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璇儿到底在搞什么?”送走了暴怒的贺中华和始终懵圈的傻周芳,唐擎宇干脆把戴璇像抱婴儿似的搂在怀里,姿势那叫一个标准。

    “呵呵,别闹!”戴璇拍掉在痒痒肉附近作怪的大手,“下个月你就知道了!”

    “不说?”男人威胁意味明显,可也乐在其中。

    “都说出来就不好玩了”,戴璇挡住男人的手,挠痒痒肉没什么,可两人闹着闹着就会闹到床上去,男人精虫冲脑时可是不管不顾,她下午还要帮宝贝曦儿的,小家伙已经增加晨练强度了,她可千万不能出错。

    唐擎宇也听说宝贝女儿跟人家打赌,有小女人保驾护航自然出不了什么事。

    哀怨的看了眼挂钟,吃完了午饭再跟阿煜和阿笙两个臭小子玩一会儿就剩半个小时时间,根本不够他禽兽的!

    哀叹一声,邪肆的凑近小女人低低的道:“放过你也行,晚上你在上边!”

    “你……”戴璇赶忙左右看了看,呼,幸亏没人!

    小萌货一脸无语的看着*中的两人,它听见了好嘛!为毛这对不要脸的夫妻都当它不存在捏?不爽啊!

    唐擎宇:“要不然我们就不吃午饭了,或者今天的亲子活动取消,璇儿选一个?”

    戴璇莹润的面颊绯红一片,细白玉指点了点男人胸膛:“午饭必须要吃的,要不然哪有力气帮你的宝贝女儿?至于取消亲自活动……你就不怕儿子们不认识你!”

    “反了两个小兔崽子!”唐擎宇一口攫住小女人的唇,口齿不清:“这么说璇儿觉得晚上不错?嗯,我也这么认为,不许反悔!”

    “……”她什么时候答应了?戴璇杏眸满是控诉!

    这几天,她忙着处理援助各大企业厂商的事,唐擎宇虽然陪在身边,可他似乎并不轻松,电话,视频不断,每晚自己被折腾睡着后,他都会在书房忙到后半夜才休息,敏感如她戴璇又岂会不知?

    伦敦的黑龙一项项报告,欧洲几个大财团还时不时捣乱,华夏正在筹备的空间站等等,虽然卫启跑上跑下,可毕竟要男人拍板决定,身上的重担可想而知!

    戴璇也舍不得他太累,做那事……很累很累的说!

    嗯嗯,她是心疼男人才拒绝他,绝不是自己在逃避!

    *

    时至下午,国际展览馆内外都人山人海,附近的道路也临时封闭了,原因则是……今天这里要举行翡翠公展,据可靠消息,京都大财阀D。T总裁戴璇之女跟人打赌,所以才有了这次备受瞩目的翡翠玉石展览会。

    吃瓜群众们啧啧感叹,有钱人家的孩子玩的就是大,随便打个赌就又展览又封路,搞的满大街交警忙的焦头烂额……真真伤不起啊!

    不过……门票居然免费?还可以看极品翡翠?那就去凑凑热闹吧!

    人,华夏人,尤其爱凑热闹!

    狗鼻子的记者们也早就问道了熟悉的气味,都扛着长枪短炮纷纷而至!

    宙斯今天也到场了,在他看来,虽然展览馆有保安,可还是不安全,这么多人推推嚷嚷,他必须亲自负责宝贝的安全才是,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看看情况再说吧,希望岳父岳母不要太受打击才好!

    另外,虽然之前好不容易培养的二十多人在动物园全军覆没,他着实很心疼,可早在年前他就又重新建立起一股小势力,正在训练当中,今儿也被带出来了!

    “媳妇,你说蓝琪琪会带帝王绿么?”

    “她的帝王绿会有多大?有这么大么?”

    休息室里的曦儿很紧张,比划了个夸张的手势,随后拍拍小胸脯:“诶呀,比我竞选宣传组长还紧张!”

    “不怕,你不会输!”宙斯顺了顺她头发,睫毛几不可见的颤了颤,岳母可称得上是变态中的战斗机,手里怎么可能没好货?就像……那个来自外星的墨蓝,蓝色能救命的液体,来历不明的小萌货和海冥珠!

    想什么就来什么,门被推开,唐擎宇搂着戴璇,戴璇怀中抱着小萌货出现了!这组合……宙斯嘴角动了动!

    随后就看见一大堆人涌了进来!

    “妈咪,爹地,你们终于来了!”曦儿从宙斯腿上跳下来,直直的扑了过去,为神马感觉今天的妈咪格外亲切捏?

    “宝贝不可以没礼貌,叫人!”戴璇腾出一只手拉开小家伙。

    曦儿笑嘻嘻的道:“程伯父,程伯母,汪伯伯,萌姨,楠姨,秦叔叔,咦?明泽叔叔也回来啦?”她行了个淑女礼,“明泽叔叔好!”

    “乖”,明泽拿出个小盒子给曦儿:“小礼物,希望小姐喜欢!”

    “嗯嗯,我一定会喜欢哒,谢谢明泽叔叔!”曦儿眨巴眨巴眼睛,“哇哦,杜叔叔没来哇?”

    王亚楠抱着粉嘟嘟的小丫头道:“你杜叔叔去出任务了,让我给你带句话,一定会赢,加油!”

    “会的,会的,谢谢杜叔叔!”曦儿逗弄着小家伙,“诶呀,小丫笑了,她也有酒窝呀,跟楠姨一样漂亮!”

    杜景逸还没来得及给小家伙起名字就一个劲儿的出去执行任务,王亚楠没办法,只能暂时叫她……杜小丫!

    “曦儿的小嘴真甜,比你们俩的毒嘴可爱多了!” 已经八个月的大肚子李萌笑呵呵的道。

    可谁知,她话音还未落,一旁的汪绍之过来推了曦儿一下,虽然才三岁的他没多大劲儿,可曦儿还是后退两步,惊讶之下就看到小唇紧抿,一脸紧绷的小汪绍之!

    众人都不明所以的纷纷低头看着小不点,李萌佯怒:“绍之,推人是不对的,跟姐姐道歉!”

    小汪绍之顶着跟汪昊之同样的面瘫脸,小嘴蠕动两下:“对不起曦儿姐姐,可是你以后不许碰小丫,要不然我……我会生气的!”

    众人:“……”警告?妥妥的霸道总裁范儿啊!

    戴璇杏眸满是笑意,故意走过来碰了碰杜小丫的脸蛋,“为什么呀?小丫很喜欢曦儿姐姐呢!”

    小汪绍之脸憋的通红,可他不可以推璇姨,急的额头冒汗,咬牙切齿宣布:“你们都不许碰小丫,她是我的!”那神情……颇有一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气势。

    “哈哈哈,太逗了,太好玩了!”夏子清乐的前仰后合,“亚楠,你女儿这是被汪家小子订下了?哈哈哈,啧啧,绍之的占有欲该有多强!”

    王亚楠好笑的一手抱着杜小丫,一手领着汪绍之坐下,两颊绯红,“绍之,以后保护小丫妹妹好不好?”

    “嗯嗯嗯,我会的!”汪绍之生怕王亚楠反悔似的,不住的点头,小脸坚定又严肃,就好像这件事可大可大了呢,看的汪昊之和李萌满头黑线,这小子才多大就会泡妞?

    “曦儿小姐,蓝琪琪小姐到了!”阿东走进来汇报,这场展览唐曦是主导,所以任何事都要禀报这个小女娃哈!

    曦儿瞬间紧绷小身体:“她来了?看见她拿什么翡翠了么?诶呀不对,一定是用盒子带来的,那你看见盒子有多大?”

    众人:“……”

    阿东头顶飞过一群乌鸦,一脸无奈的双手比划着:“有这么大的,还有这么大的,挺多呢!”

    “啊?她带那么多呀!”曦儿咧嘴,紧张的手心全是汗,舔了舔发干的小嘴唇:“妈咪,我们带了多少啊?”

    戴璇怀里的小萌货鄙视的看了唐曦一眼,戴璇警告性的拍打它一下,对宝贝女儿道:“曦儿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曦儿腾地站起身:“媳妇,快走!”

    宙斯则目光闪了闪,躲开曦儿拉自己的手,众目睽睽之下双臂公主抱起曦儿,大步往外走:“抱着宝贝好不好?我走的比较快!”

    “嗯嗯嗯,那就快点!”曦儿满脑子都是翡翠,哪知道已经掉进了腹黑少年的怪圈里?

    秦铭幸灾乐祸的看向唐擎宇:“上次这小子闹绯闻,你公布他有婚约,报纸上可没有唐曦的影子,我看今儿的现场……记者可不少!”

    唐擎宇看着宙斯早已消失的门口,磨牙:“他早就等机会呢!”

    众人好笑的看着哀怨的唐擎宇和戴璇,老天爷终于派来个强者对付他们了,那个叫宙斯的少年绝对是匹黑马,大爽、酷爽、酸爽啊!

    而另一边,还不等曦儿看到妈咪带来的翡翠,前呼后拥的蓝琪琪就出现了!

    “唐曦,既然赌,咱们就下个赌注好了!”

    坚持要自己走的曦儿,此时牵着宙斯的手,在众位记者们吃惊的目光下,颇有气势的道:“好,你说赌什么?”

    蓝琪琪挑起唇角,目光直直的盯着宙斯:“就赌他!”随后她挑起唇,十四岁青涩的脸颊满是高傲与志在必得:“你输了,就跟宙斯·齐一刀两断,把他让给我!”

    一刀两断?记者们张大嘴看向一大一小牵着手,似乎有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就要呼之欲出了!

    而宙斯则抬起了头,幽深的眸子看向蓝琪琪,眼中满是嫌恶与鄙夷,随后他目光闪了闪,嘴角牵起个愉快的弧度,又垂下满是雀跃的眸子。

    曦儿顺着蓝琪琪的视线落在宙斯身上,她就奇怪么,为神马蓝琪琪非要跟自己过不去?原来她相中媳妇了!

    可那怎么行?媳妇是她的,别人休想抢!

    更让她生气的是,这个讨厌的女孩居然把她媳妇当赌注!太过份了!

    在一众记者们惊讶惊喜的目光中,搂上宙斯的胳膊,掷地有声:“不可以,他不是赌注,他是我唐曦的媳妇!”

    “咔嚓,咔嚓”,记者们疯了似的拍照啊,谁也没成想惊喜来的太突然,参加个翡翠展览居然能挖到这样的内幕,原来,梅林娱乐小总裁宙斯·齐的婚约对象居然是曦公主!

    这绝对是爆炸性的新闻啊!

    “哈哈哈!”

    “吼吼吼!”

    “这回全世界都知道曦儿有主儿啦!”

    休息室里的众人盯着大屏幕,纷纷笑到不行!

    虽然早就料到这一幕,可戴璇还是一脸的生无可恋,怀里的小萌货抖动胡子,满是可怜的抬起头。

    唐擎宇磨了磨牙:“这死小子!”

    “人家可没说什么!”肩膀上扛着一排星星的程颢天满脸笑意:“真是个好苗子,送部队来吧!”

    唐擎宇微微摇头:“曦儿的身份……不合适!”华天社,唐天下,银魂和正在成长中的暗魂都是地下势力,说不准哪个孩子继承呢,避免重蹈他之前的覆辙,宙斯还是不要进部队的好!

    秦铭惋惜的直摇头:“可惜了!”

    “谁说不进部队就可惜?我女婿到哪儿都照样是条龙!”戴璇护短的道。

    “吼吼,可不是龙么,到哪儿都招一大堆的凤!”秦铭贱不兮兮的道:“前段时间那个杨思甜,啧啧,曦儿要不是唐家人,结果还真难说!”

    “嗯嗯,现在又蹦出来的姓蓝的,小曦儿真糟心!”夏子清一脸担忧。

    程颢天把夏子清往身边拢了拢:“说起蓝姓……你查过么?”

    唐擎宇点头:“很神秘,不简单!”

    众人把目光齐齐投向那个来历不简单的蓝琪琪身上。

    展览大厅几乎都沸腾了,记者们纷纷举着话筒对准曦儿:“曦公主,您刚才说的是真的嘛?”

    “您的意思是,宙斯·齐是您的婚约对象?”

    “唐家和齐家认可嘛?唐擎宇先生和齐斩先生对此什么态度?两位承认你们的婚约嘛?”

    ……

    记者们疯了,什么展览不展览,翡翠不翡翠的,哪有这条消息来的劲爆?蓝琪琪瞬间就被挤出几米之外,气的她浑身发抖,想来她真是后悔啊,这样一来,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是一对了,失策,真是失策!

    保安们一看这架势,纷纷上前驱赶记者,可那些记者们不要命似的往前冲,一般的小保安们根本不管用。

    宙斯护着曦儿,冷眼一扫:“阿南!”

    “是”,随着阿南回答的掷地有声,场地瞬间涌进一队二十岁上下的保安,可是任谁都看得出,这些保安可不同于之前那些,那一个个的眼神……忒特么吓人!

    场内很快恢复秩序,压根没慌的唐曦看着蓝琪琪,“我跟宙斯·齐的婚约是我们两家大人订下的,我不可以把他当赌注,你换一个吧!”

    血气上涌的蓝琪琪在所有记者的目光中走上前,她想到了什么,满是胶原蛋白的小脸沉下,“好,他不能赌,那咱们就赌……命!”

    “我擦,这孩子疯了!”秦铭不淡定了,“她才十四五岁吧?真是个狠角色!”

    众人也皱紧了眉头,本以为这场展览就是孩子们玩闹罢了,可谁知这个蓝琪琪这么不要命?李萌对戴璇道:“你怎么还这么镇定?快去阻止她们啊!”

    “璇姐!”明泽也看向戴璇,他很了解戴璇的行事风格,现在一定不会去阻止,如果曦儿应战,璇姐应该找机会做掉蓝琪琪才对,那他就先去做准备吧!

    “你们好像对我的宝贝很没信心似的!”戴璇顺了顺小萌货的毛,“蓝家人可比咱们沉得住气!”

    没错,陪蓝琪琪来的人正是蓝歆,可她没进去,就在另一边的贵宾室里,此时也直直的盯着大屏幕,满眼疯狂!

    “干的漂亮!”蓝琪琪太棒了!赌命?简直最好不过!死了女儿,戴璇一定会痛苦不堪吧?

    费了那么大的劲儿才把家传宝物弄出来,哼,帝王绿算什么?那可不是一般的宝贝!琪琪是一定不会输的!

    可为什么总感觉很不自在?像是……被人窥视一样!

    如芒刺在背的蓝歆奇怪的环视一圈!

    看到这里的戴璇眯起杏眸,她不记得跟蓝家有仇,前世和今生都不认识姓蓝的人,可这一大一小干嘛要下死手?

    因为宙斯,蓝琪琪也凑合说的过去,可这个蓝歆……看样子她才是始作俑者!

    难道是因为……厉景风?!

    擦,她没真相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