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侯门毒妃 > 正文 276章 痴情,莫相忘(全书完)
    本院首发,请勿转载!

    谢谢姐妹们的支持,么么大家

    ------题外话------

    回答她的,只剩下淡淡的风声……

    已经走远了的铃兰听到这声泣哭,脚步不由得一顿,抬头望向天空,口中喃喃,“公子,我这样做,到底是对了还是错了?你会高兴吗?”

    以后的日子,便让我来带给敏敏更多的幸福与快乐,你在天之灵便可安息!

    南宫天裔眉心皱了皱,可仅仅是片刻,又舒展开来,妙手啊妙手,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做的一切白费!

    可是,如今知道真相的敏敏,还会快乐吗?

    当年妙手做出这个决定,何尝不是对他南宫天裔的信任,他相信自己能够给敏敏幸福,能够让敏敏快乐!

    “敏敏,铃兰说得对,妙手他不希望你痛苦,更不希望你伤心,十年前是如此,十年后亦是如此。”南宫天裔看着那墓碑,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他也是没想到,这个男人,竟是这般痴情。

    “啊……”上官敏终究是承受不住,嘶喊出声,整个人重重的跪在地上,妙手啊妙手,她何德何能,值得他这般对待啊!

    呵呵,上官敏,你怨着他的时候,却不知道,他已经为你承受了太多太多!

    这十年,她对他有过怨,可现在看来,却是多么的可笑!

    花海里,一尊墓碑,一男一女,那气氛异常的诡异,上官敏看着那墓碑,心中翻江倒海,过去的记忆,也是不停地浮现出来。

    “他爱你,不希望你痛苦,不希望你伤心,十年前如此,十年后亦是如此!”铃兰淡淡的开口,话落,再看了一眼那墓碑,转身走出了花海……

    “不……”上官敏终究是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为什么?为什么不让她知道?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残忍?

    她脑海中浮现出那花海之中,新郎新娘相对而站的画面,那是她最美好的记忆,她想用这花海来怀念她,而她也知道,这片花海,对他,又是另外一个意义,对他心爱女子的镌刻。

    最后几个字,铃兰倏然拔高了语调,感谢?自始至终,他对她就只有感谢,可她所要的,终究不是这感谢啊!她终究是无法割舍他在她心底留下的印记,大火几日之后,她就用他给她的金银,买下了这座院子,后来,又买下了隔壁的院子,她让人将这院子打通,四处都种满药草,然后在那片花海之中,为他修好了墓碑!

    “事实上,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他每天都看着你,直到,他无法再出门,那段时间,他也是让我偷偷的观察你的一举一动,让我口述给他听……呵呵,他还真是痴情的男人,他也是一个好人!”铃兰看着墓碑,所以,她怎么也忘不了他,“他为我赎身,赠我房屋,赠我金银,只是为了感谢我帮他演完了这一出戏,让你死心,将你推向幸福的戏!”

    上官敏口中喃喃,那声音好似一把刀子,狠狠的刺入她,也刺入别人的心里……

    “所以,他说他出远门……所以,我怎么也找不到他……”

    倏然,上官敏的脑海里闪过一幕又一幕,竟是呵呵的笑了起来,那笑容那么的苦涩,似在控诉自己的愚蠢,似在责怪自己的后知后觉……

    “呵呵,神医么?神医也有治不了的病,那个时候,我也曾想,他是神医,可以救自己,可是,看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所看到的是他的情况越发的糟糕下去……麻风病,呵,除了死,连神医也是没有办法啊……”

    他怎会命不久矣?他健康得很啊!

    可……“可他是神医不是吗?”

    上官敏身体一怔,一滴泪,从眼角倏然滑落,原来……原来……原来是这样么?

    没等他们二人追问,铃兰继续开口道,“他策划那一场婚礼,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说,只要你心死了,和南宫公子在一起才会幸福,而他的最大的愿望便是这辈子,你能够幸福!”

    不止是上官敏,就连南宫天裔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莫非当年所发生的一切,另有隐情?

    “我吗?”铃兰笑了笑,深深的叹了口气,“我和那场婚礼的存在,不过是他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罢了。”

    “可是,你……”上官敏不解,话刚到此,便被铃兰打断。

    “那就好,他所为你做的一切,都值得。”铃兰扯了扯嘴角,那笑容之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你知道吗?他真的很爱你……”

    上官敏一怔,摇了摇头,恨吗?她早就已经不恨,对他,她怎么会有恨呢!

    “你还恨他吗?”铃兰话锋一转,对上上官敏的眼。

    铃兰说到此,声音一顿,看着眼前这个满脸伤心的女人,心中有了一些安慰,终究,她还会因为他而伤心!

    铃兰的笑容里,多了些苦涩,目光看向那墓碑,似陷入了记忆之中,“那一年,你走后,一场大火将院子烧成灰烬,连带着他也……”

    上官敏眸光闪了闪,上前抓住铃兰的手,“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可是,眼前这墓碑,又是怎么回事?

    妙手死了?怎么可能呢?他正值最好的年华,又是神医,怎么会死了呢!

    “不,不可能!”上官敏红了眼,大声吼道。

    上官敏看到“妙手公子之墓”几个大字,如遭雷击,此刻,心底所有的希冀,都瞬间化为泡影,眼前的墓碑,犹如一把利剑,插入她的心里。

    走到墓前,铃兰眼里的神情越发温柔,抬手轻抚着那墓碑上的字迹,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公子,她来了,她来看你了!”

    上官敏心中一痛,可依旧强撑着,她要证明,事实并非是她心中所想的那个模样!

    猛然,一个念头跳进她的脑海,上官敏身体一个踉跄,怎么可能呢?

    墓碑?为何会有墓碑?

    直到一刻,上官敏甚至赫然停住了脚步,她看到了什么?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花海之中是什么?

    可是,越是靠近花海,上官敏和南宫天裔的表情,却是变得越发的凝重。

    “两位跟我走吧!”铃兰将他们的反应看在眼里,继续往前迈出了步子,一个人走在最前面,每往那边靠近一点,她脸上的笑意就绽放得大那么一分。

    “这……”南宫天裔开口,看着这一院子的草药,心中也是有些奇怪。

    上官敏一怔,不知为何,这药草,这花海,这诡异的没有房屋的院子,让她的心中,陡升一丝怪异,似乎有那么一丝不安在心里流蹿着。

    而在那花海之间,却是有东西,许是太远,让人看不真切……

    院子里,一大片的药草,几乎将整个院子铺满,院子里,甚至连一个房间都没有,满满的,都是各种各样的药草,而在整片药草的中央,一片红色的花海,盛放得十分灿烂,一如当年临别之时那花海一样……

    思绪之间,上官敏和南宫天裔已经随在铃兰身后,穿过一道大门,进了另外一方天地。

    见到之后,又会是怎样的情形?

    上官敏心中一动,快要见到他了吗?

    或多或少都会有变化吧!

    不知道多年后,一介中年的他,会是什么模样?

    上官敏至进这屋子,闻到四处散发的药草味儿,便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当年妙手便喜欢在院子里种药草,如今这习惯依旧没有变呵!

    “你们跟我来吧。”铃兰再次抬眼,面上多了些微礼貌的微笑,说罢,引导着二人进了屋子。

    铃兰虽是风尘女子,可也算是一个贤惠之女。

    她的声音极小,只有她自己一人听得清楚,南宫天裔和上官敏,只是看到她眼底的那一抹苦涩,眉心禁不住皱了皱,此时的铃兰,已经挽上了一个妇人发髻,看那模样,像极了相夫教子的良家妇人。

    铃兰嘴角却是勾起一抹苦涩,眸中的颜色暗了暗,口中低声喃喃,“夫人吗?我从来都不是他的夫人!”

    “夫人……”上官敏开口,却发现,此刻从口中叫出这两字,竟是一种平静。

    “你们终究还是来了!”铃兰扯了扯嘴角,在她的猜想中,上官敏或许会来,不管是为了什么,她希望他们能够来看看他!

    这么多年,当年的花魁,已经成了一个妇人,眉宇之间淡淡的哀愁,倒是让上官敏眉心皱了皱,嫁给妙手,她该很幸福不是吗?为何她却不像是一个在幸福当中的女子?

    上官敏闻声看到那女人,眉心也不由得皱了皱,是她,当年的那个女子,织桂坊的花魁么!

    “是你们……”女人的声音传来,夹杂着几分惊诧,随之而来的欣喜,亦或是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这个猜测,心中陡然一阵失落,过了半响,隔壁的院子门口探出一个身影,看到南宫天裔和上官敏二人,不由得一怔……

    门口,敲门声持续了好久,可门内依旧没人开门,南宫天裔和上官敏二人皆是皱了皱眉,会没人么?或者,过了十年之久,他们已经搬走了?

    上官敏看了南宫天裔一眼,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回握着他的手,二人一个对视,一起往门口走去。

    “进去吧。”南宫天裔拉了拉上官敏的手,这院子,虽然过了十年,可还是透着一股新味儿,好似重新修缮过一般,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浮出一丝异样,可是,来都来了,他们自然要会会故人。

    “这……”这宅院,纵然是过了十年,她亦是忘不了,十年前那天的情形再次浮现在脑海,但彼时的痛彻心扉,在此刻已经成了平静。

    南宫天裔却是没有说什么,径自走上前,拉着她的手,上官敏顺从的起身,跟着南宫天裔出了门,不多久,当二人出现在一处宅院外之时,上官敏却是愣了。

    听到南宫天裔的声音,上官敏眉心皱了皱,“去哪儿?”

    “走吧!”南宫天裔将阿紫安置好睡下,虽然还是下午时分,可赶路的疲惫,他们本打算在客栈中休息。

    他对她是再了解不过了的,她只是想见故人罢了,就像他一样,他亦是想见妙手!

    不,他并不吃醋,她已经在他的身边十年,已经为他生下了阿紫,这十年,她对他是真心,他还渴求什么呢?

    吃醋么?难受么?

    一行队伍在客栈住下,自从进了这城,上官敏越发心不在焉,南宫天裔知道,她想见他,见妙手!

    是否也已经不一样了呢?

    这一日,车队停了下来,进了一个繁华的城镇,这里亦是发生了许多的变化,十年的时间,一座城池,都已经变了,那么他呢?

    南宫天裔细心安抚,越是靠近北燕国,上官敏越是沉默。

    “怎么这么慢呀,要多久才能到啊。”马车上,这句话,不断的在阿紫的口中出现,她恨不得立刻就达到昌都。

    不对,听爹说,余儿姐姐刚生了宝宝,她如今也是姨姨了,身为姨姨,她自然要给小侄儿也带些好玩儿的……

    第二日,南宫天裔就向皇上告了假,几天之后,一家三口带着些护卫,便榻上了前往北燕的旅途,一路上,阿紫异常兴奋,上次宁姑姑带两个哥哥来,给她带了好多稀奇的玩意儿,这一次,她可是准备得妥妥当当了,要给两个哥哥惊喜。

    这些年,她刻意不去探听关于他的一切,等到一切平息,那些所有的刻意,都显得幼稚。

    这么多年,他和他那日所娶的妻子,生活得怎么样?

    伤心么?也许在前几年,她伤心,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那一幕,她怎能不伤心,可是,时间真的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它抚平了一切,现在,她想他,只是想着这个故人,心中怀念,无所谓爱,亦无所谓恨。

    望着那轮圆月,上官敏的眸子里多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月圆人圆,可这些年,不知道他,过得如何!

    夫妻二人已经不需要再多的语言,南宫天裔说是去见安宁,可实际上,是为了她啊!她又怎会不明白?

    上官敏对上南宫天裔的眼,伸手覆上他的大掌,“谢谢你!”

    这孩子,真真是遗传了上官敏小时候的性子!

    倒是引得南宫天裔和上官敏一笑。

    “好好好,那太好了!阿紫这就去准备,阿紫要给两个哥哥带好东西。”小小的女娃,欢喜的起身,还没等爹娘再说什么,就已经不见了人影。

    “对。”南宫天裔点头。

    “北燕国的朋友么?那就是宁姑姑了。”阿紫眼睛一亮,那不就可以见到两个哥哥了!

    敛了敛眉,南宫天裔收回目光,看着眼前的小女孩,抚了抚她的头,柔声道,“今天是中秋节,娘亲肯定是想念远方的朋友了,那这样,等过几日,咱们就出发,去一趟北燕国,你觉得如何?”

    上官敏的眸光闪了闪,似乎透着那么一丝不自然,南宫天裔看在眼里,二人认识已经十多年,这十年的相处,他们早已经成了最了解彼此的人,哪怕是一个眼神,哪怕是一个举动,只是一眼,他们都能猜得出对方的心里在想什么。

    看着月亮出神么?

    话落,夫妻二人皆是一怔,南宫天裔目光落在自己的妻子上,虽然已是三十多岁的年纪,可除却身上多了一份柔和内敛,敏敏似乎依旧是他初见的那个模样,好似岁月不曾在她的身上留下痕迹一般。

    阿紫却是撅了撅嘴,眉心微微皱着,“可是娘亲方才看着月亮出神,想必是极其喜欢,阿紫想将娘亲喜欢的东西送给娘亲嘛!”

    南宫天裔看了一眼女儿,再看了一眼坐在身侧的妻子,眼中多了些柔和,“那月亮怎么摘得下来?”

    “爹,那月亮好大,阿紫要将那月亮摘下来,送给娘亲。”宴席上,一个清脆稚嫩的声音响起,紫衣的小女孩坐在主位一对男女中间,不过是六七岁的模样,却透着一股豪气,那眉宇之间,却也不失她母亲的那份玲珑。

    府上的下人将准备了一天的东西都呈了上来,今日王爷下了令,整个王府,上至王爷王妃,下至厨房的烧火丫头,都可以上座,王爷今日在府上可是摆了好大一个宴呢!

    夜渐渐暗了下去,可节日的气氛却也跟着越发的浓烈了起来。

    皇上虽是有那么些不愿,可终究还是应允了。

    府内,万物欣欣向荣,又是一年的中秋,府中上上下下都忙碌着,这一年,南宫天裔专门向皇上请了恩,自己一家人在府上过中秋。

    这十年,天下太平,没了战乱,没了战争,南宫天裔却更得皇上器重,早几年前,便封了异性王爷。

    东秦国国都京城,南宫王府。

    不过是一转眼,便已经过了十年。

    时间就像小偷一样,偷走了这世上的岁月,把现在正在经历发生的,变成过去的记忆。

    从今之后,这世上没了他,可她的世界,却已经离不开他!

    “于你,我们只是演了一处戏,可于我,却是真的成亲。”女子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出那男子的身影,一滴泪划过那微微扬起的嘴角,在我眼里,我终究是你的女人!

    终究还是走了吗?

    女子换上了素衣,戴上白花,望着那火光,女子的泪默默垂下……

    而在城中的另外一处宅院内,一女子坐在院内弹着琴,如泣如诉。

    那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城中每一个人都看得到那火势将黑夜染得通红通亮。

    直到有一天,城内发生一起大火……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的好奇心慢慢的淡了下去,直到另外一件大事在城中发生,彻底的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渐渐地,人们似乎忘记了这事儿的存在。

    织桂坊的花魁,嫁给了“回春坊”的妙手公子,这事儿在城里热闹了好久,开始的时候,大家的猎奇心理,都想看看这夫妻二人过着怎样的生活,可是,无论怎样,他们终是没有见到这新婚的夫妻二人。

    红唇轻咬,铃兰强忍着不跟上去。

    她想陪着他,可是,自己陪着他,会给他带来更多的内疚吧!

    “公子……”铃兰终究是不放心,想追上去,可还是停下了脚步。

    没有谁知道,他此刻是多么渴望时间的延续,若知道此刻的结局,他定会珍惜每一刻和敏敏在一起的时间。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妙手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转身,缓缓走出花海……

    遇上敏敏,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幸运,这几年的追随,让他食髓知味,可是,老天终究是公平的,在赐予他这么多的同时,却也早已设定下了他的命运的结局。

    他生来患病,本活不过几岁,可得了师傅的收养,他的命,得以延续,可即便是那样,他也本该在几年前就死了,可老天安排他遇上了安宁,那个传奇般的女子,她清除了自己身上的毒,让他活下了这几年。

    可是,这一世,上天对他恩赐太多太多了!

    他现在觉得,就是远远的看着敏敏和南宫天裔在一起,那也是上天对他的恩赐。

    脑海中浮现出二人第一次相遇的画面,之后二人的一切在脑海中如走马灯的闪现,那些记忆在此刻对他来说,就好似水之于生命,他渴求,渴求再能看见她,再能如以前那般,和她相处在一起。

    就像他和敏敏……

    缘分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有些你信誓旦旦要和她度过终生的人,却有可能在那么一天,消失在了你的世界,缘分便就尽了,留下的,也只是只能深埋心底的记忆。

    他之于她,不错是个过客,在这艳遇季节相遇,可缘分也仅限于此。

    “铃兰……”妙手打断铃兰的话,对上她的眼,似乎是无力,就连脸上的那道笑容,都有那么几分凄凉,“你是个好姑娘,日后,你找个能够给你幸福的男子,好好的过下半辈子吧!”

    “可是,公子你……”这样的他,让她如何放心得下?

    铃兰轻叹,妙手挣扎着起来,无力的道,“你走吧,我要你帮我的事情,你已经做好了,从今日起,你不用再过来了。”

    铃兰一怔,心中更是一阵抽痛,伸出的手僵在那里,不知所措,“公子,你这是何苦!”

    “公子……公子……”铃兰慌了,下意识的想要将他扶起来,可是,还没来得及触碰到他,妙手就无力的阻止道,“别碰我,不要碰我。”

    “呵……呵呵……”妙手呵呵的笑着,身体一晃,终于支撑不住,整个人轰然倒地……

    砰地一声,大门再次开启的声音再次传来,他的视线之中,早已经没了上官敏和南宫天裔的身影,他知道,她已经离开了,彻底的从他的世界离开了!

    用他剩下的日子,换的她一世的幸福,这是再值得不过的事情了,不是吗?

    他太了解敏敏,若非这般让她死心,让她彻底抛开对自己的那份情,她和南宫天裔绝对不会快乐。

    哪怕再是心痛,再是不舍,可他的决定依旧不会变。

    妙手的嘴角却是勾起一抹轻笑,深深的叹了口气,“不必了!”

    “如果心痛,如果不舍,现在还来得及,哪怕剩下的日子多么的艰难,至少,她能陪着你。”铃兰终究是忍不住,这个痴情痴心的男人啊,此刻的心里怕都在滴着血吧。

    他的一切痛苦,就只有面前的铃兰看得见。

    妙手恨不得自己能将这身影刻进骨血里,亦是恨不得上前,将她拉住,告诉她,他此刻所做的一切,并非她所看到的那样,可是,他做了这么久的决定,下了这么大的决心,绝对不能在这一刻毁于一旦。

    看着上官敏和南宫天裔转身走出花海的背影,妙手公子知道,这一面,已是诀别,而这一眼,或许会是他老天对他最后的怜悯与恩赐了。

    可是,她却没有看到,在她转过身体的那一刻,原本疏离的眸中,却是眷恋,不舍,甚至是痛苦……

    话落,上官敏深深的看了妙手公子一眼,那一眼,似要将他印在脑海里,可是,她终究是有些遗憾,她没想到,在她的记忆中,最后的妙手,依旧是那般疏离,已然并非是她曾经熟悉的那个他!

    而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上官敏继续道,“那不打扰你们了,告辞。”

    “那……恭喜了,祝你们白头偕老,你……要幸福,要快乐!”上官敏强撑出一抹笑容,说这句话,似乎已经用了她所有的力气,以后,他的幸福,他的快乐,都和另外一个女人有关了!

    她已经没有资格,或许早就没有资格去追问什么。

    一开始,她就对他不公平不是吗?她爱上了两个男人,谁也不愿舍弃,甚至不知道如何选择,这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啊!

    可她不能崩溃,妙手的话,已经摧毁了她所有的希望,甚至连继续探寻下去的勇气,都已经被消弭得一干二净,她告诉自己,便是心痛,便是不甘,只要这是他的选择,那她还能怎样呢?

    “这样么?”上官敏开口,就连声音都在颤抖,她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让脸上依旧有那么一丝笑容,她感觉,自己快撑不住了,好似下一刻,就会在他们面前崩溃。

    上官敏看在眼里,心中的某处好似被掏空了一般,耳边不断的回响着他的话,不再离开了,他曾经为了她随她漂泊,而如今,为了另外一个女子,选择了安定!

    “这辈子,我能遇上兰儿,是老天的恩赐,是兰儿拉我走出了过去,敏敏,我希望咱们都各自幸福,我和兰儿约好了,我和她成亲之后,便在这城中定下来,不再离开了。”妙手公子继续开口,望了一眼铃兰,粲然一笑,那笑容,似乎曾经只对上官敏有,而现在,却是给予了另外一个女子。

    上官敏身体一怔,对,她竟然忘记了,六年前,他就已经写下休书,六年前,他们就不在有任何关系!

    “不,六年前我便已写下休书,如今,和你是夫妻人是他。”妙手看向上官敏身后的南宫天裔,“是南宫天裔,今生你,最爱的男人。”

    似想到什么,上官敏上前一步,“可你我已是夫妻……”

    “厌倦?”上官敏呵呵一笑,有些苦涩,他从不曾表露过厌倦不是吗?

    “我厌倦了追随你的生活。”妙手公子依旧笑着,礼貌且疏离,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

    为什么?为什么会娶铃兰?为什么会瞒着她?为什么……太多的为什么,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最想知道什么。

    夫君?上官敏眉心皱了皱,看了一眼妙手公子身旁的红衣女子,转而问道,“为什么?”

    “夫君。”突然,铃兰的轻唤,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

    二人对望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一时之间,火红的花海之中,气氛瞬间变得格外诡异。

    果然,听到这一声呼喊,原本朝前走的上官敏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看着七八米开外的男子,依旧是那般温润,可那疏离的笑容,却让她觉得,好似距他有一个世界那么远。

    瞧见已经和上官敏拉近了一半的距离,妙手公子终于不得不开口了,“敏敏!”

    可是,这距离……却永远也不能如曾经那般近了!

    转身面对着朝他走来的女子,嘴角扯出一抹笑容,他不得不承认,他是矛盾的,以敏敏的性子,便是亲眼看见,她也要将有些事情彻底的弄清楚,她害怕她的追根究底,却也贪念,能够有机会,在这么近距离的看她一会儿。

    “别慌。”妙手淡淡的道,虽然表面极尽淡然,可是,看到敏敏朝着这边走过来的那一刻,他便是早有心里准备,也还是漏了一拍。

    “她过来了。”铃兰眸子里划过一抹慌乱。

    强扯出一抹笑容,上官敏硬是掰开了南宫天裔拉着她手腕儿的大掌,深深的看了南宫天裔一眼,终归是再次迈步,缓缓踏进了花丛之中,看着花丛中央的男女,离她越来越近,几乎无法描绘她此刻的心情,好似前方是一方悬崖,而她,是一个寻死的信徒。

    上官敏对上南宫天裔的眼,她知道,他是关心她,担忧她,可是,这个时候,她怎么能走?她的心里有太多的问题要问,走了如何能甘心?

    “敏敏!”南宫天裔眉心皱得更紧了几分,她这般模样,让他的心也紧收着,隐隐生疼。

    “不!”上官敏奋力摇头,那双晶亮的眸中,已经有泪光闪烁,可是,她却是强忍着不让那泪水流下来。

    “我们走!”南宫天裔抓住上官敏的手腕儿,他不能让她继续待在这里,他也顾不得去质问妙手为何会这样,也不愿去探寻心里的哪些疑问,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带着敏敏离开这里,离开这座城市,回到西陵国也好,回到东秦国也好,他决计不会让上官敏如此痛苦。

    突然,他有些后悔了,后悔让敏敏进这扇门来!

    “敏敏……”南宫天裔的眼里,亦是有了愤怒,更多的是担忧,就算他再不愿承认,这些年,妙手和上官敏的相处,在她的心里,妙手的分量,怕已经多过了他,让她看到这样的一幕,她如何承受得住?

    他们……上官敏似乎有些承受不住她所看到的这一幕,身体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在地上。

    合卺……他们……这是成亲的礼节啊!

    而另一边,上官敏看着眼前的一幕,她看到花海中的男女端起了酒杯,交错着手,同饮美酒……

    二人没有多说什么,这些时日的默契,一个眼神就已经足矣……

    努力让自己强撑出一抹笑容,她今日的任务,便是陪着这个男人一起,完成他最后的心愿!

    话到此,铃兰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她害怕,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哭出来,这样一个男人,她也是深爱着,可是,这一刻,她竟不愿来世和他相守,她更希望这个男子,来世能找到他今世错过,无法相守的人。

    说话之间,已经将旁边石桌上的两杯酒端上,一杯交给铃兰,铃兰顿了顿,对上妙手公子的眼,眉心微蹙,默了片刻,终究还是叹了口气,接过那杯酒,“公子,若有来世……铃兰愿公子能陪佳人白头,铃兰……”

    “陪我喝杯酒吧。”妙手似坚定了什么,可或许因着身体的不适,声音依旧显得有些虚弱。

    而他……本就是将死之人,只要她日后幸福便好!

    让这一幕覆盖了那些美好的记忆也好,那样,她和南宫天裔也会快乐一些!

    渐渐的,妙手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缓缓抬手,若有似无的抚着铃兰的发丝,他知道,她正看着,亦是知道,过了今天,他们二人,就真的怕是再无交集了,便是念想也……以后,她想到他时,记忆中,这一幕怕是会更加深刻吧!

    妙手却是扯了扯嘴角,一抹无奈浅浅溢出,后悔么?她若幸福,他怎会后悔?

    而他呢?承受着心爱之人的恨离开,就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莫要等到上官敏真的走了,那时,她就真的恨上他了啊!

    “公子若是后悔了,现在还有机会,莫要等到……”铃兰低低的开口,她站得近,可以将他眼底的痛苦,看得一清二楚,上官敏她是牵住了他所有的一切啊!

    花海之中的他亦是看到了她,见她用手捂胸,那一霎,他的心也是狠狠的一抽,差一点儿,他就飞奔过去,想要将她揽入怀中,告诉她,她所看到的,都不是真的,可是……

    “唔……”上官敏似乎承受不住心底的疼痛,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胸口,她多想自己看到的不是他啊,可是……

    妙手……妙手……她的妙手……

    远远看去,她看得清楚那张脸,她是那么的熟悉,此刻,他正对着另外一个女人温柔怜爱的微笑……

    那份深情也……一瞬间,上官敏觉得莫名的冷,好似整个人置于冰天雪地之中,那刺骨的寒冷,又似乎从骨子里渗透出来……

    可红花还是为她而种吗?

    一地的红花……深情的男子……

    耳边,男人的声音低声呢喃,似带着无尽期望与幸福,那是他曾对她说过的话,那时的她,只是淡淡一哂,却是不知道,自己的内心,是多么渴望那一刻的到来,可是如今……

    “等你以后不愿漂泊了,咱们在僻静处寻一所宅子,我会在空地上种满红花,和你一样鲜红……”

    一片火红的花海,看到了花海之中,女子一袭嫁衣,貌美如花,男子亦是一身红袍,英俊倜傥,两人立于花间,相对而视,好似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他们,他们的眼里,仿佛只有彼此……

    她看到了……

    可是,终究是天不遂人愿,目光所及某处,突然南宫天裔身形一怔,下意识的看向面前的女子,此时的上官敏,也已然停下了脚步,南宫天裔心中咯噔一下,她终究是看到了!

    此时此刻,他亦是不希望,他们即将在这里看到的男人是妙手!

    南宫天裔亦步亦趋的跟随在上官敏的身后,敏锐如他,自然感受到了上官敏的紧张,他亦是不敢有丝毫闪神,目光迅速的在院子里搜寻,似乎是要比上官敏更早一步掌握着院子里的情形。

    上官敏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促使自己朝前迈开了步子,一步一步,每一步都好似踩在针尖上,可便是这样,她也不愿停下脚步,她不得不承认,她心里开始害怕了,害怕自己一停下来,就没有勇气继续走下去。

    记得他曾说,他会在凉亭里设一个摇椅,任她坐于其上,他为她弹琴弄箫,而在不远处,凉亭里一个孤单的摇椅,随风轻摆,对面拜访的琴,似乎是在等着主人的拨弄。

    上官敏踏入院子的那一刻,她的心莫名的一抽,先前她不停的说服自己,那男人不一定是妙手,可是,院子里的景致和摆设,都在提醒着她妙手的喜好。

    门似乎隔开了两个世界,门外的喧闹传入门内,似乎更显得门内的寂静。

    闭上眼,上官敏一用力,吱嘎一声,随着这动静,身后的人顿时一哄而上,似乎是想冲进门内,看个究竟,可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火石之间,南宫天裔敏捷的身形一闪,一手揽着上官敏的腰身,跃身而起,下一瞬,二人立入门内,也是那一刻,门轰然关上,将外面企图进院的人彻底的阻绝在门外。

    上官敏微怔,侧脸对上南宫天裔关切的双眸,扯了扯嘴角,再次转眼看向面前这道门扉之时,上官敏挥开脑中所想,耳边似有一个声音在低声安慰着,不会的,那个这些年一直伴着她的男人对她的心,她清楚得很,他不会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做曾对她做过的事情,她甚至告诉自己,这大门之内的男人,并不一定是妙手,不是吗?

    “敏敏……”似乎察觉到她的愁绪,南宫天裔的声音在身侧响起。

    他再次穿上了大红喜袍,却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

    新娘,新郎?上官敏贴在门扉上的手一颤,这两个词,好似一只手,捂着她的心,越收越紧,甚至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脑海中浮现出几年前,妙手穿着新郎喜袍在她面前,厚着脸皮成了她的夫君,那个时候,她的心里是厌恶,可此刻想来,那明朗的笑容,却是那么温暖,而今日……会是那样吗?

    门扉前,所有来看热闹的人,瞧见这红衣女子,都满是疑惑,直到她缓缓抬手,众人眼里的兴致越发高涨,甚至有人开始催促,“姑娘,快推开呀,咱们也想看看今日的新娘和新郎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