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乡村大凶器 > 正文 正文 第三百章 鸡巴王
    未来女婿无恙,何文峰一颗心终于落到肚子里,要让女儿知道,未来女婿第一天在自己地盘上出了事儿,咋跟女儿交代?

    只是,陈可那妮子俏丽得祸国殃民,比之宝贝女儿不遑多让,况且,女儿离过婚,比起来没啥优势。何文峰很担忧,与龙根二人分开之后又给女儿打了个电话。

    “妹妹?没事儿,我对小混蛋放心的很,爸你就别担心了。”临末了何静文又扔下一句,“爸,罩着你未来女婿啊,出了啥事儿,女儿也懒得活了。”

    一番话弄得何文峰后背凉飕飕的,不住感慨“女大不中留”。独自一人回了家,心里盘算着,是不是该找个老伴儿了?

    未来老丈人一走,龙根这才松了一口气儿,为了给二弟压惊,带陈可去附近一家宾馆开了间房。

    如同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颠鸾倒凤,笙歌直至第二天清晨,方才休止。

    起床之后,又去西区派出所把车给取了出来,一瞧,龙根乐了,高尔夫擦得油光水亮,昨晚留下的伤疤修复如新。

    “老丈人霸气侧漏啊,一句话的功夫省了多少事儿?麻痹的,老子要当官,当大官!”龙根暗暗道。

    把陈可送回技校,叮嘱了一番,又给拿了五千块钱,这才往党校杀去。明天党校开课,今晚上得回去跟石油认识认识,何静文那婆娘说的对,编织关系网,有时候胜过当大官儿!

    休息了一天,党校里多了不少人,男男女女,三五成群,说说笑笑,让龙根失望的是,没几个漂亮婆娘,长的跟豆芽菜似的,还顶不上宿舍管理员李桃花呢。

    “不知道那婆娘今儿还在不在?抽个空再来一炮,嘿嘿!”龙根贼笑,方向盘一转,完美移库。

    男人与女人不同,男人生性张扬奔放,到哪儿都喜欢扯开嗓子吼,讲究一个豪气;女人不同,内敛于心。

    走进闹哄哄的男生宿舍楼,龙根瞄了瞄101值班室,居然是一个小老头儿,这让龙根很意外,昨儿不还是李桃花吗?今天咋就换人了!

    “小伙子,有事儿吗?”老头儿笑眯眯问道。

    龙根忙道:“没,没事儿,我好像走错门了。”脑门儿一拍,“哦,对了,我在102。”抬脚里去。

    “啊~~~~亚麻跌,亚麻跌....噢....一库一库....噢....”

    钥匙孔还没插进去,一串一串的闷sao浪.叫清晰入耳,龙根虎躯一震,暗骂道:“次奥,有人在宿舍乱搞?胆儿也太肥了吧,这么多人.....”

    “噢~~~牙买跌....”仙音再起,龙根好像明白点儿啥了。

    “噶几”一声,打开了寝室门。

    三双眼珠子齐刷刷瞪了过来,吃人似的瞪着龙根!

    龙根一愣,眼一瞟,瞄向了电脑屏幕,俩挨穷搓的男人,一上一下,一根儿牙签儿塞屁.眼儿,一根儿牙签儿塞小缝儿,中间那婆娘张大嘴巴“嗯嗯啊啊”跟畜生似的叫嚷,龙根摇摇头,演技太拙劣了。

    指头大的玩意儿塞进去至于让人欲死.欲仙?

    “咳咳咳,你们继续,继续啊。”回过神来,龙根冲着三人讪讪笑道。关好没锁,径直走向自己的床位。

    从柜子里捣腾出一条大中华,扔给三人,“哥几个,拿着抽,初次见面也没给哥几个备啥礼物,别见笑啊。”

    郑楠捂住裤裆,上下打量着龙根。小伙子五大三粗,身形健硕,眉清目秀,倒是个美男子,可咋对这种男欢女爱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楠哥,这....”陈文渊望向郑楠,带着询问的味道。

    “大旺,先暂停一下。”郑楠说道,朱大旺敲了一下空格键,画面定格在日本婆娘张嘴大呼的那一刻,白嫩.嫩.的屁股蛋子双管齐下,俩洞口滑出两抹白嫩,粘稠无比的豆浆汁儿,油光水滑的屁股蛋子、小.逼缝儿好看的紧,可惜让王八蛋给拱了。

    郑楠冲龙根笑道:“这位兄弟,如何称呼?我叫郑楠。”

    “我叫陈文渊。”

    “朱大旺。”

    龙根学着三人模样,拱拱手,“小弟不才,龙根。”看了看三人憋红的脸,尴尬的捂住裤裆,桌前摆着俩垃圾桶,又道:

    “三位大哥,那啥,你们先整,整完了咱们再好好聊聊,畅谈人生理想。”

    郑楠脸一沉,颇为尴尬,暗骂道:“麻痹的,你这么一叨扰,哥几个还咋继续?”

    “龙兄弟,要不一起撸吧,苍老师刚刚出来的片子,好看的很呢。”朱大旺忙道,这片子自己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方才找到了种子,一般人还不乐意分享呢。

    拿出来免费分享,比这一条大中华精贵多了,苍老师的片子可遇不可求,有价无市呢!

    “咳咳,这个,”龙根讪笑,“别,那啥,你们整就成了,我,我看会儿书,看会儿书啊。”

    妈的,看别人整有球意思?还不如自己真刀真枪的干,感觉真实,舒爽,还不伤身体。撸有个屁用?皮都搓烂了!

    “龙根兄弟,你那玩意儿不好使?要真不好使,那哥几个也不为难你了。”陈文渊有点儿郁闷。

    丫儿的,好大的架子!心想,既然一个寝室住着,大伙儿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总得维持吧,看看片子拉近点儿距离,狼.友间拉近点儿距离。可小子明显不买账,咋请也不来?

    郑楠为三人之首,看着龙根没吭声,想看看这小子杂说。心里也挺不爽的,高.潮将近,二弟眼瞅着就要吐口水儿了,被人打断;三番五次的邀请反倒被拒绝,作为县城的高衙内,郑楠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了。

    “别介,”龙根不傻,知道三人对自己有意见,忙道:“哥几个,叨扰之处是小弟不是,可我确实对小日本儿没啥兴趣,整得不上不下,怕晚上睡不着,影响大伙儿休息了?”

    郑楠冷笑,“这么说,龙根兄弟那玩意儿很厉害了?”说着,郑楠有意无意瞄向龙根裤裆。那地方平坦如飞机场,一点儿拱包的意思也没有,能大到哪儿去?

    县城里的衙内,自己多少知道一些,要论家伙事儿大小,自己那东西排进前三是肯定没问题的,不然哪能降得住朱大旺、陈文渊?

    龙根一愣,得,还说来培养点儿关系呢,第一天来就得罪了室友。细细一想,自己貌似也没做错啥啊,咋就那么令人讨厌呢?

    “楠哥,那啥,你,你们别生气,小弟真没那意思,是确实没兴趣。”龙根赔笑道。

    朱大旺道:“是没兴趣,还是没性.欲啊。”

    “......”龙根脑门儿一黑,有些不爽了。

    这叫啥话,龙爷爷要真没了性.欲,那其他人连个伪娘都算不上!

    陈文渊燃起一根儿烟,淡淡道:“龙根小弟,要不把裤子脱了,哥几个帮你验验货,我认识一个不错的针灸师傅,厉害的紧。兴许一针下去,你那玩意儿就能用了。”

    “我也还有点儿关系,龙根兄弟,要不我给你联系联系。”郑楠也跟着道。

    朱大旺一张嘴,道:“医药费算我的,我老子没啥玩意儿,就剩下钱了!”

    龙根撇着嘴,一脸苦逼相,愣是不知道该说点儿啥,这叫啥理论啊?敢情男人不看毛.片儿,不正常,性无能了?

    “兄弟,别太担心了,现在医学发达的很,你这不硬的毛病好治疗。”

    “没错,实在治不好了,一刀切了,安个驴玩意儿,一样日婆娘。”

    “朱大旺,你咋不去安一个呢?”

    龙根一头黑线,自己遇见了一群啥人,思想太那啥了,自己啥时候硬不起来了?

    “大旺,把电脑关了,龙根兄弟心情不好,咱们多安慰安慰。”郑楠嘬了一口烟,认真道:“以后咱们看片子注意点儿影响,别刺激龙根兄弟,听见了没?”

    两人唯唯诺诺直点头。

    “另外,龙根啊,你也别灰心丧气,听哥的没错,人生要有希望,要有自信,相信你能日婆娘,那玩意儿就能硬起来!一定要对自己充满自信!明白吗?”

    龙根哭丧着脸,“楠哥,别,别说了,再说我哭给你看了啊。”

    “兄弟,别....”

    “我啥时候说我硬不起来了?你们别折磨我了成不?”龙根苦着脸,幽怨道。

    没法活了,好端端一根儿擎天之柱,居然被人说成‘不举’!

    “那你咋不看毛.片儿?”朱大旺翻了个白眼儿,不相信龙根能硬起来。

    全世界都知道:钓.鱼.岛是华夏的,苍井空是世界男人的!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看着苍老师不硬的男人,除非是个软货!

    “咋的?非要我把裤子脱了给你们硬一个瞧瞧?”龙根白眼乱翻,有些不爽。

    麻痹的,哥不给你们亮亮杀器,你们不知道龙爷爷的厉害!

    “脱,脱一个,咱们瞧瞧。”

    “要不给你放个片子助助兴?”

    龙根道:“助兴可以,放个美国婆娘,洞大井深的,日本娘们儿没啥意思,日本男人看了更倒胃口!”

    说着,龙根解开纽扣,要掏出大凶器了,心想着,给你们点儿颜色瞧瞧,让你们自卑!

    “兄弟,好重的口味儿,居然看美国婆娘....”陈文渊竖起了大拇指。

    突然,一股尿臭味儿铺面而来,裹着浓烈的荷尔蒙味道。与此同时,一条大黑蟒蛇从裤裆正中窜了出来!

    “次奥!好大的一根儿鸡.巴!”

    PS:大家看完大凶器,可以去看看我的新书,山野春床,正在熊猫看书网火热连载哦。若是在外站看的朋友,可以在手机上下载一个熊猫看书阅读器,便能搜索到山野春床进行阅读。新书,将会比大凶器更嗨,你懂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