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嫡谋 > 正文 番外之前世今生
    官道上响起了一阵“嘚嘚”的马蹄声,两匹骏马并排着疾驰而来,所过之处扬起了一片尘土,经过官道的行人牛车分分远避。

    骏马渐近,一枣一白两匹马上分别坐着个少年,枣红色马上的少年十六七岁的模样,生的俊眉星目,挺拔锐气。白马上坐着的少年只有十三四岁,看上去唇红齿白,俊秀可亲。两人都是难得的好模样,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的小公子。

    坐在白马上的那个年纪稍小一些的少年领先了枣红马半个马身,拽着缰绳的手微微一紧,马的速度就慢了下来,紧接着枣红色的马也跟着慢了。

    “阿逸,前面就是折柳亭,再跑半盏茶就能看到云阳城城门了。”白马少年转头笑眯眯地道。

    被称作阿逸的少年点了点头,皱眉道:“早些进城吧,王爷和王妃的车驾三日前就回来了,你在外多滞留了三日,回去前想想怎么跟王爷和王妃交代。”

    白马少年闻言就胯下了那张俊俏的小脸,可怜巴巴地看着阿逸:“阿逸,二表哥,你不陪我回去吗?”

    阿逸不为所动地瞥了表弟一眼:“王爷和王妃都是好脾气的,你怕什么?”

    白马少年一副你真天真的表情:“我问你,你是怕姑姑还是怕姑父?”

    阿逸抿了抿唇,不说话了。

    白马少年一副看吧,果然如此吧的眼神:“所以说好脾气的才可怕啊!因为你猜不到等待你的到底是什么。何况我爹从小看我不顺眼,我小时候一直以为自己是捡来的。”

    阿逸翻了个白眼:“新皇登基大赦天下。你会逢凶化吉的。我才该担心会怎么被我二叔收拾。”

    白马少年哭丧着脸低头揪马毛:“这里离京城十万八千里,皇兄大赦天下也赦不到我身上,我趁着他登基的时候偷跑出去玩耍,被他知道了下场只会更加凄惨。”

    阿逸嗤笑一声:“知道你还敢乱跑?”

    白马少年怒了,立即张牙舞爪:“你不也跑了!”

    阿逸轻咳一声,正色道:“好了阿暄,别闹了,前面亭子里好像有人,咱不歇息了。直接回城,早死早超生。”

    萧惟暄一改之前的意气风发,蔫儿巴巴地骑马跟在云逸身后。

    “咦?”云逸突然脸色一变,勒住了马头,停了下来。

    萧惟暄眉头一皱,立即收敛了神色警觉戒备:“怎了了?”

    云逸声音有些打颤:“前面亭子里的人……好像……好像是我二叔……”

    萧惟暄手搭在眉上凝目一望。脸上立即就是一喜,很是自来熟地挥着小手欢快地喊道:“云二叔,云二叔,看这里,看这里,阿逸回来了……”

    云逸恨不得掐死萧惟暄这没良心的小王八蛋。

    不过云逸这会儿想要偷偷溜走已经晚了。只能策马向前。

    站在亭子里的是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身材高挑挺拔。虽然已经到了中年,但是容貌依旧俊美,他似笑非笑地看着云逸,也不说话。

    云逸低着头下了马,乖乖走到男子面前:“二叔。”

    萧惟暄有样学样地走过来,笑嘻嘻地跟着喊:“云二叔。”

    男子的视线扫向萧惟暄,顿了顿。然后道了一声不敢,低头行了一礼:“云文放见过世子。”

    萧惟暄眨了眨眼。小小声哀怨地嘀咕:“我就说我打小就是爹爹不疼,二叔不爱的,胎没投好……”

    云文放听着这话看着萧惟暄那肖似某个他讨厌的人的脸,嘴角抽了抽,然后装作没有听见,转头去教育侄儿。

    云逸低着头乖乖听训,二叔没有自己的孩子,他自幼开始有一大半的时间是留在云阳城里跟着二叔的,所以他其实不怎么怕爹娘,但是他怕二叔,他对之前阿暄说的脾气好的人发起脾气来更可怕也是深有体会。虽然二叔从来不打他,也几乎没骂过他。

    萧惟暄见没自己什么事情,就在一旁蹦蹦跳跳玩自己的,等云文放教训完了云逸之后转过头便没看到萧惟暄人了,马还在原地,不由得皱了皱眉。

    几乎是立即的,萧惟暄的声音高高地从头顶上传来:“嘿,二叔看这里!看这里!我在这里!这颗树上有好多橙子!”

    云文放抬头就看到这熊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到了树上,正晃悠着腿剥一个青橙子,笑得见牙不见眼。

    云文放的嘴角又不可抑制地抽了抽,突然觉得自家侄儿真是乖巧又听话,让人实在不忍重罚了。

    三人骑马回城,云阳城的城门很快就出现在了眼前,一辆标着燕北王府徽记的大马车停在了城门口。

    云文放看到那辆马车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有些愣怔。

    萧惟暄也看到了,一脸惊恐地看向云逸:“是我娘的马车!怎么办?怎么办?死定了!表哥救我!”

    云逸用眼角瞥了萧惟暄一眼,在心里冷笑:哼!妖孽自有天收!

    正在这时候,马车帘子动了,一个丫鬟先下了马车,然后从马车里扶出来一个容貌清丽的少女。

    云文放怔怔地看着那朝他们走过来的美丽少女,全身血液都凝固了。

    他仿佛听到一个熟悉的,总在午夜梦回时分出现在他耳边的声音一边哭泣一边哀求,求他放她一条生路。

    他想起来他与她第一次见面,在任家的老宅,他看着她提着裙摆往回廊这边快步跑来,然后离他越来越近,让原本正与丘韫说话的他忘掉了下半句,就站在那里直愣愣地看着她。

    不过她的视线并没有在他身上,她微撅着嘴。眼眶还有些红,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出于什么心态,就站在那里没有动,然后看着她撞进了他怀里。

    云文放至今还记得那一刻自己心中悸动的感觉,不过他当时不知道脑子抽了什么风很招人恨地吹了一声口哨,然后换来了她一个巴掌。

    云文放长到那么大哪里挨过别人的巴掌?而且她给了他一巴掌之后竟然就跑了,连句话都没有说一句,他当时就怒了。去见任家老太太的时候就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然后她就被关了祠堂。

    那一日很冷,他不知道为何心里总是不安,他想着可能是新到了一个地方不太习惯。

    “诶,任家的祠堂在什么地方?”

    当他脱口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丘韫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他自己问完之后也后悔了,然后漫不经心地补充道:“那丫头不是被关进祠堂了么?她得罪了我,我肯定不能随便就放过她,你带我去看看,我捉弄捉弄她!”

    丘韫犹豫了片刻还是带着他去了。

    才一走到祠堂门口,他就听到了哭声。她在祠堂里哭。

    那一天是大年三十,外头很热闹。他听着她的哭声却觉得心里有些冰冷。他不想承认自己当时是后悔了,其实他也没必要跟个小丫头片子计较不是?不就是一巴掌么,其实也不疼。

    他想,如果她给他道个歉陪个不是他就原谅她,去给她求个情。

    他走进祠堂的时候她正抱着腿缩在供桌下,他扯了扯她的发髻,故意笑着道:““给爷磕三个头。叫三声‘好哥哥’,爷就与丘韫去给你求情放你出去如何?”

    其实他也就是逗逗她。没真想让她磕头,不过如果她肯喊他哥哥的话他就把自己弄来的那半屋子的烟花都送给她玩。

    不过还没等他把话说出口,她就像是一只愤怒的小猫一样扑了过来,挠到了他脸上,他脖子上火辣辣地疼,伸手一摸满手的血。

    这下他真的怒了,想要一脚踹死她,刚一抬脚看到她吓呆了的脸又硬生生地忍住了,脸上的表情却是忍不住凶恨着。

    最后他被担心事情闹大无法收场的丘韫拖走了。

    从那以后,她看到他就绕道走,他心里又是愤怒又是委屈。

    直到有一天她将他在任家的消息透露的出去,让他兄长找来带他离开,他看到她恨得牙牙痒。

    于是他对她撂下狠话:“任瑶期,你会后悔的!咱们走着瞧!”

    她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仰着头一脸的倔强与鄙夷。

    他以为他会恨她很久,可是回去没多久他就总是想起他,之后他又偷偷溜去白鹤镇几次,却没有进任家大门,有一次还偷偷爬了任家的围墙,不过他没有见到她。

    听说她又被任老太太禁足了,他在心里撇嘴,心想谁让她不肯在他面前服软,不然有他罩着,任老太太也不敢对她发脾气,真是个不知道好歹的死丫头。

    可是就是这个死丫头让他想了好几年,想着想着都快要魔障了。

    当时他自己也不明白,怎么就对这丫头另眼相看了?比她好看的他又不是没见过,而且他从来没有遇到过比她还脾气差的姑娘,这样的死丫头怎么可能嫁出去!

    这么想着,不知道为何他心里又高兴起来了。他想着,等她再大一些他就娶了她进门得了,当做善事了。

    可惜他高兴得太早了。

    她慢慢长大了,也越长越好看,最后惹来了祸事。

    她的姐姐嫁给了宁夏总兵的独子曾奎,最后然后杀了曾奎自尽了。不要脸的任家打算将她送给卢公公,让卢公公护住任家。

    他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大怒,去祖母哪里请求要娶她,他想云家在燕北是第一世家,那个什么狗屁公公有多远滚多远去。

    可是向来疼爱他的祖母并没有同意他的请求,他跪了一天也不管用,本来他打算跟祖母慢慢磨的,可是他派去盯着她的人来禀报说她想要逃走。

    云文放听到之后也顾不上跪他祖母了,去马房里牵了一匹马就去追人了。他不能让她就这么逃了,她逃了他去哪里找她啊?

    什么狗屁曾家。什么狗屁卢公公有什么好怕的,祖母怕他可不怕。既然祖母不同意他娶她,那他带她走好了,等过个几年祖母肯定会让他们回来的。

    他带她去边关,他早就想去了,可是家里不同意,他走的时候还没忘问丫鬟要走了他的银子,八百两,也不少了。

    他果然在路上堵住了她。她瘦了很多,脸色惨白惨白的,也看不出来美不美了,不过他还是觉得她哪里都好看,就连手指的指甲盖儿都是按照他心目中喜欢的样子长的。

    可是还不等他说出带她离开的话,她就哭了。还跪下来求他放过她。

    他有些生气,所以脸上也不太好看,不过他还是想要解释的,可是正当要开口的时候他听到有不少的马蹄声朝着这边来了,他看着还在那里哭闹不休的她,实在是忍不了了。于是敲晕了她抗上了马。

    嗯,世界终于安静了。她终于乖顺了,真好。

    他脱下披风来包在她身上,小心地将她抱在怀里,然后调转马头往另外一个方向跑。

    当时他心里有些高兴又有些发软,想着她这么瘦,等醒过来就找地方让她吃一顿好的,养胖了。然后他也改一改自己的脾气。别再跟女人一般见识,不然一见面就吵架太幼稚了。她骂他的时候他就忍忍吧。反正要当自己妻子的,让一让她也不会便宜别人。

    可是他不知道他没有机会再让她了。

    当两路人马冲着他过来的时候,他就知道麻烦了。他发现有一路人马是云家的,有一路是那个卢公公的人。

    他想了想,遇到那一路人马他都讨不了好,于是他犹豫了一下打算将她先藏起来,自己先把人马引开,然后再回来找她,他觉得以自己的马术和身手,应该能很快就能回来不至于让她遇到危险,所以她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将她放下,然后自己骑马跑了。

    两路人马果然都被他引开了,他有些得意,正想甩掉他们回头去带走她,他没想到卢公公的人敢朝他射箭。

    当他后心中了三箭从马背上摔下山坡的时候他心里唯一的念头是,早知道刚刚应该把带出来的银子放在她身上的,有银子的话逃到哪里都不会吃苦,她太瘦了。

    云文放正恍惚着,就听到一个欢脱的声音喊了一声“姐——”然后以屁滚尿流的姿态朝那与她极为神似的少女扑了过去。

    熊孩子的声音将云文放的思绪生生拉回了现实,他也认出来眼前的少女与她再像,也不是她。而他与她的牵绊在上辈子就已经结束了,只有他还固执着一直不肯放下。

    少女冲着那熊孩子温柔浅笑:“阿暄,我等你许久了,你再不回来的话有何后果你可知晓?”

    萧惟暄摇着尾巴撒娇:“姐,我最乖最听话了,你记得回去之后一定要帮我求情啊,爹爹向来疼爱你,你护着我的话他就不责罚我了么。”

    少女无奈地笑了笑,手指轻轻点了点他的额头:“说了很多次了,不要学傻妞撒娇!小心娘罚你抄书。”

    云逸默默地看着这对姐弟说话,在少女向他看过来的时候低头见礼:“见过公主。”

    阿妩朝他微笑:“都是自家人在场,表哥不必多礼。”

    萧惟暄灵活乱转的眼珠子看着云逸一本正经的神色和红彤彤的耳朵,叽叽咕咕乱笑了一阵。

    阿妩不理会弟弟的抽风,转头看向云文放,主动以晚辈的礼节见礼。

    “云二叔,你是来接表哥的吗?”

    相比与面对萧惟暄的冷淡,云文放面色柔和多了,点了点头:“嗯。”

    顿了顿他又忍不住道:“公主下次出来的时候记得多带些护卫。”

    萧惟暄在一旁忍不住委屈地揪着云逸的胳膊,小声嘀咕:“你看,我就说我是捡来的……捡来的……”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