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七海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一个老电影里才有的情节。

    昏黄的灯光下,刚洗完澡的少年身上还带着湿漉漉的水汽,发梢没有擦干的水滴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你干干净净地走来,成为心上人。”塞拉单手托着下巴,用一种调笑的语气对七海说道。

    七海将目光从迹部身上收回来,注视着塞拉的眼睛一本正经地说道:“不用成为,他早就是了。”

    塞拉微微一笑,朝着迹部招手:“过来坐吧,薇欧拉的男朋友。”

    迹部走过去在七海身边坐下,看到她们面前摆的东西之后微微皱了皱眉:“威士忌?”

    塞拉朝他晃了晃酒杯:“要来一杯吗?”

    “他不喜欢酒精度数很高的烈酒,不用给他了。”七海转头问迹部,“冰镇红茶可以吗?”见迹部点头之后,她又换西西里语对塞拉说,“冰镇红茶。”

    塞拉一脸玩味地看着七海:“真是体贴的女朋友啊,薇欧拉。”

    塞拉说话的速度很快,迹部不是很能听懂。他问七海:“你们说什么呢?”

    七海歪了歪头,道:“就说你不喝这种酒,让她给你倒杯冰镇红茶啊,不然还能怎样?话说你洗澡好快啊。”说着,她侧目打量了一下迹部,然后笑眯眯地对他说,“洗了一下是不是感觉清爽了很多?”

    迹部仰头看了看挂在天花板上吱哟吱哟不停地转着的电风扇,有些纳闷地问道:“为什么不用空调或者冷气机?”

    七海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塞拉活在上个世纪。你看到挂在墙上的壁灯了吗?现在还有谁会用这种又黄又暗的灯啊?就只有她了。”

    迹部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进来的时候,就觉得这间旅馆跟之前的都不太一样,现在他才注意到:这间旅馆似乎有些过于老旧了。

    就在这时,塞拉转回身来,同时在迹部面前放了杯冰镇红茶。她笑着问道:“是不是在说我坏话?”

    这次她说话的速度放慢了一些,迹部听懂了之后微笑着回答:“当然不会。”

    “哇哦——”塞拉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你会说西西里语?”

    迹部很有礼貌地回答道:“来之前学了一些。”

    塞拉意味深长地看着迹部没有说话。虽然迹部跟她说话的语气很有礼貌,但是,作为一个旅馆的老板娘,塞拉见过最多的就是人,她看的出嘴角勾起的自信和眉宇间的高傲。

    果然和七海说的一样,是个气质很高贵的人呢。但是……塞拉单手撑着侧脸笑眯眯地看着眼前这对小情侣,心里默默地想到:这家伙一定很喜欢薇欧拉,从他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

    然后她就被七海吐槽了:“塞拉你笑的好恶心。”

    塞拉甩了甩自己的卷发,顺便朝七海抛了个媚眼:“我只是在想,我们薇欧拉终于有男朋友了,不过——”她用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打量着迹部,“他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将来要面临什么样的考验吧,你带他见过你的叔叔们了吗?”

    七海掩面:“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想见到他,尤其是迪诺叔叔。”

    “我是完全想象不出来,如果有一天你嫁人了,你的叔叔们会是什么反应。”塞拉挑起七海的下巴,“话说,你还不去洗澡吗,小可爱?”

    迹部突然觉得,在这位老板娘面前,七海撩妹的段位似乎还低了点。

    七海扁了扁嘴站起来对迹部说:“我先回去洗澡啦,你喝完茶再上来吧。”然后她又警告塞拉,“你不许撩他!”

    塞拉朝她挥手赶她走:“快走吧,晚安heart~”

    等七海走了之后,迹部喝了口冰镇红茶,不紧不慢地对塞拉说:“我都没这么叫过她。”

    “你看起来不像是会这么叫她的人。”塞拉笑了笑,给自己又倒了一杯威士忌,“她可真甜。”

    迹部弯了弯唇角没说话,反而是塞拉拨了拨头发之后,换了熟练的英文对他说:“你看起来跟薇欧拉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迹部不以为然地反问道:“这很重要吗?”

    “你说的也对,反正薇欧拉家里也不差。”塞拉点了点头,像是自言自语般若有所思地说道。看了眼迹部,塞拉弯唇,“你知道她家是做什么的吗?”见迹部不说话,她点着下巴,“她没告诉你啊,大概不知道怎么说?”

    迹部想起七海在篝火晚会之前跟他说过的话,于是挑眉问道:“你们都知道?”

    “当然了。今晚篝火晚会你在吧?我不知道你听懂了没有,很多人都在喊,‘愿这火焰永远保护着我们’,薇欧拉的家族,就是守护着我们的火焰。她会告诉你的,她是个好孩子。”

    迹部没说话,只是将杯子里的冰镇红茶一口气喝光了。

    火焰吗?

    七海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迹部已经回来了。他倚着床头,手指在终端的屏幕上敲着什么。

    “我来啦——”七海喊了一声之后就扑了过去,一把抱住迹部之后就开始在他身上嗅嗅嗅。

    看着七海像个小狗一样在自己身上闻,迹部不由得好笑地问道:“你在闻什么,啊恩?找吃的吗?”

    七海气哼哼地说道:“闻你身上有没有塞拉的香水味。”

    “那你闻到了吗?”迹部低头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身上的七海,忍不住伸手抱紧了她。

    七海摇了摇头:“没有,嘿嘿,算你走运,”七海被迹部抱着,干脆趴在他身上不起来了,“塞拉很会勾人的,男生女生都是,我很多撩妹地招数都是跟她学的,可是就是不能赢过她,气死我了。”

    迹部哭笑不得:“这有什么好比的?比比谁撩的多?”

    “不是,是互撩,谁先被撩到了谁就输了。每次都是我输。”说着,七海郁闷地把头埋在了迹部胸前,“要安慰,要抱抱,要亲亲和举高高。”

    迹部勾了勾嘴角:“除了举高高有困难之外,其他的都可以。”

    “那就亲亲!”说着,七海抬起头,迅速地在迹部唇上亲了一下之后,就翻身滚到了一边用被子把自己卷了起来。

    迹部无奈地看着把自己卷成一条的女朋友问道:“你不热吗?”

    “不会啊,因为西西里总是很热所以我习惯了。而且我觉得今年夏天好像没有去年热。”不过她还是把自己从“卷”的状态里释放出来,换了个正常的盖被子的姿势,然后侧躺着眼巴巴地问迹部,“大少爷,我们今晚怎么睡啊?这里只有一张床。”

    迹部下意识地就想说“当然是一起睡”,还好话到嘴边忍住了。他反问七海:“你想怎么睡?”

    “唔,我无所谓啊,不过我觉得大少爷你肯定没睡过沙发,不然我去睡沙发好了。当然啦,你想跟我一起睡的话我也是很乐意的,只要你不怕我占你便宜。”说着,七海就嘿嘿地笑了起来。

    迹部嗤笑:“你看我怕过什么?”

    “那就这么睡吧,你去关灯,晚安~”说着,七海就卷着被子翻了个身,只留了个背影给迹部。

    迹部气的牙痒痒,却不得不认命地下去关灯。

    这个臭丫头!

    过了不知道多久之后,迹部睁开眼,等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他扭头看了看七海,心情顿时有些复杂。也不知道该说她厉害呢,还是说她奇怪呢,居然保持着睡觉前的那个姿势一直到现在都没动过,连个翻身的声响都没有。

    “你睡得还真——”迹部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七海抱怨的声音,“谁说我睡了?”

    “睡不着?”迹部弯了弯唇。

    “嗯……”七海闷闷地回答完之后,就翻过了身去。虽然还是卷着被子,不过好歹把脸转回来了。她说,“睡不着,感觉心跳的很快。”即使在黑暗中,迹部也能看到,七海那双蓝色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她说,“都怪你。”

    迹部无奈:“这也要怪我,你以为我是为什么睡不着?”

    “嗯——”七海想了想之后猜测道,“因为这里不是五星级总统套房?我记得五月给我的那个小本本上面写着这个的。”

    听到七海完全不着边际的猜测,迹部叹了口气,伸出手用手指刮了刮七海的脸颊:“为什么心跳的很快?害怕么?”

    “哼,”七海学者迹部的语气,“你看我怕过什么?我只是很激动而已啊。”

    “激动什么?”迹部好奇地问道。

    七海翻了个白眼:“你喜欢的人躺在你身边你不激动吗?不想对她这样那样吗?反正我想。”

    迹部目瞪口呆:“原野七海你——”

    “反正说都说了。”七海干脆直接钻进了迹部怀里,“我都说了我会占你便宜的,是你自己说你还没怕过什么的。”

    面对七海这种“都是你的错”的指责和耍无赖一样的行为,迹部也只能表示:“说不过你。”然而嘴角勾起地弧度和手上下意识抱紧七海的动作却出卖了他心里的真实想法。

    “唔啊——”七海满足地闭上了眼,“那这次真的晚安了。”

    “晚安。”

    第二天一大早,迹部还没睡醒,就被终端震动的声音给惊醒。他眼都没睁开,就伸手去摸终端,然而接起来之后却没有听到声音,“喂”了好几声之后,他睁开眼,结果瞬间清醒。

    这好像……是七海的终端。

    来电显示:师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