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军色诱人 > 第V176章
    “嗯?什么事情?!”听完白宁伟的话古星月一愣,随即疑问出声来!

    “唉……月儿,在来医院的路上,我想了很多,最后我……我决定想要把我们的婚礼延后,等到我查清楚这次枪杀案的主谋是谁然后我们在……”白宁伟迷人的丹凤眼闪开了与古星月的对视,轻叹一口气,还是把自己来的路上做的决定说了出来,但是白宁伟的话还没有说完,随即便被他面前的古星月给激动的打断了。琊残璩晓

    “不……这个婚礼绝对不能延后!绝对不能……绝对不能延后……呼呼……不能延后……不能延后……”当古星月听白宁伟说的话听到一半,这些天来隐藏在她心中的各种恐惧害怕不安的情绪瞬间都因为白宁伟的这么一句话而涌现了出来,她那双原本灵动黑亮的眼眸也因为这些突然冒出来的情绪而变得有些慌乱无助起来,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很是激动。

    “月儿?你怎么了,不要这么激动,冷静下来,我这只是一个提议想要和你商量并不是已经决定了,月儿,冷静下来,没事的,没事的!我在这,我在这!”白宁伟看到古星月此时如此激动的动作举止,怕她太激动再伤到了自己,白宁伟随即再次把古星月紧紧的抱在怀里,不断的柔声安慰着此时内心一片凌乱的古星月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我……伟……我……我真的很想很想很想快点和你结婚,我……伟……呜呜……我不想失去你!”当古星月再次感觉到了自己那么熟悉温暖和安全感十足的怀抱,还有那温柔的安慰和抚拍,她那心中的纷乱情绪才终于开始慢慢的平复下来,就连因为激动而变得有些急促的呼吸也缓缓的慢了下来。

    “月儿……其实我心中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也是纠结了很久才和你提出来,因为最近在你的身边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我看着你原本红润的脸色一天一天的苍白下去,我的心里很心疼,但是每次问到你的时候,你都会支支吾吾的顾左右而言他,我知道也许你是有你的苦衷的或者是怕说出来我在担心,所以我决定不在勉强你,等到你什么时候想要说了,我在听,但是我真的不想在看到你整天提心吊胆草木皆兵的样子,所以我……”白宁伟紧紧抱着古星月柔声安慰了她好久,终于感觉到了古星月的呼吸和情绪慢慢的稳定下来了,于是他这才心平气和的解释着自己之所以提出这个提议的原因。

    “伟……我……我求你……我求你不要把婚礼延后好不好……你想想我们之前是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才能够走到今天的呀,我真的不想……不想再夜长梦多了,我想要每天晚上都有你陪在我身边,我想要你时时刻刻的都名正言顺的保护我安慰我,我想要你……”可能是因为最近发生的那些让古星月害怕不安的事情让她开始有些恐惧如果延后婚礼那段很短的时间里会发生的一些她所想象不到的变数。

    也许自从古星月做了那个真实可怕的噩梦开始,她的心就变得不再平静了,在和白宁伟经历过这么多风风雨雨艰难险阻之后,虽然她现在更爱白宁伟了,甚至可以为他连生命都可以放弃,但是同时她的心也变得更加的脆弱与害怕,她真的很怕很怕那些在延后婚礼可能会出现的变数,因此此时的古星月对白宁伟说出的话甚至带上了祈求的语气,说完她那双灵动黑亮的眼眸中都忍不住渗出了晶莹剔透的泪光。

    “好了,月儿,月儿,我的月儿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我收回我刚才的话,月儿,我错了,我不应该这么自私的想要把婚礼延后,我听你的,婚礼照常举行,我会让我的月儿在婚礼的那天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的,我会给你一辈子的幸福快乐的时光的,所以月儿我一定不会放弃你的,所以你不会失去我,知道吗?月儿你相信我好吗?我一定会永远的保护你安慰你的!”白宁伟当然也看到了她眼中的泪光,他的不禁心疼的再次把古星月那娇小的身子紧紧的保护在他那宽厚温暖的怀中,心中无比的懊悔刚刚说了那个让古星月伤心难过的提议,他再次眯起他那双迷人的丹凤眼,性感迷人的薄唇再次带上了古星月从第一次和他见面就被他吸引住的诱人笑容,说出的也是对古星月一辈子的承诺。

    “伟……呜呜……我相信你!”白宁伟这段无比深情的承诺,终于让古星月眼中忍了很久的泪水再次决堤,她感动的眼泪流淌着紧紧的回抱着白宁伟的腰有些激动的回应着白宁伟。此时的她真的感觉老天对她不薄,在她经历过匪夷所思的重生之后还能够拥有幸福!

    因为白宁伟是临时过来的,所以必须回旅部去把未完成的会议开完,所以尽管白宁伟多么的不想和古星月分开,但是他还是必须得走,为了确保古星月在接下来自己不再的时候再说再次陷入危险当中,白宁伟让既是他好兄弟又是他好战友的石磊留下来保护古星月,自己才依依不舍的承诺古星月会早点儿回来之后,他便急匆匆的赶回了旅部。

    在白宁伟走后没多久,古星月确定躺在床上的蒋晓珍没有什么大碍之后,她随即让张雯雯留下来陪蒋晓珍,而她自己便单独的朝着陈医生的办公室走去,而身兼保护古星月职责的石磊自然是跟着去了。

    “陈医生,怎么样了,我朋友小珍的血检报告出来了吗?结……结果怎么样?”古星月进门之后,看到陈医生正手中拿着一张报告单看着,于是她有些小心翼翼的走到陈医生的面前有些谨慎的问着蒋晓珍的血检结果。

    “嗯……你来了,报告已经出来了!至于报告结果嘛……”陈医生听到古星月的声音抬起了头,一边把蒋晓珍的血检报告递给古星月,一边简单的分析着报告的内容!

    但是在很久之后陈医生还在分析血检的结果,一直没有说到最终的结果,最后在一边听着那些专业的术语都头有些疼的古星月终于忍不住开口了都市逆天王全文阅读!

    “停……陈医生……呵呵……我……我不是专业人士,这……这些专业术语我是一点都不懂,你这样跟我解释的话,我都快一个头两个大了,实在是听不懂,能不能麻烦您简单的告诉我结果,小珍她是怀孕了,还是没怀孕,好不好?”就在陈医生已经讲到着所谓的血值的由来的时候,已经听得一个头两个大的古星月终于忍不住比出暂停的手势大声的说了一个停字,原本正讲在兴头上的陈医生被这一声大吼吓得一愣,古星月马上脸上带着干笑的对着陈医生强烈要求赶快进入正题。

    “嗯……嗯……从蒋小姐的报告结果来看,她……”被打断的陈医生,有些不自在的清了清嗓音,随后他这才开始进入正题。只是不久之后在陈医生的办公室中却传来什么东西被重重推倒在地的声音。

    随后陈医生办公室的门便被怒气冲冲的古星月给推开了,她一走出陈医生的办公室随即便朝着医院的门口走去,但是却被一直紧跟在古星月身后的石磊给拦住了。

    “古星月,旅长临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在他回来之前你哪都不能去!”石磊一边随着不断往前冲的古星月一起走着,一边尝试着跟古星月说明白宁伟的命令!

    “呼呼……你这说的是什么鬼话,我的好姐妹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作为她最好的姐们,一定要去找那个不负责任的混蛋男人好好为她出口气不行,石磊你别拦着我,谁拦着我,我跟谁急!”很显然古星月在听到白宁伟的名字之后,心中的决定不但没有改变,竟然更加快的脚下的脚步。

    “古星月,你是旅长带出来的兵,无论如何你都不能违抗军令的,你懂不懂!”和古星月在海训场相处了两年多当然对古星月那执拗的暴脾气有深入了解啦,石磊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所以只好把白宁伟的命令都拿出来,希望古星月能够因为是白宁伟的命令而有所收敛。

    事实上石磊并不是担心即将被古星月教训的那个人下场会如何如何的惨,他现在最担心的是白宁伟临走的时候对他轻描淡写的说的那句军法处置。他和白宁伟这么多年的相处自然是知道他越是这样说,那就说明他越会变本加厉的处置没有完成任务的士兵。所以现在的石磊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他就算是拼命也得阻止住眼前的这条火龙。不但是为了自己也为了他最最敬爱的旅长!

    “我不懂,我只知道我现在的身份是他白大上校的未婚妻,并不是他手底下的兵或者是他逮捕的犯人,所以我有我的自由,你不能干涉!闪开别挡道,坏了我的好事,石磊你丫信不信不等白宁伟先给你来个军法处置,我现在就把你办了你信不信!”此时的古星月确实因为好姐妹被人欺负了,所以原本因为最近的一些变故而隐藏的火爆脾气彻底的被激发了出来,所以她毫不给石磊留情面的说完,随即转身就想继续朝着医院门口走去。

    “古星月,你不能走,你是知道的,真的打起来的话,你绝对打不过我的,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出去,哪怕是打晕了你!”石磊实在是拿古星月没有办法了,最后他索性直接挡在了古星月的面前,本着视死如归的精神开始威胁着就算是要把古星月打晕了也绝对不让她出了这个医院的大门。

    “石磊,你……你……呼呼……奥……我……我肚子痛,好痛……啊……痛死了……石磊你……你真有胆子,能把我气的肚子疼……奥……嘶嘶嘶……疼死了,还看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陈医生,难道你想让我……呼呼……让我活活痛死吗?”古星月异常气愤的看着石磊,突然她开始紧蹙起秀眉捂着肚子半蹲到了地上,疼的来回的呻吟。就差疼的在地上来回的打滚儿了。在腾出时间看了一眼石磊竟然看在他正在他身边傻傻的看着她,古星月一气之下,赶忙中气十足的呵斥着石磊让他赶快去找陈医生来救她。

    “啊?古星月你怎么样?肚子痛?怎么会好端端的肚子痛呢,你等着我现在马上去找陈医生,你等着!”古星月突然的来了这么一招,正要上前打晕她的石磊顿时愣住了,真的不知道此时看起来疼痛难忍的古星月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一时间石磊只是愣愣看着古星月而没有行动,直到听到古星月夹杂着痛吟的气愤呵斥,石磊这才反应过来,真的为了古星月的身体健康担心所以石磊随即转身朝着陈医生的办公室跑着神座。

    “哼哼……上当了!呵呵呵……”就在石磊急匆匆的去找陈医生的时候,正假装很难受的古星月这才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身后没有了石磊的身影,他这才贼贼的笑开了,利落的站起身来,此时的她脸上哪里还有点刚才难受痛苦的样子呀,原来她对石磊用的这一招叫做苦肉计呀。

    古星月笑呵呵的拍了拍手小小庆祝了一下,随即她转身就朝着医院外走去。但是就在她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

    “嗯?古星月你给我站住,你竟然敢骗我!你给我站住,古星月听到没有,你给我站住!别跑!”原本急奔着要去为古星月找医生的石磊跑在路上,突然想起在海训场的时候,古星月不止一次用苦肉计来欺骗白宁伟,他脚下的脚步越来越慢了,最后他终于沉不住气转身返了回去,再次回到古星月刚才呆的地方,果然那个地方空空如也,石磊心中暗叫:糟糕,随即朝着不远处的大门口跑去,果然看到古星月正要出去,于是他大喊着就想要往上追。

    “哼哼……骗的就是你,撒有那拉!”古星月听到身后石磊气愤的叫喊声,她得意的朝着石磊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随即大摇大摆的跑出了医院的门口。

    身后气急败坏的石磊只好追着古星月出了医院,石磊跑到门口便看到古星月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随即坐了上去,石磊也急忙找了一辆出租车紧接着跟了上去,在路上石磊为了怕张雯雯担心还特意打电话回去把事情简单的跟她解释了一下。

    此时在医院的张雯雯放下电话,随即有些小小的抱怨了一下石磊,然后她开始眼睛都不眨的看着现在还在昏迷的蒋晓珍,直到她看的快睡着了,床上的蒋晓珍终于有了动静。

    “呵呵……小珍姐,你终于醒了,太好了,来先喝口水补充补充水分!”张雯雯听到了动静,急忙一边高兴的说着,一边转身倒了一杯水递给了刚刚醒来的蒋晓珍。

    “谢谢,对了,雯雯小月呢?”刚刚醒来的蒋晓珍精神还不是很好,她接过张雯雯手中的水,小喝了一口,随即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没有看到古星月的影子,随即随口问着眼前的张雯雯。

    “奥……石磊打电话给我,说月姐她好像是怒气冲冲的跟石磊说要找什么人算账,所以她就火冒三丈的走了!石磊怕她在被人攻击,所以就追上去保护她了!”张雯雯一边拿起桌上的一个苹果准备给蒋晓珍削开,一边简单的把石磊告诉她的话说给蒋晓珍听!

    “什么?”蒋晓珍听完张雯雯的话,手中刚刚接过来的水杯一下子因为她的惊讶手一松,啪一声掉落到地上应声而碎。

    此时在欧阳振轩公司办公大楼的顶楼!

    “小蝶,真的是你,我刚刚听到秘书的报告,我还以为我听错了,没想到你会主动来找我,难道你改变心意了吗?”原本在办公室办公的欧阳振轩听到秘书的报告,愣了一下,这才带着满身的期待疯狂的跑到了顶楼,当他看到古星月那熟悉怀念的背影的时候他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紧张的问着古星月这次来找他的意图。

    “不,我这次来找你不是因为我改变心意了而是……”古星月的话还没说完她随即扬起手重重的给了欧阳振轩一记狠狠的巴掌。

    “啪”顿时高高的顶楼上伴随着风声的是一声响亮的巴掌声音,顿时欧阳振轩原本完美无瑕的右脸颊上浮现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鲜红巴掌印记,瞬间他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肃杀气势再次爆发了出来!

    欧阳振轩转过头朝着古星月看过去,那眼中的冰冷,使得原本温度就不高的顶楼因为这个眼神中仿佛千年寒冰的气势瞬间变成了寒冷的北极!危机气氛一触而发!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