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闺华记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惊动
    家祭是辰时三刻开始的,由于谢澜太小,只能是白氏抱着他跪在左边,谢涵在右,方姨娘在谢涵后面。

    可不知是由于祠堂的气氛太肃穆还是由于唢呐声太过吵人,谢澜不肯安静下来,扯着嗓子哭了起来。

    主持葬礼的司仪是族里的一位族老,见此,命白氏抱着谢澜回去,说是孩子太小,开着天眼,恐怕见了什么东西吓到了,让张氏也跟回去念念魂。

    张氏见此,只得亲手接过谢澜抱了出去,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的,白氏忙跟了出去。

    如此一来,就剩下谢涵一个人带着方氏跪在了灵柩前,大概是嫌场面太冷清,谢耕田和谢耕山命谢沛带着谢沁几个也跪了下去,说叔父也是父,说这些侄子侄女们都受了这叔父的恩惠,送一程也是应该的。

    一旁的族长见了捻了捻胡须,点了点头。

    司仪见族长不反对,他自然没有话说,拿着一张纸站在灵柩前又念又唱的,虽然吐字有点含糊,可谢涵也听出了是在念父亲的生平。

    这种情形下,谢涵不可能不落泪。

    谢涵一哭,谢沛他们也跟着呜呜哭了起来。

    也不知跪了多久哭了多久,当司仪宣布起身时,谢涵的膝盖已经麻木了,起了两下也没起来,还是后面的方氏看出了不对,上前扶起了她。

    接下来是近亲的子侄辈或者比谢纾小的同辈来拜祭,这个时候就需要谢涵跪在一旁答礼了。

    这一番下来,谢涵的腿脚彻底地麻了,这还不算结束。

    接下来还有客祭,客祭的人数倒不多,有谢涵的姑母和两位姑祖母,此外还有顾家和张氏的娘家。

    这也是为什么族老们说不用拖到明天的缘故,下午做完客祭上山完全来得及。

    客祭是在灵棚里进行的,因为来参加客祭的都是外姓人,不能进祠堂,所以只能在祠堂外对着灵柩磕头,而谢涵这个时候也是要跪在一旁答礼的。

    第一位参加客祭的是顾家,代表顾家出面的依旧是朱江,由于客祭是要随礼的,随的礼也是要写下来并唱出来的,故而,当顾家的两个小厮四个婆子抬出三个箱子摆到大家面前并当众打开时,周围的人都吸了一口气,吹唢呐的忘了鼓气,打鼓的忘了落棒,打锣的忘了合上,记账的忘了提笔。

    乡下人家见银子的机会都少,哪里能见这么一大箱的银锭?更别说还要两大箱子满满的绸子衣料,说是一百匹呢,早有人算过账来,一匹最次的绸子都得一两银子,顾家送的能是最次的绸子吗?怎么也得二三两银子一匹吧?

    乖乖,这顾家可真是大方,这女儿女婿都死了还能送出一千多两银子的丧金,这顾家的女儿当年出嫁时的嫁妆得有多少?

    不光外人会这么想,谢耕田和谢耕山也这么想,难怪在扬州的时候顾家的人这么硬气,原来自家三弟的这份家私是顾家送来的!

    谢涵倒是早知道顾家会出一千两银子,只是她忽略了这里是乡下,是最贫苦的农村,不是扬州城,一千两银子太招摇了。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着,明晃晃的一千两银子进了她家,她还能有安宁的日子吗?

    正自哀叹时,忽听得一阵马蹄声响,顺着声音看去,谢涵见是两名官差模样的人骑着快马过来了,在路边停留了一下,然后直奔祠堂而来。

    “敢问这是两淮盐政谢纾谢大人的丧礼吗?”对方下马后问道。

    “正是我家老爷,敢问两位官差小哥有什么吩咐?”高升上前了。

    他不能进祠堂,但是客祭的时候还是可以在一旁帮点忙的。

    “石城县知县万大人差小的快马来替他祭吊一下谢大人,他怕坐马车来赶不及,只好差小的前来,这是万大人的手书和丧金。”说完,一名官差递给高升一个包袱。

    “石城县县令王大人差小的快马来替他祭吊一下谢大人。”另一名官差也从自己背上解下一个包袱。

    高升把两个包袱拿到谢涵面前先打开了第一个,里面除了一匹青色绸子和几个银锭外还有一个白信封,她先拿起白信封打开了,只有短短的几行字,说是刚知道谢大人仙逝回乡的消息,本该亲自登门祭奠,无奈年老体衰,不能骑马前来,而坐马车却又怕赶不及,只好差人前往云云。

    最后,还请谢涵有空去县城的时候一定去他家做客。

    “奇怪,我们并没有人去通知他们,难道是朱江?”谢涵问道。

    “他们的人也没有出去,昨儿晚上那点时间也不赶趟,应该驿馆那边传出去的消息,只怕一会还有人来。”高升沉吟了一会,说道。

    “这可不是没有的事情,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了。”谢涵哀叹了一声。

    她的本意是想惊动京城那位坐在金銮殿上的人,从而让顾家有所顾忌,却没想到先惊动了当地的官员。

    这些官员都是人精,见谢涵能拿出圣旨来堂而皇之地入住驿馆,肯定是有倚仗的。

    而且半年过去了,扬州城里的事情早就传开了,谁不知道皇上为了给谢涵募集抚养费而敲诈了扬州城里的大小官员一笔,所以他们也纷纷效仿起来。

    “算了,咱们只管领皇上的情,别的就别管了。”高升故意大声说道。

    这话除了是说给在场的人听,也是说给顾家的人听的,意思是不言而喻的,就别想着打谢涵的主意了。

    好在这名万大人和王大人送来的银两并不多,知县是四十九两,县令是三十九两,可是话说回来了,一个七品知县一年的俸禄也就这个数,当然了,除了俸禄,他们还有一点别的补贴,杂七杂八的加起来也超不过二百两,这一送就送了他们好几个月的收入,谢涵心里还怪不落忍的。

    谢涵是怪不落忍,这些族老们可开心了,瞧瞧,瞧瞧,到底是皇上身边的重臣啊,就是不去报丧,这些县太爷们也抢着来送银子。

    这说明什么,说明谢纾死了,可他的声望依旧在,依旧可以庇护他的族人!(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