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重生之符修 > 第145章 好久不见啊
    小莫顿村教堂里发生的事情,即便赖特牧师和沃尔森副牧严令禁止传播,但还是被一些口风不紧的人在无意中泄露了出去。

    几天功夫不到,连镇上都有人在传小莫顿村教堂显圣的事情。

    幸运的是小莫顿村的村民还不算全乐昏了头,他们在口沫横飞炫耀着自己村的幸运的时候,也没忘记把引发这一次圣恩的关键源头给悄然屏蔽。

    这些村民们性情虽然质朴的藏不住话,但也不蠢,狭隘的小农意识让他们本能的把自己的珍宝看得极为重要。他们是不可能愚蠢到把能够给他们全村都带来福佑的圣婴主动暴露到大众面前去的——那和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有什么区别?

    因此,赖特牧师即便不满他们的饶舌,也没有太过于不讲情面的惩处他们。

    毕竟,像这种女神显圣的故事在赫蒂尔斯大陆本来就十分的有市场,信徒们尽管知道这只不过是别人胡编乱造出来的,也不会感到生气,相反都乐得捧场。

    教廷也是同样的心理。

    他们巴不得这些有关女神显圣的故事被人到处挂在嘴边上呢,这样也算是变相的帮助他们宣扬女神的圣名——而且他们也笃信,在赫蒂尔斯大陆,没人敢编排女神的坏话。要知道,教堂外面高高竖起的那好几座绞刑架可不是摆放着好玩儿的。

    大家的这种心理沃尔森副牧可谓是知之甚详。因此,在赖特牧师听闻村外有人在谣传他们村有女神显圣而暴跳如雷决意要追究到底的时候,沃尔森副牧连忙制止了自己的上司。

    他是这样对赖特牧师说的:“尊敬的先生,那些愚蠢的村民确实辜负了您的信任,把我们村出了神迹的事情宣扬出去,他们有罪,您确实要好好惩戒一下他们此种口无遮拦的行径,免得他们日后因为您的宽宥而变本加厉的辜负您的信任,让您劳心费神。”

    赖特牧师很满意副牧旗帜鲜明站在自己这边的态度,不过,“既然你也能理解我此刻的愤怒,又为什么要阻挠我对他们进行惩罚呢?前两天在教堂里我可是当着那些下民的脸强调过不止一次,绝不能将村子里的事情泄露出去——否则决不轻饶!”赖特牧师的语气里充满不善的味道。

    “是的是的,尊敬的先生,您前两日确实不止一次的强调过这件事情,大家也都听得一清二楚。”沃尔森副牧不疾不徐地附和着,“他们做错了事,确实要付出代价。只是尊敬的先生,您有没有想过再责罚他们以后,会出现怎样的后果呢?”

    “后果?你的意思那些下民在自己做错了事被我责罚后还会产生可怕的怨望之情吗?他们有那个胆子吗?”赖特牧师眉头紧皱的大声呵斥道。

    “他们当然没那个胆子,”沃尔森副牧的语气分外柔和,“尊敬的先生,我想您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别的村子里在出现这种有关女神显圣的传说后,驯养他们的牧师先生从来都摆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他们甚至配合着对此做出宣传……”

    沃尔森副牧住嘴不言,满脸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的恩主。

    赖特牧师脸上的恼恨气怒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若有所思。

    良久,他长吁了口气。

    “亲爱的沃尔森,感谢你一直都陪在我身边,”赖特牧师感激地握住沃尔森副牧的手,大力摇了一摇,“若非你的提醒,恐怕我就要因为一时冲动酿成大错了!”

    沃尔森副牧闻言,连忙做出一副愧不敢当的表情,很是恭敬的表示他这也是职责所在,当不得先生一声“感谢”。

    “你说的很对,现在确实不是责罚他们的好时候,如果我真这样做了,那才叫不打自招呢,反正他们也不是全无分寸——最起码的,底线他们还守得很牢固嘛。”赖特牧师在说完这最后的一句话后,脸上的表情又如同平常一样变得从容不迫,宠辱不惊起来。

    沃尔森副牧脸上的笑容也由此越发得显得真挚可亲,他一面颔首,一面微笑着补充道:“就算是为了杰妮小姐,您也要暂且忍耐一下啊。”

    沃尔森副牧要是说别的赖特牧师还没什么,一说起他如今的眼珠子、金疙瘩,顿时整个人的气势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见他笑容满面的摸了摸唇边的两撇顺翘小胡子,绿眼睛亮闪闪地道:“说起来我这也有好几天没去瞧过我可爱的小教女了,趁着现在有空,你去让安东尼执事准备点礼物,我去杰拉家走一趟。”

    沃尔森副牧闻言,自然是笑容满面的答应了。

    赖特牧师带着安东尼执事到杰拉家的时候,杰拉先生一家正在家里的菜圃里摘取秋天的最后一季芽芽菜,雷洛霓坐在木匠卡拉先生专门为她特制的婴儿椅里,不停挥舞着手里的木勺子给菜圃里工作的家人加油打气。

    即便她说话还有些含含糊糊,大人们捕字都有些困难,但每个人都被她毫无章法的加油打气鼓励的精神百倍,机械弯腰、起身再弯腰再起身的动作也做得充满力量和激情。

    因为现在还是下午,杰拉家的篱笆院门并没有关上,而是大敞着,这些天总是会有村民用各种各样的理由过来拜访,杰拉家不说应酬邻里,就是没事有事的开门关门也累得够呛。到后来,干脆没到歇觉的时候,就不关门,免得平白累烦了自己。

    “哦哦,这是在收芽芽菜啊,我没打扰到你们吧。”赖特牧师满脸不好意思的在安东尼执事的陪伴下走进院子里说。

    见他过来的杰拉一家哪里还敢干活,纷纷直起腰毕恭毕敬的走出菜圃给赖特牧师和安东尼执事行礼,赖特牧师连忙叫他们不要拘礼——院子里好一阵忙乱。

    在经过繁琐的拜见礼节后,赖特牧师大步流星地走到雷洛霓所在的婴儿椅面前,浑然不顾自己体面身份的蹲下身,笑容满面的对雷洛霓说:“亲爱的小杰妮,几天没见教父,你有没有想教父呀?”

    因为两人都是绿眼睛的缘故,在相处了几天后,赖特牧师就不顾杰拉一家的意愿,强行把雷洛霓认作了他的教女。

    在赫蒂尔斯大陆,教子女在教父教母的财产上也是有继承权的——打个比方,如果赖特牧师因为某些原因而绝了后,那么的他的财产除了他死后的遗孀能继承一小部分外,其他的皆归雷洛霓所有。

    当然,雷洛霓对赖特牧师也有赡养义务,如果赖特牧师将来年老贫困交加,体衰多病,雷洛霓也是要把他接过来当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认真赡养的。

    如若雷洛霓不履行责任,法官就有权审判她,按罪责的轻重,或强行支付赡养费,或去监牢里来个半月或一年游。

    雷洛霓因为语言还短板的够呛的缘故,刚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赖特牧师口口声声挂在嘴边的这句“教父”已经把他们二人彻底绑在了一起。

    不过后来就算弄明白了雷洛霓也不会矫情无比的感到愤怒或抓狂什么的——她出身于福利院,没有人比她更残酷的懂得什么叫等价交换。

    在别人理所当然的享受着父母长辈给予的护佑,幸福快乐的长大时,年纪幼小的她已经清楚的明白,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你要得到什么,哪怕是一粒米一张纸,也需要自己用金钱来购买,除了施舍或怜悯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给你。

    因此,在雷洛霓理解了教父女之间的责任和义务后,几乎可以说是毫不犹豫的就接受了自己又将有一个长辈的事实。

    雷洛霓是个很坚强甚至可以说是坚韧的姑娘,也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豪气。

    她相信凭借自己的努力,总有一日能让赖特牧师真心实意的拿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毕竟人的心都是肉长的。

    再说了,童真纯稚的婴儿在想要刷好感度的时候,简直不要太容易。

    在赖特牧师笑容满面的屈尊蹲在雷洛霓面前与她逗趣的时候,雷洛霓即便对他的话还有些一知半解,但也要多配合就有多配合的弯起了水汪汪的绿眼睛,扔掉勺子,张开肉嘟嘟粉嫩嫩的胖胳膊就挣扎着往赖特牧师怀里扑,一面扑还一面用奶声奶气的口水音热情洋溢的呼唤着谁都听不懂的含糊婴儿语。

    为了避免大家生出什么不必要的联想,雷洛霓即便是已经能够与这个世界的人进行两三回鸡同鸭讲的简单沟通,但耐着性子依然强迫自己按捺——她觉得就算是再想与人说话交谈,也得等躲过了这阵风头再说,不管怎么说,像上回那种冲着漂亮小正太撒娇讨抱的可耻行径,是断然不能再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