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修真之掌门真绝色 > 第257章 秋风战且歌(七)
    七国联盟,每一个国家都被七星议会安插了自己的人手,他们秘密布下狩魂之阵,将七国搅成一潭浑水,有多少人因为他们死去,有多少人因为他们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家园。

    如果说在外布局的天机是掌控全局的推手,那么安插在宗离身边的叶红便是整个布局的关键,她必须引导宗离按照他们的计划行事,将其他六国一个接一个的击溃,最后狩魂之阵完成,七国陷入无尽的水深火热之中。

    而到如今,他们一个个的揭开真面目,居然还恬不知耻地将自己的所作所为说成是“帮助”。

    宗离第一次感到后悔。

    “我不是坏人,”他心里道,“人间能有帝王,修真界为何不能统一?天下之势,分久必合,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做那个让天下合而为一之人?所以,我不是故意的,在统一的过程中,势必会有阵痛,会有鲜血,等到我一统天下之后,四海升平,谁还会在乎这些?可我并不想被人利用,我不想害这个修真界。”

    他看着那些已经完全不在乎他的“老朋友”,心中一片绝望。

    “为什么?等到我大业成功之时,一定会将你们的族群奉为修真界正统,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不明白,你们究竟想做什么?”他不甘心地问道。

    “这一点,你还不配知道。”隆石真君冷声道,“宗离,你本已经没用了,但是咱们相交一场,我总算让你做了一个明白鬼,现在,也该是送你上路的时间了。”

    那一直蓄势待发的两名星铁傀儡立刻向宗离的领域进攻,这傀儡眼睛冒出绿光,有化神修为,且体内修炼的还是青叶手,威力与宗离不相上下。

    宗离终究不甘,他极力反扑,将压箱底的法宝符箓一并使用出来,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虽然对他们的最终目的还不知晓,但宗离已经知道这群人不怀好意,而且要杀死自己,倒不如多宰几个,也好消心头之恨。

    但是一上手他才发现,这星铁傀儡与鸦铁傀儡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因为拥有原始星铁的最强可塑性和坚固,他根本无法招架,而且他刚才在檀渊宫外杀了太多人,灵力消耗得太多了。

    只用了两个来回,宗离就被其中一个星铁傀儡击中,熟悉的法术第一次打在自己身上,方知道苦涩滋味。领域一下子散去,他捂着胸口,慢慢地倒了下去。

    像一条苟延残喘的老狗。

    隆石真君走了过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宗离。

    “你不是一直追问我到底想要干什么吗?”他的眸子透着邪恶的紫色光芒,“那我就给你看一看,狩魂之阵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

    隆石真君将一只手放在宗离的眼睛上。

    魏国的晋城已是一片废墟,再没有热闹的街道,也没有一直被当成贫民窟的角子街,除了一截只剩一半的城墙,还倔强地向人宣告这里曾经是一座繁华的城市之外,这片废墟再也看不到有人居住过的痕迹了。现在,这个地方被人画满了阵图,诡异的花纹亮起了血红色的光芒,似乎在集聚着某种能量。

    远在秦国的义量峰爆出义量镇血案之后,被无数人查探过,却再也没有查出当时楚嵩看到过的阵图,但是现在,那个阵图重现在空荡荡的洞穴中。

    郑国的天澜山在天澜丹派被驱逐之后再无宗门居住,山间野草横生,杳无人烟。现在,整座山遍布阵图咒文,散发着幽暗的光芒。

    齐国的玄铁矿山曾因为有太和弟子遇难,闹出过那样大的动静,太和震怒,几乎将齐国一寸一寸地查了个遍。但最后也只是将这座玄铁矿山削平了事,懿荣宫最后向太和赔偿了许多玄铁矿石,太和在齐国境内查不到证据,硬生生吞下这一口气。现在,被削平的地方一阵震动,那个夏时看到过的诡异阵法再次出现,闪耀光芒。

    韩国,在当年晋城大战的同时,行然和行然发现了韩国鉴龙山的异常,与夏家的黑云骑一同毁去了鉴龙山的据点,丰澈又毁去了月轮台,却没想到这里又被人暗暗修复,销声匿迹许久的阵图又重新亮起。

    燕国的青雨谷和楚国的图芸村也腾起了两座阵图,与七国其他阵法相应。

    这些阵图色若陈血,透着一股不详的气息,那光芒忽明忽暗,像是在呼吸,又像是在吞噬。

    隆石真君满意地看着阵图一一激活,他对宗离道:“阵法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自如运行,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推演阵图的秘诀,让你看到最后……想来你现在推演的力气还是有的吧?”

    宗离默默地点头。

    隆石真君将一道法诀打入宗离眉心。

    只见宗离双手成诀,轻而快速地掐按指节,将身上最后的气力都放在了天演术上。然而,随着天演术的运算,他的脸色越发难看,到了最后,他的脸部肌肉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嘴巴张开,像是想喊出什么一般。

    但他终究没有喊出来。

    因为天演术耗去了他的仅剩的元神之力,宗离已经油尽灯枯。

    对于化神修士来说,失去元神力量,就等于失去了一切。

    当隆石真君的手撤开时,宗离的最后一缕元神也已消散。

    杜昭岳看着已经死透了的宗离,低声问道:“首座为何如此耗费唇舌,最后还将我们的秘密告诉他?”

    隆石真君轻轻看了他一眼。

    “为了众星能够重新闪耀,他出力这么多,难道不该让他知道自己是为了谁而搏命,又是为了什么而死吗?”他缓步走向前方,重新回到了高台之下,“毕竟,众星如此辉煌,哪怕沾到最末微的光辉,也是他的荣幸。”

    “首座所言极是。”

    ※※※※※※※※※※※※

    宗离死去之后,最先感应到的便是被他种下神识的檀渊宫弟子。

    这时,卫长生还在断龙岭前挣扎,他没有得到宗离的命令,便不敢贸然撤退,进攻也只是摆摆花架子。因为他既不敢忤逆宗离,也不敢在这么多正道宗门弟子面前,对苍梧下手。

    现在宗离一死,一直潜伏在他识海的神识散去之后,卫长生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悲伤,而是放松。

    他迅速与清敏、蓝河两人商议撤退,其他两人也是打得疲惫不堪,几乎不用多说,三人立刻达成共识,带着由檀渊宫组建的修士军团,向苍梧投降。

    苍梧阵营看到檀渊宫的修士停手,都是一阵欢呼。

    曲笙站在雁门关的城墙上,亦是轻轻呼出一口气。

    “还好,赌赢了。”她笑了笑。

    在最后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太和的援兵终于到了,当看到这些剑修毫不犹豫地释放出剑域后,她就知道自己赢定了。

    太和出手便意味着五大山门的态度,正道魁首的号召力不用多说,宛辽平原迅速汇聚起大量正道宗门弟子,局面已经一边倒了。

    没有人能对抗整个修真界。

    宗离最大的失算,就是低估了仇恨的力量,他没想到前来应援苍梧的修士能撑到现在,他们向整个修真界表现出了最强烈的反抗和最坚定的意志。

    他们的坚持给了修真界充分的反应时间,而且,在曲笙自始至终都坚信着,这个人间,是有公道在的。

    如果她的力量不够,就由她将更强大的力量引来主持公道!

    曲笙在所有人的瞩目中,飞到了断龙岭上空。

    “苍梧,及前来支援苍梧的友方,愿意接受檀渊宫的投降,并,在五大山门及各位前辈的监督之下,将前来讨伐苍梧的所有人暂时□□,我们将组建临时议会,在审查之后,对檀渊宫进行制裁,”她朗声道,“苍梧幸得诸位伸以援手,愿七国重新回归秩序,愿有罪之人伏法,不枉此一战。”

    卫长生并不认为自己能逃脱玄武楼的制裁,他认命了,宗离一死,他们能留下一条命就已不错。但是檀渊宫无条件同意曲笙的决断,却不代表修士军团里的其他人也同意。

    这个由宗离组建的修士军团人员极其复杂,其中大多是六国的投降派,还有一部分是仇视其他六国之人,这些人坏事做尽,为国不容,刚好檀渊宫征收修士,他们便被收容进来,随着檀渊宫南征北战,其手段酷烈,犯下的罪孽比从前更甚。

    这些人是不愿意向苍梧投降的,尤其害怕清算罪责。

    其中有亡命之徒不怀好意地大喊:“别听她胡说,苍梧出自晋城,与檀渊宫有深仇大恨,怎么可能放过咱们?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被人这么一煽动,还真的有人慌张逃跑,而其他人便浑水摸鱼,也四散飞去。

    曲笙眼眉一挑。

    她这雁门关,当年在罗浮两界门第十六层里,连兽化的容四都囚禁过,又岂能让这些人逃跑?

    她一掌将雁门盾拍出,将全部意志力加诸于盾牌之上,低喝一声“囚”!

    原本护住宛辽平原的雁门关再次扩大,迅速延伸五百里,将已飞出去的修士拦住,而那些遁速极快,雁门关拦不住之人,则由反应过来的高阶修士一一捉拿回来,又费了一番功夫,这才将檀渊宫的修士军团全部拿下。

    这之后,由五大山门出面,将被俘虏的所有檀渊宫修士一起收押,并向所有参加这一战的苍梧阵营修士许诺,一定会给他们一个交代。

    宗离的死讯也传了过来,但他死得诡异,竟不知死在何处,平空消失在了檀渊宫中,以至于很久以后,檀渊宫的旧址还流传着关于宗离的灵异故事。

    苍梧这方修士的脸上都出现笑容,宗离一死,七国总算安定了,虽然说修复战火的损伤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但,和平的时代终于到来了。

    然而……

    真的是这样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