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天净沙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教主恩怨
    张浩天听了五毒教主的威胁,却是笑了:“我知道毒物分三,要么见血封喉,要么饮食入腑,要么......就是靠吐纳之间侵入体内。若是这三样你都实现不了呢?”

    “什么?”五毒教主终于抬起头来了,只见她肌肤细腻,脸颊之间还有一双酒窝,虽然未施粉黛却已然是绝色之姿。她虽然绝色,可气质却不柔弱,她紧盯着张浩天眉头竖起,杀意已出:“你就确定我杀不了你?”

    张浩天说道:“毒不了,自是杀不了!”

    “咯咯咯......”教主笑了起来,抬手一指山门之外道:“我杀不了你,我还杀不了她?”

    “你要杀她,我便血洗你五毒教!”

    这时却听张徵笑了:“杀我,你确定?”她说着手中的长剑缓缓拔出了剑鞘,右手持剑,左手却是持着剑鞘。那剑鞘不时轻点地上,似是探路,而张徵却已然走进了山门。

    “找死!”五毒教主猛地一挥手,毒蛇们立刻张开嘴露出尖锐的毒牙迅捷如电扑向了张徵。

    剑光一闪而过,扑上前的毒蛇们瞬间一分为二,随后张徵身上护体真气一震,那些蛇便被震出了三四丈外。

    滋滋声响起,地上拳头大的毒蜘蛛也冲了上来,张徵手中的剑随着听到的声音迅速挥舞出剑花,一只只毒蜘蛛不断身首异处!

    只凭听觉,张徵以静制动反而让那些蛇虫无法近身,当然,若是她妄自前进,也许反而会露出致命破绽!不过,张徵不会刚愎自用的进入山谷深处送死,她要做的不过是给对方施压,告诉对方自己的能力并非因为眼睛看不见就降低了。

    几个呼吸之后,张徵的周围已经有了上百条蛇虫尸体,张浩天没有动手,可五毒教主的眼皮却是跳了跳。她其实心中已经明白这爷孙俩自己绝对不是对手,因为从见到老家伙开始,她便已经释放了无色无味的毒物,可老家伙分明没有任何中毒症状,甚至还刚才暗示自己,自己的手段他已经看破。

    真的看破了吗?张浩天当然没有看破,但他毕竟是老江湖了,而且和金多仙在一起有段时间,对于毒物药理多少有些见识,刚那些话是在诳对方。可诳也有诳的资本,返璞归真之境的人气息悠长,可以闭气达一个时辰以上,也是因此那无色无味的毒雾对他来说没有影响。

    张徵的剑落下了,那些蛇虫的尸体四分五裂的落在地上,若要垒起来也可做一座小山了,足见她的剑法。

    “好快的剑术,简单却又杀招连连,中原武林真的卧虎藏龙么?”五毒教主心中警觉,可面上却显得云淡风轻,她语气淡淡道:“看来你们是真的不想善了了?”

    “非也,在下只是想请姑娘指路而已,并无恶意!”张浩天立刻又放低了身段,说白了就是给对方一个台阶下。

    五毒教主知道对方有心退让,便道:“其实,你们想要我告诉你们药王谷所在,不是不可以,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谈谈。”

    “不知姑娘有何差遣?”张浩天自是明白对方的意思,单刀直入道。

    “差遣不敢当,我知二位身手了得,想来在中原武林也算是翘楚了,所以想来这事对二位来说也不难!”

    “何事?”

    “她是叫我们杀人。”开口的是张徵,她杀戮多年如何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啪啪~!教主鼓起掌来,一副欣赏的口气道:“我喜欢聪明人!”

    “以命换眼,好算盘!”张徵说着收起长剑居然就转身向谷外走去。

    “你去哪?”张浩天不由急问。

    “从哪来回哪去。”张徵的脚步有些踉跄,却并不乱。

    “你都不问是什么人,就放弃了么?”五毒教主有些戏谑地在张徵的身后说道:“若是这个人是十恶不赦,罪该万死的人呢?你们不是既替天行道了,又能治了眼睛?”

    张徵的脚步停了下来,张浩天也是一脸疑问:“杀谁?”

    五毒教主双眼一眯道:“听闻中原花家高手如云,更是一方霸主,他们家的独子花颜玉更是探花郎,俊如潘安,风流倜傥......”

    “他死了。”张徵打断了五毒教主的话说道。

    “他死了?”五毒教主终于失态了,急问:“他怎么死的?”

    张徵没有回身:“我杀的。”

    “什么!”五毒教主呆若木鸡。

    张徵却淡淡地笑了,回头看她道:“你要为他报仇吗?”

    五毒教主的表情又惊又怒,显然还没有消化张徵说的话。张浩天也是惊愕非常:“你杀了花颜玉?”

    “走吧!”张徵叹了口气道:“我们是没有希望了,难道还要杀人吗?”张徵低下了头,向外走去:“我不想再杀无辜人了。”

    是的,我不杀无辜人,但我可以杀恶人!

    随着张徵转身离开那一刹那,五毒教主喊道:“等等!”

    张徵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五毒教主道:“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杀了他的!”

    “他么?”张徵的嘴角微微勾起:“被我捏断了脖子!”

    “如果你真的杀了他,我便算欠你一份人情,我们这交易可以继续!”五毒教主终于稳定了情绪,然后伸手一抬道:“二位请随我上山!”

    峰回路转,让张徵和张浩天都是一呆,奈何身前毒虫全部都消失不见了,更有两名苗女轻功前来,端着一壶酒和两个杯子。

    “此乃雄黄酒,驱蛇所用,二位请饮!”五毒教主解释道。

    那酒端到了二人面前,张浩天二人却是没动。五毒教主知道对方是怕自己下毒,便道:“二位放心,那花颜玉是我仇人,如今这位姑娘帮我杀了仇人,自是我苗若兰的恩人,岂会加害!”

    教主说得诚恳,张徵也没有再犹豫端起酒杯一口饮下。酒香扑鼻,入口却犹如烈火烧灼胸膛,浑身温度也瞬间升高。

    张浩天也饮下了酒,大赞道:“好酒!”

    五毒教主咯咯笑起,然后说道:“二位请!”

    酒好不好,张徵是不知道的,她本就不善饮酒。随后在张浩天的搀扶下,众人便穿过山谷走上了山峦,五毒教的总坛。

    五毒教毕竟创教时间短,加上又远在苗疆,这总坛气度自是没有中原那些门派气派,不过女子爱美又审美,所以这里的亭台楼阁虽然简易却美观。

    待进了五毒教总坛,五毒教主便安排人准备饮食,随后才开口道:“今日不说其他,我只想知那花颜玉到底如何死的,你又怎么杀的他,据我所知,他可是很早就是先天高手了!”

    张徵说道:“他是先天高手没错,但在与我对决前,听闻已经中了噬血蛊,后来他血洗了一大户人家,夺得了那血珊瑚,正好续命......”

    “果然!”教主猛地一拍腿说道,双目更是含泪:“妹妹,他果然是靠血珊瑚!”教主说着,嘶哑痛哭,似是伤心欲绝。

    众人哪还敢言,直到过了半柱香的时候,她才收住了哭音,然后拭去了脸上泪痕,呜咽道:“让二位见笑了!”

    张浩天安慰道:“教主这般伤心,可是那花颜玉做了什么对不起的事?”

    五毒教主道:“你们来到我五毒教前,应是听过我之前有个妹妹吧!”

    张浩天点头:“是的,听闻你们姐妹之前是治病救人,可后来似乎发生了什么□□才......”

    五毒教主咬牙切齿道:“这都拜那花颜玉所赐!”然后她才开始讲述自己与花颜玉的恩怨。

    原来,五毒教主和她妹妹都是药王的孙女,常年生活在药王谷不谙世事,到了情窦初开年纪自是不愿再在药王谷待着,想要出谷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二人本就是药王亲孙,又常年耳濡目染,深得药王真传,出谷之后自是纯洁天真的同时也救死扶伤无数。但不谙世事的女孩如何是花丛老手的对手,苗若兰本是姐姐,自然性子稍微稳重些,所以在对花颜玉的追求时还能把握自己。但她的妹妹苗若音就没那份稳重性子了,这本就是情窦初开的年纪,那花颜玉虽然说话有些阴柔,却样貌俊美,又有世家公子的气度,一来二去自是将苗若音制服。

    后来直到苗若音身怀有孕时,她才知对方根本不是什么未娶亲,只爱她一人,而是一个妻妾成群到处沾花惹草的花花公子。后来可想而知,苗若音要求花颜玉留来苗疆与自己长相厮守,从一而终。甚至希望得到药王的认可。可药王是什么人,一双火眼金睛就看出了花颜玉是什么人。

    面对孙女未婚先孕,已经让药王丢尽了脸,而对方更是个相当自负的主!

    具体的矛盾纠葛不是几句话能说完的,张徵只知道,随后那花颜玉抛妻弃子,而苗若音生完孩子后便离家出走了。

    当她再回来时,已经形如枯槁,离死不远。因为给花颜玉下噬血蛊的人就是苗若音,而花颜玉因为吃了血珊瑚而摆脱了噬血蛊,造成噬血蛊虫反噬其主......

    苗若音很快就死了,而苗若兰也因此被药王赶出了山谷,同时也造成她性情大变。

    苗若兰说道:“我本来还需准备两年才有信心去杀那花颜玉,没想到......他居然早已被你所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