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458项瑾同行

    梁健吃过早饭就去上班了,到了单位,上楼的时候,正好碰到也来上班的甄东文。甄东文看到梁健,先是眼睛眯了眯,然后皮笑肉不笑地打了声招呼。

    梁健跟他一起进了电梯后,电梯门一关,梁健正好手机叮地响了一声,掏出手机正要看,忽听得甄东文说道:“听说你跟蔡市长关系很好?”

    梁健眉头皱了一下,这消息,应该是朱明堂那边传过来的。看来,昨天这顿饭,朱明堂应该清楚是什么意思。

    梁健想了一下反问甄东文:“不知道甄局长所指的这关系很好是什么意思?”

    甄东文看了他一眼,没说话。过了几秒,甄东文又道:“你知道董斌跟我们的蔡市长是什么关系吗?”

    梁健一惊,看向甄东文的脸上,他脸上此刻露出来的得意,让梁健的心里猛地往下沉。

    电梯门开了,甄东文带着笑走出去了。

    梁健却愣在了那里,甄东文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时电梯门又要关上,梁健回过神来,忙按住电梯开关,从电梯里出来。

    甄东文就在前面,梁健很想追上去问问甄东文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忍住了。甄东文要是想说,刚才就说了。

    梁健一边往办公室走,一边在心里想着甄东文这话。听甄东文的意思,董斌和蔡市长的关系似乎不简单。

    董斌是垃圾燃烧发电站项目的承包人,而垃圾燃烧发电站项目提出来的时候,蔡市长是全力支持的。

    再回想,当时梁健去蔡根办公室找他,告诉他永安区发电站项目的问题时,他的反应。梁健越想,就越觉得心里不放心。

    难道……

    梁健没敢再往下想下去,他觉得这是甄东文的一个圈套,他是想分裂他和蔡根之间的关系。梁健告诫自己,现在最紧要还是调研室主任的事情,其余的事情,等这件事情结束再说。

    但,尽管如此,梁健还是会时不时地想到甄东文的这句话。他忍不住,给姜仕焕发了条短信,试探着问了问董斌和蔡根之间的关系。

    姜仕焕说,董斌背后是有人的,不过不太可能是蔡根。这回答,倒是让梁健放心了一些。梁健暂时将这个事情放到了一边,专注于眼前调研处主任的事情。

    蔡根说,张一山和朱明堂是他要攻克的问题。张一山相对简单一点,朱明堂的话……梁健有点抵触这个名字,这一点跟甄东文也有关系。

    他决定,先解决张一山。

    梁健找姜仕焕了解了一下张一山的消息,准备明天晚上去拜访一下。去拜访,总得准备东西,梁健自己没这个时间准备,手头上也没合适的东西,便想到小五。

    想到小五,就又想到之前让小五去办的事情。之前还一直联系不上,梁健抱着侥幸的心思,给小五打了个电话,还真打通了。不过电话刚接通,梁健还没说上话,就被小五挂断了,说是在忙。

    一直到梁健快下班的时候,小五给梁健打电话了。

    梁健一接起来就问:“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总打不通你的电话?”

    小五回答:“没什么大事。对了,你之前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查得差不多了。这样吧,待会我让人把资料送到你那边。”

    梁健觉得有些问题,便问:“你怎么自己不送?”

    小五说:“我现在不在北京。”

    “那你在那?”梁健问。

    小五迟疑了一下,道:“不方便说。就这样吧,我这边还有事。你要是有其他事情的话,你可以吩咐待会送资料过来的那个人,他会办妥的。”

    小五匆匆地挂了电话,让梁健心里觉得不安。他想了想,给老唐打电话,老唐没接。他只好又给唐一打电话。唐一倒是接了。

    梁健开口就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唐一道:“什么出什么事了?你说什么?”

    梁健皱了下眉头,唐一的不解似乎不太像是装的。便换了个方式,问:“小五去哪了?怎么打他电话老不接?”

    “哦,他出去办事去了。”唐一轻描淡写的回答。

    “去哪办事了?”梁健又问。

    唐一反问道:“你找他有事?”

    梁健只好说道:“也没什么事。”

    “你有事的话找我也行。他估计要过段时间才能回来。”唐一说道。

    梁健总是心里不安定,但唐一不想说,梁健逼问也没用,只好挂了电话。唐一不在,礼品的事情,只好梁健自己想办法去搞定。

    回家后,梁健自己拿不定主意,便找项部长帮忙出主意,两人还没说上两句话,小五派来的人过来了。

    梁健想从这个人身上套套话,结果也没套出来,只好作罢。

    梁健接过此人送过来的资料,厚厚的一沓,大部分都是这个项目开建到现在的一些账目资料,也不知道小五是怎么弄来的。

    梁健看得入神,项部长过来看到,便问:“这什么资料?”

    梁健回答:“是永安区那边的一个垃圾燃烧发电站项目的一些资料。”

    项部长起先没在意,走开了。可没过多久,他又回来了,问梁健:“那个项目的老板是不是一个叫董斌的人。”

    梁健一惊,抬头看向项部长,问:“您认识他?”

    项部长摇摇头,道:“不认识,听说过。”

    梁健想起甄东文早上和他说的话,就想问问项部长,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还没开口,项部长忽然又问梁健:“你这些资料从哪里弄来的?”

    梁健如实回答:“让小五想办法弄来的。”

    “那个项目有问题?”项部长又问。

    梁健觉得项部长对这件事的关心程度有些奇怪,以前项部长很少对他的某一项工作这么关系的,顶多就是对他的升迁问题关注一下。而且,此刻项部长神情严肃,直觉告诉梁健,这个董斌似乎好像真的有些问题。

    梁健便问项部长:“爸,是不是董斌这个人有什么问题?”

    项部长犹豫了一下,道:“有没有问题这话我不好说,不过,我认为,你在没到市委书记这个层面上,最好还是不要查这个人的问题。”说到这里,项部长顿了顿,又补了一句:“我说得是北京市委书记。”

    北京市委书记,是入政治局委员的,副国级的人物。

    也就说,梁健没到副国级之前,最好还是不要去招惹这个人的麻烦。

    梁健看着项部长脸上的严肃,知道老丈人并不是在开玩笑。梁健心中惊讶的同时,也有疑惑,董斌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背景,竟然能让自己的老丈人也这么重视。

    梁健问项部长:“爸,这个董斌,到底什么来头?”

    项部长看了他一眼,回答:“传言挺多,也说不清楚哪条真哪条假。总之,你还是谨慎一点,和他有关的事,不要急着出头。”

    项部长不肯直说,梁健也不好追问。但项部长越是这样认真地告诫,梁健心底里对这个董斌就越是好奇。他将那些国家领导人在脑子里都想了一遍,好像也没一个领导是姓董的。

    项部长似乎看出了他心里的好奇,叹了口气,又道:“你呀,这么多年,有些习惯就是改不掉。好奇害死猫,你要记住这句话。这世上的事,有些事能好奇,有些事不能好奇。有些事,你尽管好奇,憋不住也得憋着。”

    梁健还没来得及跟项部长认错,这时,背后传来项瑾的声音,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爸,他要是都能改了,就不是梁健了!你女儿我呀,也就不喜欢了。”

    梁健回头看她,她脸上有笑,有自信。

    梁健回过头来,朝项部长不好意思地笑笑。项部长无奈地朝两人摇摇头。

    “对了,你刚刚找我什么事?”项部长问。

    梁健这才想起礼品的事,便跟项部长说了。项部长想了想,道:“张一山这人我也有点印象。这样吧,我给你准备,你什么时候要用?”

    梁健说:“我原本是打算明天晚上过去的。”

    “行,我知道了。那明天晚上是先回来吃晚饭的吧?”项部长看着他问。

    梁健点头。

    “那明天让项瑾跟你一起去。”项部长说。

    梁健看了眼不远处的项瑾,刚想拒绝,项部长说:“女人在男人面前好说话。体制外的比体制内的好说话。”

    梁健只好同意了。只是让项瑾为了自己的这种事情来抛头露面,心里总归是有点怪怪的。

    第二天晚上,梁健回家吃过晚饭,刚过七点,就被项部长赶出了家门。礼品是项部长准备好的一副画,梁健也没问是谁的。到了车上,梁健本想让项瑾打开来看看是谁的,项瑾没同意,还说:“都是要送出去的东西,你看是谁的干嘛。”

    梁健觉得项瑾说得也对,这送东西,也不能拿在手里送到人家眼睛跟前去,毕竟他和张一山还没关系好到这地步。送这东西,还得悄悄的送。

    敲开张一山家的门,报上名号后,等了一会,保姆才过来放他们二人进门。保姆是个年轻的姑娘,梁健二人刚迈进去,项瑾忽然不知从啥地方变出了一个小盒子,然后往保姆眼前一递,道:“这是一点小东西,希望你喜欢。”

    保姆看了那盒子一眼,又看了她一眼,然后手就那么轻轻按着这东西轻轻往项瑾这边轻轻一推,道:“我不能收的,您还是赶紧收起来吧。”

    项瑾笑道:“这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就是盒女孩子用的护肤品。”她一边说,一边手上微微用力,将这东西又推到了保姆跟前。

    保姆又看了看那盒子,然后看看项瑾,犹豫了一两秒钟,忽然收下了。

    项瑾转过头朝梁健很快地眨了下眼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