点一点的倾斜,在谭宸将消息送回来的前一段时间,岛上的局面已经被控制住了,可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想要完全掌控岛上的势力还需要时间,不过谭宸倒是可以提前回来,毕竟这些收买人心控制局面的事情有谭亦和陆纪年完全可以处理,所以在得知谭宸即将回来之后,沐沐他们更不敢让糖果将沈书意给带坏了,甚至都想着能不能将糖果给囚禁起来直到谭宸从岛上回来。

    北方的冬天总是显得有些的干冷,原本天气只是阴蒙蒙的,可是到了中午之后竟然下起了雪,沈书意双手插在口袋里慢慢的走在街上,雪下的很厚,一脚踩下去发出吱吱的声音,打破了她有些寂寞的心境。

    突兀的,心里头突然悸动了一下,而身后也随即传来汽车的刹车声。

    蓦然回首,马路上一辆挂着军牌的越野车停在了路边,随着车门的打开,一道伟岸的身影走了下来,黑色的大衣衬托着笔挺修长的身姿,面瘫着一张冷酷至极却依旧英俊的年轻脸庞,薄唇微抿,显得有些的冷寒,可是那熟悉的眉宇,那熟悉的眼神。

    沈书意突然就笑了起来,风吹拂着雪花落了下来,沈书意想要说什么,可是万语千言却只化为一声低喃,“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低沉的嗓音带着惯有的沙哑,谭宸的军靴踩着积雪大步走了过来,一双黑沉的眼眸就这么定定的锁住了沈书意,太过的感情都汇集在他的目光之中。

    这一刻,在北京城的街头,雪花缤纷,沈书意笑靥如花,她忽然想起,想起当初在N市,在枫红集团的地下停车场,想起自己的自行车剐蹭了他谭宸的车子,而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一张冷酷而英俊的脸,只是比起此刻,他的眼中却是满满的宠溺和温情,一眼万年,或许茫茫人海之中,只需一眼,他就看上了她,如同一头凶猛的猎豹,容不得她逃脱。

    “我回来了。”听到耳边谭宸再次重复的四个字,沈书意瞬间就被一双强劲的手臂拥进了一个温暖而熟悉的怀抱里。

    “欢迎回来。”仰起头,沈书意眯眼笑着,只感觉一切忽然就圆满了,没有谭宸的北京城,总是缺少了一点什么,即使有糖果他们陪伴着。

    直到此刻,看着这个紧紧拥抱自己的男人,看着这一张冷酷如霜的峻脸,沈书意才发现原来有谭宸在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圆满,他回来了真好,而回给沈书意则是一个缠绵的热吻。

    北京城的午后依旧显得很是热闹,雪花纷飞,路人看着街头相拥在一起的一对男女,有的好奇的看过一眼,有些则是羡慕,有些似乎被触动了,想到了当年年轻的自己和自己所爱的恋人……

    ------题外话------

    番外全部完结了,感谢亲们,这一次是真的完结了,万分不舍,再次感谢一直支持的亲们,郑重的道一声:谢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