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控制欲 > 第63章 番外二薄晏晨后续
    方小舒和薄济川搬出薄家没多久,颜雅就病倒住院了。

    方小舒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一点都不惊讶,当初他们离开的时候她的状态就已经很不好了,会住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只是方小舒没料到的是薄铮对颜雅的态度。

    颜雅住院了,按理说薄铮作为丈夫怎么都得回来看一眼,最少也要打个电话慰问一下,可薄铮居然不闻不问。

    方小舒对这件事非常好奇,可薄济川似乎也不知道内情,她更不想提起当年的事勾起他不好的回忆,于是便压下了自己的好奇心。

    她原以为这个谜团估计永远不会解开了,却在回家帮颜雅拿换洗衣服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蹲在衣柜前,看着藏在里面的离婚协议书,落款处已经签上了薄铮潇洒的字体,而另外一边属于颜雅的位置依旧一片空白。

    方小舒拿着这几张纸抱着一些衣服站起来,将东西都整理好之后,拨通了薄济川的电话。

    薄济川正在上班,忙里抽闲接了她的电话,有些疑惑地问道:“什么事儿?”

    方小舒没有很快说话,她沉默了半晌才道:“爸要和颜雅离婚,你知道吗?”

    薄济川正在翻卷宗的手一顿,眉头拧了起来,旁边的易周和刘胤立刻肃了脸,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天大的案子。

    这事儿其实也算是挺大的,薄铮现在前途一片光明,已经坐到了中央里面的位置,要是以前在做尧海市市长之前离婚还好,现在离得话,落人口舌不说,对自己形象影响也很大。

    薄济川微微蹙眉拿着手机沉默下来,周身气压越来越低,易周和刘胤互相换了换眼神,十分有眼色地退出了办公室。

    薄济川抬眼看了看关好的门,沉默了一会道:“一会儿我也去医院,你带着那份离婚协议书,等我。”

    方小舒不太确定薄济川想干什么,但无论他干什么她都是无条件支持他的,她一点都不同情颜雅,虽然她不知道薄济川的母亲当年和他们是怎么回事儿,但她总觉得这件事不那么简单。

    今天尧海市的天气很差,方小舒拿下驾照后出门就大多数是自己开车,她和薄济川已经不在一个单位工作,他每天过来接她也不方便,她自己走的话要买什么菜回去也顺手。

    方小舒拿了颜雅的换洗衣服就开着秋叶银的途锐回到了医院,作为薄济川的老婆,既然薄铮和颜雅还没正式离婚,她就有照顾病中的颜雅的责任,这一点她分得很清楚,从来不混淆。

    方小舒回到病房的时候颜雅正醒着,她沉默地盯着没有拉窗帘的窗户发呆,窗外阴沉着天气就和她周身的氛围一样压抑。

    方小舒无声地收拾东西,颜雅忽然转头看向了她,搞得她挺不自在。

    “小舒。”颜雅忽然叫了她一声,吓了方小舒一跳。

    “怎么了颜阿姨?你哪不舒服吗?”回过神来方小舒便走到了病床边,自上而下俯视着病中憔悴的女人,没有过多的表情。

    颜雅摇摇头,淡淡地说:“我没事,只是想跟你道个歉。”

    “跟我?”方小舒皱起眉,似有不解地看着她。

    颜雅点头道:“一开始你和济川在一起的时候,我反对过你们,态度不是很好,有说话不恰当的地方,你多见谅,不要记恨我。”

    “……”说记恨了你的话,会不会显得没风度?可是骗人似乎也不太好。

    左右思索了一下,方小舒还是选择了沉默,这是最好的回应方式。

    果然,见她不说话,颜雅似乎也悟了,有些怅然若失地笑了笑,转头继续看着窗外说:“很多年前的那一天,也是这样的天气,我做了这辈子最错的决定。”说到这个让人心惊肉跳的话题,颜雅似乎有些茫然,略顿后忽然改口道,“不,我不后悔,如果重来一次的话,我还会选择那么做。”

    方小舒为难地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这可怎么才好,薄济川怎么还不来?

    说起薄济川,薄济川就来了,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薄济川风尘仆仆地走进来,看都不看颜雅一眼道:“要讲故事还是等我来了一起说吧。”薄济川拉着方小舒一起坐到椅子上,朝方小舒一伸手,意思很明显。

    方小舒默默地将薄铮和颜雅的离婚协议书取出来递给他,他打开随意一扫,只在具体条款处稍微花费了一点时间,随后便丢到一边问颜雅:“准备什么时候签?”

    颜雅在被子下的手握成拳,疲惫地闭上了眼,不语。

    薄济川也不急,靠在椅子上和她较劲,方小舒坐在他旁边看着此刻充满敌意与坏人气质的薄济川,头一回发现他还有演反派的潜质。

    薄济川的耐心在颜雅面前向来很好,左右能让他失去耐心的人也就方小舒和薄铮了,于是颜雅很快就破功了,她睁开眼看向他说:“这么多年了,你们还是不愿意原谅我?”

    薄济川微微一笑,斯斯文文地说:“原谅?你也知道自己犯错了么?错误已经犯下了,并且已经有人因为你的错误而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你还让我怎么原谅你?不然你让我把你母亲气死试试?哦抱歉,我说错话了,令堂早就不在了。”

    “……”颜雅似乎有些接受不了,呼吸急促,眼睛不停眨着,看起来很不好。

    薄济川别开视线不去看她此刻的状态,姿势不变,依旧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方小舒吐了口气,暗暗在心里告诉自己虽然薄济川看起来似乎不是个记仇的人,但还是不要在原则性问题上惹他比较好,不然一定会死很惨。

    在两人各怀心事地沉默时,颜雅却忽然开口了,她的回答惊到了方小舒和薄济川,因为她居然说……

    “好,我签。”颜雅噙着泪望着他们俩,“我签,我签了这份离婚协议书,我欠你们薄家的,就算是还清了吧?!”

    薄济川冷淡地望向她,一字一顿道:“不,你永远还不清,除非你死。”他永远不会忘记母亲去世时不甘的眼神,母亲握着他的手那么冷,看着他的眼神那么不舍,她有什么错呢?为什么最后所有的罪责都要她一个人承受?为什么无辜的人要替有罪的人接受惩罚?!

    颜雅倒抽一口两次,好像有点不行了,方小舒想去叫护士,但薄济川抬起手臂挡住了她。

    “你疯了!”方小舒压低声音惊恐地看着他。

    薄济川薄唇轻启淡淡道:“她没事,这么多年她都活得好好的,就算为了薄晏晨她也不会死,这份离婚协议书的条件可很丰厚。”

    “……”是的,来时她已经看过了,薄铮考虑的很周全,他给的钱不少,但却全是划在薄晏晨名下的,并且也只能薄晏晨动用这笔钱,颜雅迟迟不肯签字的原因也有这一点。

    老了老了,居然还是要分开,而且自己还什么都得不到,也难怪颜雅不甘心了。

    颜雅虽然不是个好人,也不是个好妻子,却是个好母亲,这么多年来她对不起的人很多,却惟独没有对不起薄晏晨。现在她也不会。

    颜雅如薄济川所说的那样,安稳地签下了离婚协议书,并且很快就出院了。

    她没有再回薄家,而是让人去拿了她的东西搬了出去,并且准备换一个城市居住。

    由始至终,薄铮都没有回来看她一眼,更没有打过一个电话。当他收到薄济川发来的短信说“事情解决了”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这个结果了。

    当断则断,错过一次就不该错第二次,这么多年的时间已经足够了,薄晏晨如今已经长大,父母的选择他会理解。而且如果薄铮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和颜雅离婚,恐怕死了他都没脸去见徐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