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过,虽然看着情侣宿舍只要有交往合法权就可以申请,不过毕竟是学校,还是有要求,一个是学校里面的学习点,那个是根据各科成绩表现老师打的。另一个就是做好避孕程序,一旦意外怀孕直接被退学。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提这个世界另外一个特点了,那就是这个世界禁止堕胎,医院科目里面都没有堕胎这个,当然,宫外孕这些无法治愈的意外因素还是可以申请堕胎的,没错,堕胎是需要申请的。

    不过好在这里的避孕手段非常高明,有一种安全的药剂针打了之后可以避孕一年,不过这种针一个人一生最多只能打五针,超过那就不是避孕是绝育了。好处就是,女子打了不在排卵月经就断了。⊙﹏⊙b汗好吧,这个药物在星际其实很盛行,大多数高点的文明都有这类药物,文明越高药效约好副作用越少。

    当然,这个世界人口其实还是有些稀少的,三个国家都提倡多生多育,这个星球体积比地球还大一倍,陆地又占据了过半星球面积,只有30亿的人口可以说是非常的地广人稀了。并且汉国法律还规定了,夫妻双方只要身体没问题必须得有一个以上的孩子,否则扣除贡献点。

    能说还好没有必须要结婚的律法吗?看到那条必须有孩子的律法,云想裳不由无语了。每想到这个世界各种古怪诡异的律法,她就很想认识一下它的缔造者韩柳义,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才会弄出这些法律制度。

    施展魔法整理房间,云想裳想着各种奇芭的律法,而寒天问也从门外进来,手上拿着刚刚买来的各种洗漱用品,以及一些食材调料,甚至一些这个世界的水果零食。

    “回来啦。”女孩看见他随口问候了一声。

    “嗯。”寒天问将东西放下,然后看着那些东西一块飞出,然后分别飞到相应的位置,这个魔法操控力还不错。生活魔法是精神魔法的一种,类似于精神力控制,但是的的确确是一种魔法。

    两人只是为了方便才租了个情侣宿舍,自然不可能真的睡在一起,所以寒天问就在客厅里弄了一张床榻,他自己空间里拿出来的,云想裳看了下,发现居然是个仙器级别的,用的材料都是极好的,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玩意就只有增加睡眠质量这个功效,白瞎了那些好材料了。

    云想裳重新回到学校后转了系,转到了机械工程,因为这个国家贡献点的原因,机械工程学比起任何行业都吃香,毕竟机械发明比起其他的东西更加容易一些。不过机械工程学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进的,这里不看家世背景公民等级,就看天赋,所以,在帝升,机械工程学当中里面公民等级是最残差不齐的,但是却不会像原主一样被差别对待。

    也因此,想要进入机械工程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难度比起当初的入学考试更是难上几倍,不过对于云想裳而言,这个反而比较简单,因为这个看的就是看对于机械的了解,以及各种原理,云想裳自己都能动手发明设计,那些理论什么的只要结合这个星球的实际情况就可以了。

    寒天问选择的倒是企管,毕竟他还要继承家族,好吧,其实专业课什么的和他们根本没啥关系,光看知识储备量,他们就是绑上了大金人的那种,外挂开的不要不要的。

    而在那些花痴女想要找他们口中的贱民麻烦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于是想要找韩若雅帮忙,这才发现韩若雅居然已经退出了后援团。于是又连忙去寻找韩若雅,可惜对方却不想再理会他们了。

    到是云想裳在某日课后被韩若雅堵住了,挑眉看着这个以往向来高高在上的郡主大人,双手环胸,微扬下巴,“不知道郡主大人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我是来跟你道歉的。”看着变化颇大的石溪,韩若雅有些好奇,听说她交了男朋友,身份不低。反正她并不觉得是对方傍了大款,其实她一直都了解石溪是个骄傲且有自知之明,自贞自爱并懂得向上进取的女孩,以前她不过是被嫉妒蒙了心才看不开。

    “道,道歉?”没想到对方的来意居然是这样,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孩,看来她还是片面了。不过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干嘛?原主可是被打死了,虽然这位一直都是在背后撑腰从来没有亲自动手乃至动嘴都没有,不过这人还是有的,所以她很快就调整好状态:“我把你打个半死再说对不起可以不?”

    “对不起,不管有没有用这声歉意我还是要亲口说的。”韩若雅却并没有恼火,而是很真挚诚恳的弯腰做了一个90°的大礼,在汉国,这是自古传承下来的礼仪,是属于最高规格的那种道歉礼。“其他的我会自己想警察说明的。”

    “……”没想到对方会这样,吓得后退了一步,认真看了一下依旧保持90°弓身的少女,摇了摇头,“算了,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我也原谅你了。”随后也不再理会就直接越过她离开了。

    早上的课程已经上完了,云想裳决定吃午饭去,不过却没有回寝室,寒天问现在已经开始进入家族的公司了,最近还出差去了,没有人做饭,她只能自己解决,不想动手的她直接去了商业街,找了一家火锅店进去,点了中辣的底汤,以及各种食材。

    有一些是常见的肉类蔬菜,还有一些从未见过,比如某种鱼肉片,调出适合自己口味的蘸酱,然后就拿着筷子优雅的涮着各种食材,这里也有羊肉和小白菜,这两个是她以前最喜欢的火锅料。要说她最满意现今生活的地方的就是可以吃遍各个世界的美食。

    那种鱼肉只是普通的淡水鱼,但是味道却很奇妙,没有雪鱼的清甜,却有一种独特的香醇,一般鱼肉熟了都很散,但是这种却并不是,而且原本白色的鱼肉在烫熟后居然呈现一种嫩米分色。

    明明夹出来的时候还是很有韧性的,却入口即化,配合着火锅的底汤,味道说不出的好。不过这种鱼肉最好是在任何食材都没有下锅的时候先吃,不要粘蘸酱。她试了一下,果然服务生推荐的就是最好的,至于那个叫做米分鱼的价格,她已经完全忽视了。

    就在云想裳眯眼享受美食的时候,从门外进来了几个女孩,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靠窗位置的她,脸色各异,不过从精神波动来看,有兴奋,高兴,鄙夷,轻蔑,然后就集体走了过来。

    “哟,我说这谁呢,不是勾引保少的那个贱民吗?”率先开口的就是云想裳之前在停车场遇上的那个岳鑫。

    “啧啧啧,听说你傍上大款了,还和人同居了,怎么孤零零的在这里一个人吃饭啊,不会是……”一个紫色短发的可爱女孩接上,“被抛弃了吧?”

    “这个难说,毕竟就她这容貌,人家也就是玩玩而已。”开口的女孩明明长得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但是那双看着有些倒三角的眼睛却让她看着有几分刻薄,也算是符合她的性格了。

    “别这么说,石同学只是交了个有钱男朋友而已。”一身白色订制校服的黑长直发女孩弱弱的开口,容貌清纯,眼睛带雾看着楚楚可怜,是个白莲花般的女孩,不过听这话绝对是伪白莲。

    被打断用餐的心情,云想裳有些烦躁,转头看着四人,这几人是抱憾的花痴后援团成员,还是中坚砥柱铁杆脑残粉的那种,据说是从帝升小学就升上来的,一直都很哈抱憾,高中就成立了这个后援团,一直到大学韩若雅的加入才渐渐弱化存在感,把郡主大人当枪使。

    不过她们也不过是个平民,而且家里也不过是个爆发富而已,实际上后援团成员大多数都是这个出生,除了韩若雅。看两者的态度就能看出教养的问题有多大的区别了。当然,她不是贬低出生差的人,但是气质涵养这种东西真的和习惯有关系。总不能要求平时都是站没站相坐没坐相说话粗声粗气的人突然变成大家闺秀的吧?那是大变活人。

    果然自己是闲的蛋疼了才会想要和这些人来一场撕b打脸大战,不过既然这次决定了要玩自然就得玩下去。

    “真是抱歉,我男朋友只是因为公司的公务出差了,毕竟作为进入家族企业实习的未来第一顺位继承人,越早掌控家族业务越好不是吗?”云想裳放下筷子,拿出手帕擦拭了一下嘴角,带笑得体的回答,但是话语在对面几人看来就是红果果的炫耀。

    白莲女孩眸色一暗,“石同学不要生气,我的朋友只是有些心直口快,不是针对你的。”

    “是口无遮拦吧,在这样的学校,你们这礼仪课程是不是从来没有拿过及格?这教养……”说着摇摇头,一脸的嫌弃。

    “诶,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打扰别人用餐是很不道德的行为难道礼仪老师没有交到你们吗?”看白莲女孩还要开口,云想裳直接打断道,她一点也不想浪费用餐时间陪他们撕b。

    “你!”脾气比较暴躁的岳鑫气的手指发抖,扬起手就要冲上去打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