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综]八嘎城主 > 第136章 信长包围(2)
    看见了木下藤吉郎,织田信长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不是什么温柔的笑,而是那种好像好久不见的自家兄弟终于回来了的那种放心又高兴的笑。路夏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又悄悄的看了一眼织田信行,发现他也在看那边。神情有些落寞,不过很快就转过头把视线放到了别的地方。

    「猴子,说说你的情报。」

    「这场战争主要的发动人是朝仓义景,武田和上杉也有收到合战的请求,但是并没有响应。本愿寺也有参战,本愿寺显如是主战力之一……」

    只听见『啪』的一声,木下藤吉郎的话还没有说完,织田信长就已经生气的把烟杆折断在了一边。

    「本愿寺显如……」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个名字,织田信长握着拳头强迫自己冷静。「我上次跟他要兵力和钱财助足利义昭上洛,他拒绝了我,没想到竟然会跟朝仓义景有关系。」

    「继续。」

    「明智光秀大人和森兰丸大人已经从足利义昭那里撤离,但是均被朝仓义景堵在了半路上,目前只是对峙还没有交战。」

    冷笑一声,织田信长把玩着已经断了的烟杆。

    「他们当然不能交战,朝仓义景一直在等我出来。联合那么多人不就是为了阻止我?我当然要满足他这个愿望……计划变更,传令下去,朝仓义景叛变,我们奉命讨伐!」

    「朝仓义景可以联合,我们也有。信行,去通知德川家康让他做好准备。」

    「家康??是,尼桑。」织田信行离开了房间。

    「可是主公,只有德川军,我们也并不足以跟联合军抗衡,况且他们还有武田军和军神上杉谦信领导上杉军……」

    「无妨。武田和上杉那两个老家伙可不是那么轻易能请动的人。况且我早已让天狼送信给长政,让他也派兵过来。」

    「可浅井家和朝仓家世代交好……」

    「放心。」织田信长打断了丹羽长秀的话。「就算是为了阿市,他也不敢做什么。」

    由谈话突然演变的会议结束了,路夏出来的时候还是一头雾水。

    「怎么就突然打起来了……」

    听见路夏的话,众人笑了起来。

    「笨女人,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内藏助嘲讽道。

    「是你们知道的太多好嘛?!」路夏反驳道。「谁知道你们有那么多探子,搞不好我家里面也有一堆……」说到这里,路夏突然想到曾经出现抢走『髭切』的那个人,到最后死也不知道是谁派来的,说不定派那个忍者的人就在他们之中……

    「嘛,路夏你还不用担心太多。你的城还没有公开,如果不是森兰丸大人无意中路过的话根本就没有人知道。现在你也是个传闻而已,大家都知道你的存在,却不知道你具体在哪里。主公还是把你这个秘密武器隐藏的很好的。」丹羽长秀安抚路夏说道。

    「说起来之前聚会的时候有人说过,想要悄悄跟踪路夏,却被路夏的家臣发现了……」说着说着,前田利家看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髭切和三日月宗近。「你们两个很厉害呢,竟然能发现一直跟踪隐藏的人。」

    三日月宗近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他并不知道这些。而髭切摇了摇头很客气的说道。「如果不是靠的很近的话我们两个根本就发现不了,是加州清光他们发现的。说起来路姬,如果要参加战争的话必须赶紧让城里的其他人过来,只有我们的话……」髭切的话没有说完,但路夏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说的也是,但是来来回回的话时间根本不够……」就像是丹羽长秀说的一样。没有人知道早乙女城的位置,送消息回去也就只能是路夏或者髭切他们回去,可这样一来耽误的时间就是双倍的,根本来不及赶到战场。

    正当路夏伤脑筋的时候,天空中又传来一阵鹰鸣。织田信长的『天狼』已经送信回来了。

    这时,丹羽长秀开口道。

    「如果是送信的话,就让主公的鹰去好了……」

    从织田信长书房出来的众人已经各自散去,就剩下了路夏刀侍们和木下藤吉郎。使劲拍了一下木下藤吉郎的后背,路夏指着他开口道。

    「你竟然改了名字,我都不知道。」

    「信长大人赐的名字。」打量着路夏,直到看到了她包扎的手臂之后,木下秀吉眯起了眼睛。

    「你受伤了。」

    「啊。」抬起已经包扎好了的胳膊看了看,路夏撇了撇嘴,抱怨道。「还不都是主公的错,我就在城里面,直接派人来找我不就行了,非要让鹰给我送信,这才被抓伤的。」

    听了路夏的话,木下秀吉点点头。以为他是听进去了,正当路夏想继续抱怨的时候,却听见他说道。

    「主公不会有错的。」

    「……」想要抱怨的话全都被这一句话噎了回去。

    见路夏已经没有想要说的了,木下秀吉开口道。

    「墨俣城已经重建了,比以前坚固了不少。」

    「城里的村民都很感谢你,他们托我给你带来了感谢礼。」

    没想到送出去的人情这么快就得到了回报,路夏有些好奇的问道。

    「什么礼物?」

    木下秀吉没有说话,一直带着她来到了住所。

    刚进门就看见了坐在院子里的人,稍微后退了一步,路夏偏过头小声问着身后的两个人。

    「他是?」刀?

    髭切和三日月宗近同时点头,路夏心里有了谱,快速往前一步走到了木下秀吉的旁边。

    「猩猩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是想给我一个惊喜?」

    木下秀吉微微垂下头斜眼看着路夏,他还没有回答就听见有一个人说道。

    「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秀吉只是不想理你而已。」

    突然被泼了一盆冷水,路夏看向声音的方向,发现说话的竟然是一个有些妖艳的男人。他从房子的后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根竹条,一边敲着一边打量着路夏。

    「从稻叶山城救出人的就是你?哼,果然斋藤龙兴养了一群白痴吗。」

    总觉得好像间接被骂了,路夏有些生气的看着他。

    「你是谁?」

    男人听见路夏的话之后没有回答,反而笑了起来。

    「……」路夏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男人靠近了路夏,用竹条挑起了路夏的下巴低下头轻声的说道。

    「在稻叶山城前,我差点一箭射杀了你,如果不是森兰丸的话你早就死在我的手上了,这回想起来了吗?」

    「……」

    森兰丸曾经也救过她,路夏有些印象,但具体是怎么回事她一直没有搞清楚,没想到……

    稻叶山城,对立的一方……

    「你是……竹中半兵卫?」路夏只是试探性的问着而已。

    听到竹中半兵卫几个字,髭切也看向了这个妖艳的男人,脑海中之前在墨俣城后面的树林,木下秀吉跟什么人谈话的一幕也渐渐清晰起来。

    「很难得,你竟然猜对了。」

    以为路夏猜不对的话还可以再奚落她一番,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的竹中半兵卫不在纠缠路夏,转过身看向木下秀吉问道。

    「秀吉,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很久不见了,来叙个旧。还有墨俣城的村民送给她的礼物……」说完,木下秀吉没有再理会竹中半兵卫,径直走进了屋子。路夏悄悄看了一眼坐在院子里面的不知道哪把刀的化身,转过头对竹中半兵卫做了一个鬼脸之后也走了进去。髭切和三日月宗近对视一眼,没有跟进去而已坐在了不知名刀的两边。院子里没事干的就剩下了竹中半兵卫一个人,被路夏的鬼脸气的使劲跺了一下脚,他也跟进了屋子。

    屋子跟路夏住的一样,应该也是这座城里面的一间客房。

    刚走进来路夏就发现了放在矮桌上的一把刀。

    「这个是?」路夏靠近刀,发现它有些特别。比短刀长不少,却没有打刀长。

    「你不是喜欢刀吗?这个就当是你帮我要下了墨俣城的谢礼,它叫做骨喰藤四郎,从今天起就归你了。」

    「藤四郎?」路夏想起了家里的那两位。

    『他们应该是认识吧?』

    刚想伸手拿起刀,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路夏的手停住了。

    「怎么了?」一直在看着这一幕的木下秀吉提出了疑问。

    「不,没什么。」掩饰着不自然,路夏背着手走到了一边坐好。

    「今天在集市,算命的告诉我最近不适合碰刀,所以还是让我的家臣进来拿它好了。」话虽这么说,路夏心里一直在庆幸。还好刚才脑子反应快,想起了碰到刀的话刀的化身就会有实体这件事,要不然就完蛋了,院子里突然出现一个人什么的,不暴露才怪呢。

    「是嘛,没想到你竟然信这个。」一直在跟路夏共事,也知道她一直都奇奇怪怪的,木下秀吉并没有在意很多。给自己挖了个坑,没想到会被反问,路夏挠着脸颊回答说。

    「以前不信的,后来有些事情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习惯找人算算。」

    本就是敷衍,木下秀吉也不在乎这些,可她并没有想过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竹中半兵卫的眼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