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市長夫人 > 正文 婚后:宠爱温柔
    “那倒不是!”嘿嘿笑了声,她眨了眨眼,笑得狡黠:“其实带你去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一个女人!”

    “女人?”挑挑眉,凌子澈半眯着眼,“老婆,我还以为结婚以后你会对我霸道一点,不让我靠近别的女人呢?没想到你这么大方啊?!还给我介绍女人呢!”

    “谁说给你介绍的啊!”乍一听到这话,慕絮儿猛地坐直身,一本正经的看着他:“只是带你见见而已,她也是我同学,因为她我没再跳级读书,也是因为她,我才在学习上年年都稳居第一。对我意义特别的女人,难道你不想见一见么?”

    “意义特别?我怎么听着这话贬义的意味多过褒义呢?”半直起身,他拿过枕头垫在腰下,慵懒的抬眸看着她,“给你时间,你好好说说是怎么回事吧!我听着。”

    “其实也不是大事,就是我读书的时候老是跳级,后来从高一跳到了高三,她呢原本是校花兼班长,我去了以后,一切都改变了。原本她在全级成绩第一,我转校过去后,我抢了她的第一。不对,应该说是我抢了她很多的第一,比如原本她是校花,后来喜欢我的人更多了,我成绩比她好,家世比她好,这个不算,我比她岁数小,还有,我比她胖!”

    “傻丫,你比她胖这也能拿来比较的么?”听着她那乱七八糟的比较,他突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当然了,但凡能比较的,我都比她好呗,所以她就把我当第一竞争对手啦,就连考大学都偷偷报了跟我同一所大学呢!”

    “那后来呢?你们两个这么不相上下,怎么没成为朋友?”

    “女人和你们男人不一样,女人心眼小,谁眼里都容不下比自己更好的人,所以不管多少年以后我们都没成为朋友,她考上了和我同一所大学,巧得很的是,还同一个系同一个班。我那个时候就想啊,她心里肯定怨恨死我了,我就好像是阴魂不散似地,永远都跑在她前面。”

    “她喜欢跟你竞争,那你呢?你就不能放过她?毕竟总这样追赶你,对她来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她的天赋是与生俱来的,对于没有天才那样天赋的人来说,要追赶她超越她并不容易。

    “她的自尊心很强啊,不要我让着她呗,她还说一定会在某个方面超过我的,可惜一直到我毕业,她都没超过我,唯一比我好的就是找了个比我好的工作,嘿嘿……”

    其实也不能说是比她好,她也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只是她比较懒,在卓越的环境里养成了无忧无虑的心态,并不适合那种尔虞我诈的工作环境,所以才乖乖的呆在了他身边,当他的秘书助理,跑跑腿聊俩天上上网混日子。

    “真是奇怪的战斗友谊啊,不过,不可否认的,因为这样的竞争,她也许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超越了她曾经的梦想,毕竟你这个对手太过强大,超出了她的预期。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即便不能超越你,她也超越了自己。”

    “嗯,这倒是没错,前两年大学聚会的时候见到她,她说她快要结婚了,也似乎是出来工作以后成熟了许多,明白了很多生存上的法则,所以也没惦记着要再和我竞争了。”

    “那应该说是你们都长大了吧!长大了想事情不会再那么片面,也不会再那样固执了。”

    “是啊!对我来说,她是个很特别的存在,我成就了她,她也成就了现在的我,这么特别的战斗友谊,也值得我珍藏一辈子呢!所以这次聚会,带你去见见她!”

    “好啊!”点点头,他看着面前笑得骄傲而璀璨的丫头,爱怜而宠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抓着这个机会开口问:“有个问题你还没告诉我,我一直好奇着呢!”

    “嗯?什么问题?能让凌先生一直好奇那么久的,肯定不是小问题,说出来我听听!”半眯着眼,她一脸惬意的看着他,那小得意的模样实在是让他看得舍不得移开眼。

    “领证那天的问题,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这个问题你一直没回答我!”

    这丫头太聪明,就算在床事上他怎么诱导怎么哄骗她都不说,那固执而坚持的模样挠得他心痒痒的,本是个小问题,越是如此他便越好奇。

    “哦,你说这个啊……”故意拉长了话题,娇俏的脸上笑得一脸狡黠,就是不肯直接告诉他,“老公,你那么聪明怎么会猜不到呢?我好伤心啊!”

    “那好,今天我就来猜猜,猜对了你可别否认。”这个问题她一直不肯说,闲暇空余想到这事,他也会回头去想想过去那么多年,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那样的喜欢又是因为什么才能让她坚持到现在,

    “好啊!那你就猜吧!不过,只有三次机会!”他那么聪明肯定能猜到,所以她必须提出自己的条件才行。

    “不用三次,真要是三次才能猜对,那真是太影响我在你心目中英明神武的形象了。”轻笑着,他半眯着眼,“我才是在那一年你跟我说你要减肥的时候,是么?”

    “……”她就知道没什么能瞒得过他的!还猜什么嘛,他根本早就知道了!

    “是不是?”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心里也没底,虽然猜测是那段时间,但他还是希望能听到她亲口承认。

    “是!”点点头,她半笑着抬眸看他,不安分的爪子挠上了他那张百看不厌的俊脸,“那几年,你总是把我带在身边,好吃好喝的供着我,恨不得把我养肥了,可是后来小婶婶说我那胖胖的身子站在你身边比例太不协调了,而且你也知道啊,那个年纪正是女孩子爱美的年纪嘛,虽然我什么都不愁,可是一想到我长肥了你就会不喜欢我喜欢别人了,我就很不高兴,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减肥!”

    “果然是。”他轻笑了声,看着眼前瘦下来的丫头,深邃的眸子愈发深沉了起来。

    那一年的那一幕,在他脑海里依旧清晰,恍如昨日一般。

    犹记得那一天她突然跑到公司来,很嚣张的嚣张的指着他说:“叔,你不要再给我吃那么多东西,也不要老带着我出去到处玩到处吃东西了,从今天开始,我要减肥!”

    他那个时候不明白,都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好端端的减什么肥,于是半笑着打趣问她:“为什么突然想要减肥,难不成有喜欢的男孩子了?!”

    “对啊!我就是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我要减肥,你不要再诱惑我!为了坚定我的决心,这段时间,我必须离你远一点!”

    她那个时候的豪情壮志,像把刀扎在他心头上,看着那张骄傲的脸,他最终缓缓点了点头:“好!”

    他并不知道,那个时候她所说的喜欢的人,其实不是别人,而恰恰是他自己。

    就为了这么个事儿,他吃了自己好几年的醋!

    时至今日他才明白,情窦初开的丫头,第一个暗恋的人原来是他。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她没心没肺天真无邪,甚至还不懂怎么爱人,所以就想着把她养肥了,那么就没人会跟他抢了,却没想到,好多年前她那一颗心早已系在了他身上。

    为着年龄的关系和世俗的眼光,他们就这样互相等待了那么多年。

    庆幸的是,兜兜转转,终究还是走到了一起。

    “可是我还是好伤心啊,我暗恋了你那么久,你竟然一点都没看出来!”

    “那个时候我还以为你对我只是单纯的霸道占有,像个孩子似地,哪里敢往哪儿想,再说了,我和你之间年纪差了一大截,喜欢你对我来说也只能偷偷的。”她在他心里永远都是那个单纯的小公主,哪里敢用自己固执的爱情去玷污了她!

    “嗯嗯,不过也没关系,咱们现在还是在一起了,以后有一辈子的时间。”她最喜欢听的就是从小叔叔嘴里说出来的那一句,一辈子的时间。

    而如今,她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对他说,他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一辈子的时间好好相爱,好好珍惜。

    只要一切都还来得及,那就什么都不晚。

    “是啊,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他在她身边十年守护,也只是一眨眼的时间。

    ——婚后:甜蜜之旅——

    家里长辈多,蜜月之旅回来的时候,慕絮儿托运了好几箱子的礼物回来。

    看着旅行回来瘦了一圈的丫头,慕妈妈心疼的摇了摇头,转头吩咐着小阿姨准备材料给她炖汤喝。

    恰逢唐钰修和段雨微出国陪同领导访谈回来,见着蜜月旅行回来的新婚夫妇俩,唐钰修半笑着忍不住调侃面色红润的丫头,“怎么样,欧洲十国游,玩得开心么?”

    “很开心啊!你们俩呢?没有趁着出公差的机会好好玩么?”她记得他们这一次是到法国访谈的,身为外交官和翻译官,他们配合起来绝对的默契。

    “我们是去工作,又不是去玩。”

    一旁段雨微冷哼了声插话进来:“是啊,唐公子的工作靠的是一张嘴嘛,哄得一群女人团团转,百花丛中过还能片叶不沾身,丫头你可得学着点儿啊!”

    “微微……”唐钰修偏头看了眼一旁从回来到现在都不搭理她的女人,微微叹了口气,从沙发上起身,“你们聊着,我还有事先回书房,吃饭了再叫我!”

    说着,他拉过沙发上的段雨微,不顾她挣扎转身上楼。

    客厅里众多双眼睛看着那逃也似的上楼的身影,一脸莫名。

    “老公,他们怎么了?我怎么闻到了火药味的气息?!”愣愣然的回头,慕絮儿看着一旁给自己倒了杯果汁的男人,天真的问了句。

    “估计是闹矛盾了,别担心,以钰修的能耐,不会哄不住人的。时间还早,你也上楼去休息吧,把时差调回来,不然会不舒服的。”

    转头看了看时间,慕絮儿点点头,拉着凌子澈起身,“你陪我!”

    拿她没办法,凌子澈笑着转头看向客厅里的几个长辈,“爸妈,那我们先上去休息了,晚点再下来。”

    “去吧去吧,回头吃饭了再叫你们。”慕妈妈点了点头,心疼的看着这小俩口,蜜月旅行虽然开心,但也够他们累的了。

    回到卧室,慕絮儿换了套睡裙出来,看着换好休闲服靠在床边的男人,七手八脚的从他身上爬上床,扶住她的男人无奈的笑了笑,“这两天先好好休息,明天或者后天带你去试礼服。”

    “嗯?礼服?试礼服做什么?你有什么应酬要我陪你的么?”缩在宽厚温暖的怀里,她抬起头看着他。

    “不是说同学聚会么?”

    “是啊,不过也不用太正式吧,回头我打电话问问是在哪里开吧,到时候再决定,嗯?”

    “好!”点点头,他伸过手拉高薄毯,“我明天要回公司,你自己在家里玩几天。”

    “我明天也回去,我给小谭他们带了礼物,要拿给他们,我偷懒几天,在办公室陪你好不好?”虽然有点扰乱军心,但蜜月还没过,她就想每天都缠着他。

    “好,你高兴就好!”反正每天能看到她,他也安心。

    ------题外话------

    谢谢亲们,么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