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翎向来可是个软硬不吃的主,冷笑着扫视了一眼在场的其他工人们,冷淡吩咐道,“把他们俩给我扔出去!谁若是下不去手,就跟他们俩一起给我滚蛋!我这里容不下不听话的工人!”

    几个工人面面相觑了片刻,终于有个五官硬朗、满头金发的青年,早就看不惯这来人的好吃懒做、偷奸耍滑了,露胳膊、挽袖子的将两人往外推搡着,有第一个人动了手,其他人自然也就鼓足勇气,一窝蜂的冲上去将人推了出去……

    那位老杰克,向来老好人惯了的,讪讪的站在那里,似乎想替两人说情。

    夏翎暗自皱眉,不愉的盯着老杰克,淡淡笑道,“老杰克,别人都说你厚道勤勉,是个好人,前任主人才将你提拔到领头的位置上,让你管理这么一大片的牧场……原来你就是这么厚道的?眼睁睁的看着员工偷奸耍滑、坑蒙拐骗,用牧场的利益壮大自己的口袋,现在还妄图蒙骗主人家,你无动于衷也就罢了,我让你撵他们出去,你还跟我装没听见……利用手头上的权力,慷老板之慨,纵容手下员工中饱私囊,拿老板的利益维护你的名声,这就是你的厚道?!你可针对得起当初雇用你的人!”

    老杰克涨红了脸,想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出口。

    撵走了两个刺头,曹律师这才笑道,“陆太太,你放心,那两个人的把柄我早就拿捏好了,就算是工人协会的调查员过来,也定让他们无话可说,我们牧场这边不追究他们二人的法律责任,已经够仁慈了。”

    夏翎微微点了点头,脸色总算是好看了一些。

    “另外,那个老杰克……你打算怎么处理?”曹律师再问道,“这两个刺头,十有*是老杰克惯出来的……实在有点太不像话了。”

    “不用理会他,我看他大约这两天也会自动辞职的,毕竟年纪大了,又失了体面,现在自动辞职,也算是好聚好散。”夏翎垂下眼睑,若有所思的问道,“曹律师,你知不知道刚才第一个冲出去的那个是什么人?就是那个穿夹克衫的……他若是能担得起来的话,以后就让他管事好了。”

    曹律师冲着夏翎竖起大拇指,“陆太太眼力非凡啊!一眼就相中了我们这最有前途的青年……”

    说着,曹律师将那个硬朗青年唤了过来,开口介绍道,“这个小伙子叫迪恩,是杜尔小镇赫兹利特家族的第三代……赫兹利特家族世代都是放牧的牛仔,一百多年前移民的时候就过来了,家里爷爷、父亲叔伯们,全都是做这一行的,他也打小是在牧场里长大,论起侍弄牲畜的经验,很少会有人会是他的对手!”

    “噢?”夏翎眸光如水,诧异的打量着身形硬朗的金发青年,含笑问道,“迪恩……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吧?”

    “当然!”青年落落大方,笑容阳光。

    “你觉得,我们这里的牧场,以后怎么发展?”夏翎示意对方坐下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青年笑容灿烂,肤色古铜,偏偏笑起来露出一口的大白牙,“这个我很早之前就想过了,现在羊毛产业不景气,我比较看好奶牛这一产业。之前上网的时候,我发现南奥国的奶粉因为纯天然、无污染而备受青睐,本国出产的奶粉、鲜奶在国际上越来越受到追捧,另外,国际特优级牛肉现在完全被和牛所占据,而且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市场尚未饱和,我们牧场离现在放养着的利木赞肉牛,这个品种的牛虽然肉质极佳,相较于其他牧场,牛肉味道更加浓厚一些,但最高只能达到M8左右,差不多相当于特选级最低标准,平均数字差不多在M6到M7左右。”

    夏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行,我再考虑一下的。”

    今晚大约就住在这里,夏广生和夏云生先去别墅那边收拾一下,至少收拾出几个房间来住下的,而夏翎拿着小本本,领着陆锦年和迪恩,一遍又一遍的在整片牧区里转悠,尤其是在两片牧区中间隔离的位置,特别多转悠了一会,很快的又皱了皱眉头,似乎在纠结苦恼些什么,连阳光大方的迪恩都看得出来自家新老板的纠结了。

    陆锦年借故将迪恩支开,这才低声问道,“你在纠结什么?”

    “南奥国的法律啊!”夏翎重重的叹了口底,无奈的道,“我疏忽了这个……你也应该知道,我们产业园发展起来,凭借的是什么,最近这段时间,我在考虑以甘木作为替代品的问题……但是吧,无论是甘木还是那个,现在数量太少,而且见不得光,可南奥国的法律就是这样,为了避免生态入侵,进口的植物必须出具检验报告,还要经历他们的手做个检测,这里的管理太过严格,我怕……”

    “如果你是担心这个,那么大可不必,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陆锦年轻描淡写的笑了笑,“不是还有个实验室吗?”

    “嗯?”夏翎挑眉。

    “这也是南奥国的法律漏洞之一,他们虽然对生物进口保持极高的警惕状态,但是实验室研究不在此列,以进口实验品的名义,可以获取特殊待遇,不需要官方检验,可以直接进来,只需要以实验室的名义打个报告即可。”陆锦年悠闲的如是道,“到时候将别墅的地下室改为实验室,注意到别影响其他牧场,就完全不会出其他岔子了。”

    “这个绝对没有问题!”夏翎眼前一亮,“我看过地形图了,蓝湖牧场背靠蓝湖山脉,地理位置很巧妙,主脉和支脉呈现出V字形,一条塞林河正好从开口处截断,虽说支脉海拔比较低,但到底有山峰隔着,也不会影响到支脉另外一侧,河对岸又是无主之地,根本就不怕影响……”

    有了实验室这个名头,很快的走上了官方的流程,夏翎好心情之下,连工人协会过来做调查询问,都丝毫没有气恼。

    反正那两人把柄一堆,又是正常的合同到期离职,哪怕是工人协会鸡蛋里挑骨头,都没找到任何漏洞,只能空手而归。

    曹律师的速度也够快的,在夏翎抵达南奥国的第四天,他就已经给三万头杂交美利奴羊找好了买家,对方也是杜尔镇的邻居,一听说蓝湖牧场愿意把手头上的羊卖出去,对方立刻从银行贷款了一部分资金,再加上自己这几年的盈利,跟曹律师谈了半天的价格,最后愿意以两千万花国币的价格将这批羊全都收购了。

    这个价格,双方都挺满意的,夏翎甚至将一台破旧的配套机械也送给了对方。

    签过了买卖合同,对方收货完毕,夏翎也打算走了,临走前,特意将迪恩叫了过来,低声嘱咐道,“牧场这边你不用太着急,现在的三万头利木赞牛先养着就行,最迟下个月月末,我会让人给你带一批的牧草籽过来,以后草场全部种植我给你的牧草籽……”

    迪恩诧异的看向夏翎,有些欲言又止。

    他虽然觉得这位新任老板人不错,可牧草是事关整个牧草的大事,对方要换新牧草,影响的可是整个草场和肉牛的质量,这能行吗?

    夏翎似乎看出了对方的不信任,也没多说些什么,只是将手机拿出来,联网登上微博,挑了张冬日里产业园宰牛的图片,递了过去,“……这是我在夏国产业园里的牛。”

    迪恩接过夏翎的手机一看,当即眼前一亮,手都抖了抖,忍不住激动的大叫道,“这、这至少是M11以上的品质!绝对的特优级!切割出来的断面如同冰晶雪粒,——这简直就是艺术品!”

    夏翎眉眼含笑,“这还只是牛舍里养殖的牛,如果放牧的话,品质只会更好……现在,你可以相信我了吗?”

    迪恩立刻点头。

    “我看好河对岸那片土地了,土壤肥沃,而且地势较为平坦,你跟曹律师商量着,打听一下那片土地的价格,如果合适的话,就用那卖羊的两千万资金,能买多少算多少……我准备在那里种水果和蔬菜,种子和树苗由我来提供,另外,我会尽快从国内派来一部分务工人员,毕竟,这里的人工比较贵,也不好雇人。”夏翎利落的吩咐道。

    迪恩诧异,“老板,你是打算卖水果和蔬菜了?”

    “不、不……”夏翎摇头,“我在国内的牛舍,每天牛都要吃五斤左右的水果、两斤蔬菜,而且我还打算从明年开始,向肉牛提供一顿果酒,在这里买土地、种水果,也是一样的道理,等你们这边的水果所有产出了,我会将国内的一部分牛安排到这里的牧场,先试试看与利木赞杂交如何……迪恩,你是本地人,想必对本地的情况也更加熟悉一些,尽快将这片土地拿下来,然后做个计划书给我。”

    迪恩暗暗咂舌不已,怪不得人家牛舍养出来的牛肉品质都那么好呢。

    心底的那点子傲气,到底也彻底消散了。

    告别了牧场这群人,夏翎几个人又直接飞往枫叶国。

    跟夏国比起来的,枫叶国的纬度虽然差不多,但是气候更加湿润温和一些,冬季的温度也没有那么低,土地一马平川,一眼望去都看不到尽头。

    接待夏翎的,是一位混血律师,为人风趣幽默,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倒也不算太过烦闷。

    抵达冬顿农场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几个人匆忙吃了顿快餐,又在农场里转悠了一圈,但显而易见的是,夏翎的眉头始终都是皱在一起的,跟蓝湖牧场那里完全是两种状态。

    一直逛到了晚上,用过晚饭后,混血律师这才告辞离开,单独留下夏翎几个人时,夏云生这才急吼吼的问道,“小姑,你不喜欢这里?我看你白天眉头始终都是皱着的……”

    “这里不是挺好的吗?一马平川的土地,而且土壤肥沃,又离花国近,这里的产出完全可以输出到花国去……”夏广生忍不住道。

    “可你们没有注意过吗?这里种植的是小麦、大麦、燕麦、玉米以及油菜这一类的……这跟他们的饮食结构有关,从这一点上来看,我们并不占优势。”夏翎揉了揉眉心,有些苦恼的道,“这么大片土地,如果全都种植上了碧粳米,销路就是一个大难题,而且这里的人工更加昂贵,农场四周都是其他农场,隐秘性太差,我并不看好这里。”

    夏云生若有所悟的看向夏翎,“小姑,那你的意思是……”

    夏翎扭头看向陆锦年,“如果我卖了这里,在蓝湖牧场附近再买一块牧场或是土地,舅舅不会生气吧?毕竟,这里不太适合我们开发耕种,买这里的土地卖了,我们去南奥国蓝湖牧场附近再买一块土地,两块地离得近,也方便开发。”

    陆锦年好笑,“给了你,自然就是你的,怎么处理都是由你决定,当初买地也是老爷子自己买着玩的,他哪里会在意这个?”

    夏翎迟疑了一下,“不行,我还是得打个电话问问……”

    半夜时分,按照时差计算,香江正好处于早饭时间,夏翎这才哈欠连天的给雷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询问卖地的事情。

    雷老爷子刚吃完早饭,正美滋滋的小口抿着夏翎给他快递过来的药酒,接通了电话,听了夏翎说的事,顿时大笑了起来,“外甥媳妇啊,你这也太小心了点,也就是一片土地,哪里值得你特意打电话问我了?也就是给你们夫妻俩的小玩意、纪念品,当初买的时候,便宜得要命,连一千万花国币都不到,跟我去古玩市场捡漏差不多……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就给我再弄几坛子酒来,上次你给我的,被几个老伙计抢走了,剩得可不多了。”

    夏翎自然满口答应下来。

    挂断了电话,陆锦年正在坐在被窝里看一份报表,斜睨了一眼夏翎,轻笑着道,“我说的吧?你也太小心了些,不过就是点不值钱的小玩意,还比不上舅舅给你的那对镯子贵……”

    “舅舅在不在意的,那是他的事情,可我一个当小辈的,把长辈赠与的物品给卖了,连个招呼都不打,那就是我的不对了。”

    说着,夏翎气哼哼的抱起电脑,点开网页,查询附近的农场大概价格是多少,她心里也好有个谱。

    第二天早晨,那位混血律师又过来了,准备再带夏翎四处看看,夏翎却摆了摆手,直言道,“戴维,是这样的,我现在分身乏术,也实在没有精力搭理这片农场,所以准备把这里卖了,如果对方出的价格合适的话,我会尽快签合同的。”

    混血律师懵了一下,显然没料到新主人过来的第二天,就打算把这片农场给卖了,试着说服她几句,但夏翎的态度异常坚决,对方也不好再劝,只能认命的把消息放了出去……要知道,这片农场开发成熟、设施齐全,又道路又四通八达,每年的盈利也极为可观,二十多年前花了不到一千万花国币,如今附近农场的价格可是已经涨到了三四千万左右,冬顿农场的面积更大、交通更为便捷,价格也更加可观。

    一听说冬顿农场准备出售,别说是附近的农场主人了,就连好几家银行和拍卖行都派了客服人员过来,准备把委托权捞到手上,毕竟,这处冬顿农场也是枫叶国最大的农场之一,地理条件又好,曾经不少人都打过这里的主意,要不是雷家势力太大,这里早被人强买走了。

    在陆锦年的建议下,现将这片农场抵押给了银行,从银行取得贷款,又将农场委托给拍卖行进行拍卖,所得款项除了支付给拍卖行的费、偿还贷款,余下才会归她所有。

    银行客服很快的带着考察组过来转悠了一圈,最后以这片农场作为抵押,贷款了五千万花国币后,夏翎干脆又委托他们,将塞林河南岸的土地,以及蓝湖支脉另外一侧的那片土地,一起买下来。

    银行客服团队带着律师和专业的投资分析师赶赴南奥国,很快的将一份合理精细的投资预算报表做了出来,发给夏翎。

    夏翎简单的翻阅了一遍,看到最终报价数字,脸都黑了。

    河对岸的土地大约在两千平方千米,支脉另外一侧则大约在一万平方千米左右,这两片土地……报价居然一个亿花国币?!

    ——她哪有这么钱?!

    “如果陆太太暂时无法支付这笔数字的话,我们银行这边,可以再向您提供一笔低息贷款。”电脑屏幕里,客服人员笑靥如花的道,“从我们银行的记录来看,陆太太名下还有几座度假岛屿,面积虽然小,但是里面的设施装潢一流,十分适合作为私人度假旅游之地,以最小的两座珊瑚岛作为抵押,我们可以把贷款的数字提升到一个亿。”

    夏翎迟疑的扭头看向陆锦年,似乎难以决定。

    “那就贷款吧。”陆锦年毫不犹豫的道,“舅舅给我们八座岛呢,反正是两座没用的,扔那也是扔着,我们俩又没空去住,还不如扔银行那了。”

    “行!”夏翎咬牙,“债多了不愁,反正多少都是贷,就干脆多贷一些吧!”

    银行的贷款很快的审批下来,还没等夏翎把钱在手心里捂热乎呢,就散出去,将那两片土地给买了回来,以后投资开发,又是一笔巨额数字,想想都觉得心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