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八十年代之小心翼翼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欢喜还是觉得,这种事情,找黄三哥最合适。唔,也许超哥也行。

    毕竟,就算他那里用不了这么多,但他认识这方面的人肯定多。一个行业一个圈子,想要跨行并不容易。黄三既然有这方面的人脉,那他自己不做,找个合适的人,专做经济人这职业,也是可以的。对于生意人,从来都是朋友越多路子越广。

    两人说着也没个结果,这话题也就不了了之了。

    眼看到了平时该开饭的时侯,还没有人回来,大哥大也没动静,电话也响一回。舅舅就决定不等了,跟欢喜两人先吃了晚饭。

    晚上,舅甥两散完步回来,各自做事。

    欢喜心不在焉,自然做什么都不见成效,便随意拿了本书,坐在客厅里等着。半晌翻不过去,偶尔翻过去了,看两眼又翻回来。

    舅舅看不过去,直接把她赶去练字静心。欢喜去了,舅舅便在边上看着。如此一来,她再不敢胡思乱想,写了一会儿,到是真静了心。

    等到她缓过神来,门外传来开门的声。

    “回来了。”舅舅终于开口说话,看了她一眼,起身出去了。

    欢喜吐了吐舌,连忙跟了出去。

    回来的只有许超一人,一进门看到两人一起迎出来,吓了一跳:“唉哟,我是不是无意的做了什么大好事了?”

    欢喜将他上下看了一遍,穿的还是之前的衣服,脏了,乱了,却没有血迹。她松了口气,那边舅舅已经开训了:“下次再有事,打个电话回来,莫让等的人不安心。”

    许超立刻道:“知道了,以后一准儿打电话回来。”然后又冲着欢喜道:“唉哟,可饿坏我了。小喜子,还有吃的不?”

    “有。”欢喜连忙应道:“你先洗澡,我给你再炒两个菜。”

    “菜就不用了,你一准熬了汤。我喝点汤,你再给我热几个馒头,成不?”

    “好。”

    他过来,揉了揉欢喜的头,就飞快回屋,拿了衣服进了浴室。欢喜对着舅舅讨好的笑了笑:“舅舅,您别生气。下午回来的时候,他在半道发现情况走的,当时就他一人,身上什么都没带,猛不丁的,我才不放心的。”这种紧急情况,许超也想不到。想他平时要是出任务什么的,肯定有人配合,还有武器什么的。

    舅舅瞪了她一眼,干脆不搭理她,转身回屋去了。

    “舅舅,喝点汤再睡吧?”

    “不喝了。”气也气饱了,他是为谁才训那小子的:“你也早点睡,明天去学校。”

    “好的。”欢喜笑着进了厨房。到底还是给许超炒了个热菜,又把馒头热了几个。

    许超饿得狠了,吃得飞快。一气喝了两碗汤,一个大馒头下肚,才长长呼了口气:“啧,可算是活过来了。”放慢速度,慢慢的吃起来。

    欢喜一直给他夹菜,一看他这样,就知道,从中午到这会儿,肯定一点东西没进肚。而且,他肯定是想着家里有人惦记,所以事情一结就回来了。

    “这次逮了条大鱼。”他有些得意:“这还得多亏我们小喜子,不然这条鱼就得跑了。我跟他们又回了j市,顺着这条线,在j市那边捉了一条走私船……要是让他跑到那,说不定就坐船跑了。那时想再抓他,就难了。”他没说的是,那船上很多的文物。之前那案子,虽说明面上结了,可其实他们这几个知道,那事儿没完。这不,他们这边才刚宽宽手,就又有文物往外面运了。他这次去j市,就是为这个。可惜,折腾了两天,什么都没抓到。

    没想到,路上碰上一个,到是碰上了大鱼。

    用力揉了揉欢喜的头:“小喜子真是我的幸运星。”

    欢喜黑线,又担心起j市那边:“j市?我姐跟我姐夫那边没什么影响吧?”

    “有一点。”许超突然认真严肃起来。

    欢喜立刻紧张起来:“没事吧?”

    “当然没事。事实上,这回算是好事。”许超突的又笑了起来:“你姐夫带着人配合行动,立了个不大不小的功。当然,是集体功,但他才刚过去,有这个功勋摆在那,他算是站稳了。”

    欢喜长长的松了口气,旋即又替罗欢乐高兴起来。

    “凶险么?”这问的却不令是季开明那边,最主要还是许超这里。

    “他们用这法子怕不是一回,以前没出过岔子。所以没想到会被发现,我盯的紧,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一听他们,欢喜心里就是一紧,哪怕看着他现在就安然在身前,也难免后怕。

    “别担心。你超哥我本就是干这行的,能毫发无伤的把人抓回来,总好过别的,是不是?”

    欢喜点头,道理她懂。只是,怎么可能不担心。

    “对了,大哥呢?”

    “他居后方调度,危险没有,就是麻烦。后面一堆的事等着他呢!今晚肯定回不来,就是明天也得等晚上。”

    欢喜心里有了数,想着若是李青阳回来,也不会回四合院,估计还是来这边。那明天她就得在炉子上温着些吃的,保证他随时回来都有吃的。虽然知道,处于后方的他肯定有吃的,但她也是习惯了总是惦记着家里人吃的喝的。

    得了消息之后,欢喜自然安心了。将大哥大还给他,并告诉他,没让舅舅发现之后,就回屋休息了,一夜安眠。

    第二天,李青阳果然没回来。

    三人吃了早饭,许超又自去忙碌。他说是谈生意,可欢喜这会儿,却不敢保证,他是真的谈生意了。说他是吧,他身上显然还有别的身份,说不是吧,他确实做着生意,开着好几家店呢。

    舅舅前一晚说了,要欢喜随他去学院,她自然半点不错。权将自己当成了秘书,帮着把讲义和公事包一起抱着,临出门还特特空着一只手来一摆:“李教授,请。”

    舅舅横了她一眼,眼里满是笑意,大步走在前面。

    欢喜笑着跟上,亦步亦趋。

    到了学校,舅甥俩分开。欢喜又跟林青云凑到了一起,许久没见,两人到是有不少话说。尤其是林青云。

    这人跟人相处,真的要看投不投缘。班级里虽然说女生不多,但也有几个。最开始的时候,她跟欢喜并不算多热络。可时间久了,就分出远近了。到最后,她跟那些到是全远了,只跟欢喜热络。就算有点什么事,宁愿憋在肚子里等欢喜来,也不跟别人说。用她的话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话根本说不到一起去。”并不是谁都能欣赏她的直白实诚,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跟她聊那些话题。

    这次也是,憋了好些天的话,这会儿一股脑的往外说,一时竟停不住嘴。

    “我跟你说,那个张默跟李春好分了。两在学校里大吵一架,李春好直接上手,把张默脸都给挠花了……你是没看到当时的情形,简直太让我痛快了。”

    欢喜惊讶:“什么时候的事?为了什么?”

    “就前天。为什么我可不知道……”林青云抱着书,跟她并头走着:“张默丢了人,当天就跑出去了。听说准备退学,要出国了。”她嘿嘿一笑:“出国好,出国去祸害别人去。”

    欢喜无语,“那李春好呢?”

    “李春好嚎了一回,然后把以前的那些东西全扔了,据说都是张默喜欢的。然后她就又变回原来的样子了,看着到是顺眼多了。”林青云啧了一声:“我觉得我妈说的其实挺对,这看人的眼光,咱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不如他们大人。我要不是恰好碰上,又是旁观者,肯定也看不清。”

    “大人毕竟比我们见识多。”人家的人生经历,不是白过的。

    “你说的对。”

    欢喜诡异的看着她:“怎么,看你这样子,你那个什么姐姐,又在你跟前发表什么高论了?你爸不是不让你跟她玩了么?”

    “可不是。跟我说什么自由,女权,要解放我们的思想,还要解放我们的身体……你知道她说什么吗?”林青云左右看了看,确定附近没有人,才凑到欢喜耳边,声音压到最低:“她居然提倡什么性&自&由。”一说完,她立刻就连呸了好几声,然后才红着脸,小心的看着欢喜:“我跟我妈说了,把我妈吓坏了,说以后再不让我跟她接触了。”

    “哼,本来我爸就说不让我跟她一起玩,我妈还非让我去。这下子,她也被吓到了。”

    欢喜也被这大胆的言论给吓到了,话说回来,不管哪个年代,都不乏出国的人。有些人,能带回来精华,可也难免有些人,只带些糟粕回来。

    这位露西小姐到是胆大,居然敢直接跟这些小姑娘说这些。只怕是要给她家里人招麻烦啊!

    “我这两天都住在学校,我妈都回乡下,看我外公去了,她就是想找也找不到我。”林青云是真的被吓坏了。她是直白简单,可她却不蠢。而且家教良好,三观也正。而且,大概真的是心越纯的人,越容易看透伪装。她几乎本能的觉得这事儿不好,第一时间告诉了父母。也许当时她并不知道这样的事该怎么处理面对,但有父母帮她掌着大局,便再不会出错了。

    这样的人,很幸福。

    而欢喜也最喜欢跟这样的人相处,简单,轻松,愉快。

    “你最好期待她还有别的目标,不然说不定就要找到学校来。”

    “不会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