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对面女神看过来 > 第414章 大结局
    等叶乘风到工地的时候,南泰正穿着一件短袖的t恤带着安全帽,在和工人们一起搬运砖块,浑身都已经湿透了。

    叶乘风从南泰脸上的表情判断,南泰这是真心的要重头开始,并不是意气用事,他快步走到南泰的身边,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南泰停下脚步砖头看向叶乘风,问叶乘风想要做什么,我现在已经重新开始了,你还想要我做什么。

    叶乘风笑着和南泰说,以你的才华和资历,在工地搬砖头,不是太屈才么,我有更适合你的事让你去做。

    南泰问叶乘风还有什么事更适合自己,叶乘风立刻和他说,重组南泰集团,这才是你的宿命,才是你的重新开始。

    南泰不禁诧异地看着叶乘风,却听他继续又说,不过你重新开始的地方需要换一下,有一个地方更加适合你。

    ……

    送走了南泰,叶乘风给沙玛阿依打了电话,通知她去机场接一下人,沙玛阿依问叶乘风什么时候回來,叶乘风说,我把手头的事做完就回去了。

    沙玛阿依知道叶乘风的性格,也不想多问叶乘风在盐海这边到底还有什么未了解的事,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叶乘风随后又去周士亚的办公室,准备和他好好聊聊,周士亚在建筑商不如南泰有才华,但胜在他老实,而且有多年带工人的经验,所以叶乘风准备将东城创建全权交给他來负责。

    周士亚一听叶乘风这么说,顿时愣在原地,半天都沒回过神來,等他回过神來连连推辞说自己还不行。

    叶乘风说沒关系,我相信我和你之间除了主顾关系之外,还是朋友,朋友之间就贵在互相信任,我不在海滨这段时间,东城创建的工程,你依然帮我完成,这就足以让我对你有百分之二白的信任了,我不把东城创建交给你,还能有其他人选么。

    周士亚立刻说不是还有南方南小姐么,她应该才是最适合的人才才对啊。

    叶乘风则笑着和周士亚说,她的确是人才,不过在东城创建有点屈才了,我又更重要的事要她帮忙。

    周士亚知道叶乘风手下除了东城创建之外还有好几个公司,想了一想这才和叶乘风说,只要你放心,我就却之不恭了。

    交代完周士亚这边后,叶乘风又马不停蹄的回了一趟盐海,先去见了一下毕墨,毕墨不知道什么情况,好像脑袋突然灵光了,还是突然觉悟了,居然报了一个成人大学,继续去读书了。

    叶乘风对于毕墨的行动表示百分之百的支持,还捏着毕墨的鼻子说,我们的大小姐终于长大成人了。

    毕墨却搂着叶乘风的脖子说,不是在我把自己交给你的那一夜,我就已经长大成人了么。

    叶乘风闻言一愕,毕墨虽然觉悟了,但是性格还是沒变,不禁好笑又好气,问毕墨什么时候开始上学。

    毕墨说过了夏天就开学了,大学在省城,还问叶乘风有沒有时间去看她。

    叶乘风说那自然是一定加肯定有时间啊,我们大小姐都长进了,作为奖励,也必须常去看啊。

    毕墨会心一笑,立刻吻住了叶乘风,随即说,先把该奖励的奖励了再说。

    ……

    在毕墨的别墅住了几晚,总算是喂饱了这个小精灵,叶乘风总算可以脱身了,他联系上舒瑾,约她出來吃饭,顺便问问她和温柔最近的情况。

    舒瑾和叶乘风说,我还是老样子,整天飞來飞去,柔柔现在又恢复上课了,而且带的是毕业班,估计她是想用工作麻痹自己。

    叶乘风和舒瑾说,这样也好,希望她能真的放下自己,放下过去,重新开始。

    舒瑾问叶乘风,你这么说的意思是你已经打算放弃柔柔了。

    叶乘风立刻笑道,我可沒沒这么说,我只是想等她完全放下之后,再重新出现在她面前。

    舒瑾看着叶乘风半晌后,那么我呢,你这么久沒出现,见面就问她,我心里不舒服。

    叶乘风立刻握住了舒瑾的手,笑着说,你有沒有打算换一家航空公司。

    舒瑾诧异地看着叶乘风,“换一家,我这家还沒做满一年呢,又换。”

    叶乘风和舒瑾说,“换索马里的航空公司。”

    舒瑾吃惊地嘴巴都闭不上了,怔怔地看着叶乘风,“索马里,你说的该不会是索马里海盗那个索马里吧。”

    叶乘风郑重的点了点头,“沒错,就是那个索马里,有兴趣么。”

    舒瑾沉吟了半晌,也看出叶乘风不像是在开玩笑,这才问叶乘风,“你这么久沒出现,就是在索马里。”

    叶乘风点了点头,把自己在索马里的一些遭遇简短的和舒瑾说了一遍,最后说,“我打算在索马里建设一个新的航空公司,我可是真诚邀请你的参与啊,你可是新航空公司第一个被我邀请的。”

    舒瑾闻言一笑,朝叶乘风说,这么说,我可是元老了,那以后盈利了,我是不是有红利啊。

    叶乘风握紧舒瑾的手说,何止是盈利给分红啊,航空公司我打算就用你的名字命名呢,舒瑾航空,你看怎么样。

    舒瑾吃惊的看着叶乘风,你是在说真的。

    叶乘风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朝舒瑾说,真的不能再真了,除非你不愿意,那我只能去找一个愿意用她名字命名的女人了。

    舒瑾立刻掐了叶乘风的手一下,娇嗲道,“你敢,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你都已经答应我了,就不许用其他女人的名字了,就算我不答应你,也不许。”

    叶乘风握紧舒瑾的手说,这么久沒见你,你真是好的沒学上,倒是学上霸道了。

    舒瑾依偎在叶乘风的怀里,幸福之感油然而生,最后亲了叶乘风一口,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面子上,我勉强答应你了。

    ……

    和舒瑾温存了一番后,叶乘风离开后手机就响了起來,他手机是刚办的,号码也换了,沒几个人知道,一看号码是陌生的,不禁眉头一皱,接通了电话。

    对方刚开口叫了一声叶乘风,他就听出了对方是谁,立刻笑着说,“杨副组长,好久不见了。”

    杨帆则朝叶乘风说,羊老三死了,这么大的事,都不和我说一声,回來也不找我,你是打算人间蒸发啊。

    叶乘风说正打算找你喝茶呢,咱们见面说吧。

    见面后叶乘风才发现,除了杨帆之外,还有一个他熟悉的身影,穿着一件白色文化衫和一条臧蓝的牛仔裤,一个大马尾辫,不是马红杰是谁。

    马红杰见到叶乘风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跟着杨帆走了过來坐下,见叶乘风也正盯着自己看,这才轻声问了一句,你还好吧。

    叶乘风点了点,还沒说话,就听杨帆说,马警官听说我要和你见面,怎么都要來看看,其实我也知道,我这个人就是天生的电灯泡材料。

    杨帆说着就起身说,反正你也回來了,我们聊天的时间多了,我就不做电灯泡了,他说走就走,平时做事沒见他这么爽快过。

    等杨帆走后,马红杰才问叶乘风最近到底遇上什么情况了,怎么一消失就好几个月。

    叶乘风说了一句一言难尽后,问马红杰,你最近怎么样。

    马红杰微叹一声说,还不是老样子,该吃吃,该睡睡,我们这种沒人疼,沒人爱的不都是这么活着么。

    叶乘风还沒说话,这时听手机响了一下,他拿起手机一看,是杨帆发來了短信,“好好和她聊聊,你在索马里的日子,她时刻想飞过去呢,要不是她父母寻死觅活的,她估计早就过去了,别辜负了人家。”

    叶乘风看到这里,心中不禁一阵感动,说实话,马红杰对自己真是不错,可惜自己亏欠她的太多太多了。

    马红杰见叶乘风沒说话,这时问他,怎么,见我就沒什么好说的么,那我走好了,说着还真站起身來了。

    叶乘风这时伸出了手一把拉住了马红杰,“红杰,是我对不住你。”

    马红杰回头看了叶乘风一眼,这才又缓缓坐下,“是我自己的问題,你沒对不住我,感情的事本來就不能勉强,也谈不上谁对谁错,只能怪我们有缘无份而已。”

    叶乘风也是一阵唏嘘,随后松开了马红杰的手,“如果你不介意我的过去和现在……我会给你补偿。”

    马红杰一笑,朝叶乘风说,“算了,我这个人做不到和别人分享同一个男人,但是又不想因为你随便找个男人嫁了,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关系就蛮好,可以无话不说,友情以上,恋人未满,这样也许是最好的选择吧,以后的事情谁有知道呢,说不定是你改变了,说不定是我改变了,你说是不是。”

    叶乘风会心一笑,这想法不就是自己对温柔的想法么,马红杰说的沒错,人都是会改变的,以后的时间谁知道呢。

    ……

    三年來,叶乘风一直往返于盐海和摩加迪沙。

    索马里这三年來,经过杰斯特将军的强力肃清行动,全国的反对派几乎被一网打尽了。

    全索马里迎來了前所未有的和平景象,而这也是叶乘风该兑现三年前承诺的时候了。

    杰斯特特地找上门來,邀请叶乘风正式加入索马里国籍,出任索马里新政府的第一届总统。

    杰斯特的邀请,叶乘风实在是盛情难却,况且现在的索马里已经几乎沒有了敌对势力,这对于任何一个投资客來说,都是一个绝对的新大陆。

    对于叶乘风來说,这种投机取巧,看准机遇的是,的确是轻而易举的,不过作为政客,叶乘风觉得自己沒有这个头脑。

    相比之下,沙玛阿依倒是更加更加适合作为索马里的第一任总统,叶乘风直接将这个意见告诉了杰斯特,杰斯特表示很诧异,问叶乘风,不知道多少人做梦都想做总统,我真沒想到你会拒绝。

    叶乘风却反问杰斯特,既然这么多人做梦都想做总统,那么杰斯特将军呢,何况这个国家还是您亲自稳定下來,你都不想做总统,我一个投资客,却能做总统了。

    杰斯特一阵沉吟,叶乘风说的不无道理,不过这里毕竟是在非洲,一个男权主义的地方,沙玛阿依是好,可惜她毕竟是一个女人。

    叶乘风也看出了杰斯特的顾虑,又和杰斯特说,沙玛阿依是有政治头脑和领导才能的,我们都是为了索马里的未來好,如果杰斯特将军想索马里的未來能成为第二个迪拜,就要完全开明,女总统会更加亲民,在国际上的形象也会更加好,您说是不是。

    杰斯特一阵沉吟后说叶乘风说的沒错,之前的索马里给国际社会的印象就是暴力,暴乱,战争,的确是一个粗野的非洲男人的形象,是需要告诉世界,我们索马里人除了暴力之外,还有温和的一面,我同意你的建议。

    这个意见其实叶乘风之前就和沙玛阿依提过,所以杰斯特找到沙玛阿依的时候,她并沒有感到惊讶,而且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深思熟虑,加上叶乘风的劝告,她并不反对。

    很快索马里新政府的第一届选举大会正式拉开了帷幕,参选人是杰斯特和沙玛阿依,杰斯特之所以参选,是因为除了他实在找不到第二个人选了,而且为了向世界表民索马里是开放的,民主的,杰斯特只好陪跑了。

    不过杰斯特之前就在索马里的国家电视台里讲过话,他知道自己是民众里的声望很高,他会按着民愿去参选,但是他同时也警告索马里全国人民,索马里以前几十年都处于战乱的状态,就是因为军人当道,所以他不希望索马里未來的子子孙孙还受这种苦,吃这种亏,他建议民众不要把选票投给自己。

    选举的结果如杰斯特所愿,虽然还有百分之四十的人投给了他,毕竟是杰斯特带给了索马里人民真正的和平,但是沙玛阿依依然以百分之六十的高票当选了索马里新政府第一届总统,任期五年,最多连任两届。

    沙玛阿依作为索马里新政府的第一任总统,必须在国家电视台和国家电台,向全索马里人民发表电视讲话,同时还在索马里国际频道,向全世界人民发表和平讲话,关于如何发展国内建设,如何欢迎国外商人來投资,这些国际上并不介意,最让国际上松了一口气的事,沙玛阿依说,让索马里海盗成为过去式。

    在沙玛阿依发表电视讲话的第二天,在中国云南仙人石镇的某个小村上,莫西子石带着自己的父亲,风风火火的赶到沙玛阿依家,村长握着沙玛阿依父亲的手,激动的和他说,“老阿哥,恭喜你啊,阿依这闺女真是能干啊,她现在是索马里的总统了。”

    沙玛阿依的父母闻言不禁都诧异万分,村长见两人一副诧异的表情,立刻又说了一遍,随后说,“我刚才接到通知,说省长明天会來这里慰问你们二老呢。”

    沙玛阿依的母亲这才诧异的问了一句,“索马里在什么地方,也在云南。”

    【全书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