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重生御宝之宠妻指南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虽然很意外,但是对付一只大鸟,那怕现在身受重伤,钱乐峰自觉还是没问题的,处于震惊当中的他并没有发现,那只冰冷看着他的巨鸟眼睛中闪过的明显人性化的情绪,一味的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直到,那只大鸟在他的面前,变成一位身体魁梧的女金刚,拼且一把将他扑倒的时候,他才发现,没有最倒霉的,只有更倒霉的……他这那是掉进鸟窝了啊,他这原来是掉进了某只鸟妖的窝里。

    本来他以为,自己是对方的储藏粮食,现在他才发现,他确实是储藏粮食,但是却是另外一种意义的储存粮食。

    从来不觉的自己的修为高,自然也就没有想到,他还会有被采补的一天,虽然最后,他拼着全力给逃出了这只禽兽的魔掌,但同时损失也是惨重的,用掉了两张珍贵的符咒不说,衣服也差点被扒了个精光,全身上下只剩下一件被爪子扯成碎片挂在身上的衬衫和着一件花色的底裤,头发还被对方给啄掉了大把,差点变秃顶。

    出师未捷,身先死——说的就是他啊,本来觉的手到擒来的任务,差点把他的老本都亏光了,回去后,说什么也得找无忧寻点补偿不可,要不然他得亏死了。

    不过,这些都不着急,目前最重要的是,他要怎么样才能逃出这片密林啊!

    后有巨鸟追击,前有迷雾重重,几圈下来发现自己都在原地绕圈的钱乐峰差点崩溃掉,终于开始反省,并发誓,等回去后,他一定再不偷懒,得过且过,好好修炼,争取做一个各方面都出色的修士,多优秀到不指望,只盼着自己别再被一个小小的迷阵就困住!

    就在钱乐峰使劲的扯着自己身上的布片蹲在地上取暖,想着怎么脱困的时候,沈无忧也成功的发现,钱乐峰不在管理局,并联系不上的事实。

    钱乐峰一直不是个怎么靠谱的人,凡心太重,疏于修炼,个人武力值不高,但是他情商不低,既然已经答应了沈无忧的事情,按理来说,应该很快便给她答付才对,不可能在这种时候玩失踪。

    沈无忧心中存疑,便让人去查钱乐峰的行踪,谁知道这一查,便查到了钱乐峰在杨家失踪的事实。

    江独秀才走了没多久,她便折了他的一员得力干将,沈无忧懊恼非常,后悔的同时,对钱乐峰为什么会失踪百思不得其解,原本因为杨夫人而对杨家的轻视,终于消散,沈无忧的目光终是放到了杨家上面,而此时,心中各种排斥沈无忧,却还是不得不打电话来邀约的杨夫人电话再次打来,沈无忧沉默了两秒钟后,终是答应了下来。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沈无忧到是要看看这位杨夫人到底要做什么,最重要的是,找回钱乐峰。

    一丝不苟的发形,华贵的穿着,高傲的下巴,杨夫人依然如故,除了眼角多出和两道小细纹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沈无忧依约来到与杨夫人点名的茶舍后,步伐从容的走到了杨夫人的对面坐了下来。

    反观杨夫人,却对着沈无忧越来越出尘绝艳的面容嫉妒了起来,差一点保持不住她高傲的表情,扭曲了脸部肌肉。

    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表情,足足一分多钟后,杨夫人才终于将目光落到对面比窗外阳光还要耀眼的少女身上,最终还是忍不住从包里摸出一根女士香烟来塞到了嘴里,等到要点火的时候,才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对着沈无忧道。

    “介意我抽烟吗?”

    杨夫人虽然这样问了,但是她并没有要等沈无忧回答的意思,在杨家横行霸道习惯了,杨夫人行事向来无所顾忌,会问一声不过出于礼貌表示自己现在的态度罢了,但是事实上,她打心里并没有看的起沈无忧的意思,那怕她的实力再强大,那怕江独秀上一次在沈无忧的面前落了她的面子,但只要她是江独秀的母亲,她就不信沈无忧不会投鼠忌器。

    她如此自信,却完全没有想到,沈无忧完全不按着剧本走,也不见她怎么出手,杨夫人嘴里香烟,便被她直接夺了过去,直接扔到了她面前的茶水里,兹啦的脆响声似乎在嘲讽某人。

    “我很介意,不只我介意,这里的人都介意,如果杨夫人眼神没问题的话,相信应该能够看到了店内墙上挂着禁止吸烟的牌子。”

    杨夫人愣了愣,自从她嫁到杨家后,她还从不曾尝到过被忤逆的滋味,不敢置信的同时,心中的怒气更是翻涌的差点从心中溢出来。

    “你……你怎么敢!”

    “为了维护最基本的道德,我有什么不敢的,如果杨夫人想要吸烟的话,那么一开始就不该选在这里见面才对。”

    所以,说来说去,其实都是杨夫人自己的不是,沈无忧的行事作风,竟半点没有杨夫人能够指摘的地方。

    当杨夫人把到外面墙上持着的禁止吸烟的牌子后,再大的脾气,也没有办法往沈无忧的身上发了,正如沈无忧所说的那样,见面的地方是她挑选的,如果,她对此存在意见的话,那便是打自己的脸。

    这个时候的杨夫人无比的后悔,甚至已经迁怒上了茶室的店主,心里更是下定决心,等一会拿下沈无忧后,便直接将店主辞退掉,别以为她没有这个资格,为了这次能够顺利的带走沈无忧,她可是下了大本钱,早早的便将这家茶舍从老板的手里买了过来,所以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店主而已,想要就要,不想要也只是她一句话的事,便能辞退掉。

    杨夫人在这里心思百变,沈无忧却完全没有配合她的打算,见几分钟过去了,杨夫人也没有说明找她来做什么,便直接道,“如果杨夫人打了那么多通电话只是找我,只是为了看我发呆的话,那么抱歉,赎沈某失赔了,要知道,不是谁都像杨夫人这样,有大把时间浪费的。”

    杨夫人最看不上沈无忧了,听她如此无礼的话,心里的怒气便忍不住想要暴发,但是一想到来海城前,杨二对她的叮嘱,不可避免的打了个冷颤,不管如何,这次她必需得手,要不然杨二不会放过她,她不怕别的,只怕杨二从此再不理会她,那才是最痛苦的事情,所以为了不失败,不与沈无忧一言不合便分道扬镳,她便只能按耐住自己的脾气,让自己尽量显的温和一点,因为沈无忧实在是太难请了,她的行踪不定,想要堵她简直就是千难万难,电话不接,便完全找不到人影,她从京城来,本以为,当天就可以见到沈无忧完成杨二的嘱托回去了,却不想,沈无忧完全不买她的帐,这一耽搁,便是近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现在好不容易见了面,她自己都怪搞砸了。

    免强扯了扯唇角,让自己露出一枚相对来说比较温和的笑容来,杨夫人终于开口道,“想要嫁给我的儿子,我觉的你还是浪费些时间跟我好好谈一谈的好,必竟以后总要相处的,现在互相了解一下,我觉的会省掉很多麻烦,你说那,沈小姐!”

    “总要相处?抱歉,杨夫人,你是从那里得来这个结论的,我与江独秀的婚期早就定下了,年后,也见了双方家长,我记得,江家可没有一位杨夫人啊!”

    有江独秀的话在前,沈无忧还真没想过要对所谓的杨夫人客气,不过是一个冒牌货而已,能让她在这个世界上蹦跶已经是江独有的仁慈了,她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需要忍让对方的必要。

    沈无忧的话简直直戳杨夫人的肺管子,让她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只怕一张嘴就失控,硬生生的缓了一分钟,这才咬牙切齿的向沈无忧强调道,“你不要忘了,我是江独秀的亲生母亲!”

    “呵,那也要江独秀承认才行啊,自大的杨夫人,吃的教训还不够么,你怎么还敢这么敲定,是什么让你任为,江独秀会无限对你妥协,在你害了他无数次后?”

    沈无忧微微挑眉,似乎真的对空上问题不解一样,使的杨夫人再也保持不住脸上的和善,终于尖酸的道。

    “怎么,你这在为江独秀打抱不平吗?要知道,江独秀他自己都不曾怪过我,你又凭什么……不过是女朋友而已,不要忘记了,你还没有嫁进江家那!”

    沈无忧却并未动怒,反而抚掌大笑起来,仿佛听见一个十分有趣的笑话。

    杨夫人被她的反应弄得怒火高涨,问道,“你笑什么?”

    恰在这时,服务员将她们点的茶水送了上来,沈无忧只是冲杨夫人摆了摆手,并未作答,让杨夫人的怒火卡在了嗓子眼里,差点把自己憋死,偏偏她还不能发作,因为有外人在场,她总是要脸面的,不原意让自己失了面子。

    不过,没有关系,杨夫人的目光隐晦的扫了一眼沈无忧面前的茶杯,眼底深处划过一道志在必得的亮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