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坐在马车中,丫丫手中拿着一本书,耳旁传来炎炙聒噪的声音,还有她的母后和父皇的说笑声,但是,在外人看来丫丫是聚精会神的读书,可实际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一个字都没有读进心中去地球最强男人的战记!

    看着书上的字,丫丫眼底满是茫然和希冀,十年了,她已经过了十年,她已经十岁了!丫丫眯起眼睛,看着书页上面的自己在自己的双眸之中变的模糊,那一双紫色的眸子越发的深邃了。整个人散发出一股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

    丫丫放下书,与炎炙斗了一会儿嘴,而后聊起窗纱看向外面,瞧着那越来越近的城池。那个她曾经生活了七年的地方!离开了三年,不知道那里变成了什么样子!不知道人和物,到底有没有随着岁月而变化?

    时间是个很奇妙的东西,丫丫独自一人走出沐府大门,她看着熟悉而陌生的天空,唇角勾起了一丝隐晦的暗笑。她离开三年,不知道他过的如何?她遵从了约定,三年不联络,但是她依然能够在炎国或多或少的听到他的一些消息。<>

    招来暗卫,当听到那人的消息的时候,丫丫面无表情,心只是莫名的微微抽痛着,这种结果,在意料之外,但是也在情理之中。丫丫来到了暗卫所说的青楼,见到了那名女子,确实是个尤物,只是可惜!

    “小乖,你说,这一份见面礼怎么样呢?”丫丫低头对着手腕上的墨绿色的小蛇讲话,她没有得到答案,只是感受到那滑嫩的芯子擦着自己的肌肤,“很特别是吧?”丫丫自言自语,“应该让母后瞧瞧的,这比她那盆栽,必定要好看多了!”丫丫没有停住步子,一直消失在人群之中。

    与此同时,暗卫遵照了丫丫的要求,将那女子制成礼物送去了曜国皇宫太子寝室!

    白玉银睁开眼睛,这一觉没来由的劳累,白玉银伸手揉着眉心,三年了,他已经三年没有好好的休息了!白玉银侧头看向身侧,他真的很怀念怀中的那个柔软的小人儿!白玉银神色一暗,心再次抽痛起来。白玉银吐出一口浊气,坐起身来,后知后觉的感觉空气中有一丝不同寻常。

    白玉银披上外衣走出寝室,而前脚还没有踏出门槛,整个人便彻底的僵硬在原地。而此刻,正对他寝室门前面,摆放着两盆硕大的透明花盆,花盆里面放着如水一般的液体,而其中一个个头略微小一些的花盆里面放着一颗新鲜的头颅,是个女子的,双眼紧闭,脸色苍白,但是却丝毫没有破坏对方的线条。

    而另一个花盆中,则插着一个没有头颅的身躯,身躯整个倒插在液体之中,脖子上面的接口处装饰着别样的小花儿,而整个躯体则是一丝不挂,笔直的载在其中。

    白玉银倒抽一口凉气,他自然认得眼前花盆中的人!“来人!”白玉银出声喊着,那雷打不动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裂痕,那一张冷酷的脸庞也已经失色。他的人,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

    暗卫出现,见到门前所放置的东西也都大吃一惊,而后又请罪的跪在白玉银跟前,竟然能在他们的眼皮子地下放置这么庞大的物件!他们还没有察觉到!对方是鬼魅不成?

    而震惊过后,白玉银慢慢平静下来,他呼吸微重,抿着唇,紧缩着下巴,微微眯起眼睛,眼底则迸射出一股诡异的光芒,白玉银摆摆手,“这一份见面礼,真是,与众不同!”白玉银将最后的四个字咬的异常的清晰凝重。

    “放去城门口!与那几盆作伴!”白玉银吐出一口气,看也不再看那盆栽,扭头回了寝室。白玉银坐在床上,呆愣的看着前方,整个人如同木偶,大半天过去,白玉银突然疯狂大笑,笑的淋漓尽致,笑的酣畅至极。周边路过的宫人甚至以为他们的太子殿下得了什么魔怔!

    笑声戛然而止,白玉银站起身来,唇角勾起一丝温柔的笑,眼里都腻出了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一丝宠溺之色,“小丫头,回来了!”白玉银披上黑色斗篷,迈步出了门,“去沐王府!”冷酷的嗓音依旧,但是心早已经飞离本体。

    ------题外话------

    先发一章公众章节。这个故事怎么写,图图现在还在纠结中,哎,ps:觀看本書最新章節請搜索.無彈窗閱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