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世子百日宴宫里太后、皇上、皇后都赏了东西下来,最珍贵的当属太后赏的那对玉如意,玉质晶莹剔透,雕工技艺精湛,可见太后对小世子的喜爱。

    前来参加小世子百日宴的人很多,朝中的大臣,宗室营的宗室,除了几个年幼的皇子,已经封了王在宫外置了府宅的几个皇子都到了。

    很奇妙的是,陆瑾明居然是跟二皇子陆瑾祥、四皇子陆瑾瑜、六皇子陆瑾平一起到的。

    原来他们四个今日都被皇上叫到宫里去了,皇上也没训他们,直接让他们换了练功服,一起到校场去比试了一场,骑射武功都有比试,最后还跟宫里的二十个禁卫军大战了一场,四个人被这么练了一通,除了陆瑾明一个人坚持到最后,其他三个人几乎累得半死,六皇子陆瑾平在中场就被侍卫打趴下了,接着是二皇子陆瑾祥也没坚持多久就败下阵去,最后剩下四皇子陆瑾瑜跟陆瑾明合作,两个人齐心协力跟禁卫对到最终,尽管最后陆瑾瑜体力不支还是输了,但至少比前面两个人输得好看些。

    等陆瑾明带着禁卫军把三个瘫倒的领去见皇上,皇上看了一通,语重心长地道:“你们四个是亲兄弟,就像这毛笔一样,如果各自为阵,轻轻就会被折断。”说着他从桌上取了一直毛笔一折就断成了两节,然后又取了四支毛笔合在一起,手上用力也没能把毛笔折断,竖起来给四个人看,“如果你们四个人像这四支毛笔一样合在一起,齐心协力,团结一心,就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外力就没那么容易打败你们。”

    四个人经常表面上维持着和平的表现,背着皇上却在暗地里斗来斗去,他们自认为做得很隐蔽,其实这些都没能逃过皇上的法眼,今日皇上之所以会把他们叫到宫里去比试了这么一通,再说出这么一番话,是因为他不想看到这四个儿子兄弟阋墙,自相残杀。

    两个人面面相觑,纷纷跪下来保证,“儿臣谨记父皇教诲。”

    这才有了四个人一起去惠安长公主府参加小世子百日宴之事。当然他们一起出现,让在场的各路官员各自猜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心里盘算着对策。

    这些略过不提。

    且说姚锦绣在女眷的聚会的院子里陪着惠安长公主说话,端王妃和安王妃也一前一后到来。

    二皇子陆瑾祥封的是端王,他跟陆瑾明的政见一向不和,前些日子又因为会试漏题案被陆瑾明这边的人打压得很厉害,端王的脸色好长一段时间都黑得跟锅底一样,对着端王妃的时候也没少说陆瑾明这个弟弟的坏话,端王妃自然就对姚锦绣没什么好感,简单敷衍地打了个招呼,就自顾自地坐到一边去跟其他的夫人小姐说话了。

    而安王妃是四皇子陆瑾瑜的正妃,陆瑾瑜身为皇后嫡子,身份地位跟陆瑾祥和陆瑾明却又有不同,彼此的关系就不亲近。更何况皇后跟去世的蒋贵妃矛盾尖锐,陆瑾瑜跟陆瑾明之间的关系尴尬,安王妃对姚锦绣也是不喜欢的,所以两个人也没什么好说的,彼此见了礼就分开了,各自找人说话闲聊,再无其他交流。

    百日宴办得很不错,屈驸马还过来后院把小世子亲自抱到前院去见客,大家见小世子长得白白胖胖很可爱,逗弄得起劲,或许是太过高兴了,小世子还被屈驸马用筷子沾着酒喂了几次,两三次后小脸蛋儿就红,咧开嘴笑得很欢乐,砸吧着嘴巴还要喝,众人见状也跟着乐了,直夸小世子以后肯定是个能喝酒的好汉,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男子汉。

    这把屈驸马高兴得合不拢嘴,他四十岁才得了这么个儿子,儿子健康聪明可爱,他这辈子也没什么好求的了,只想跟惠安长公主好好的把儿子养大,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回去的路上,陆瑾明牵着姚锦绣的手坐在马车里,说起小世子来,惠安长公主和屈驸马都是发自内心的欢喜,陆瑾明就偷偷看了一眼姚锦绣的肚子,这么久了都还没有动静,他有些心急了。姚锦绣看见了也装作没看见,把话题扯开了,问起今日进宫的事情。陆瑾明便把皇上跟他们说的话说了。皇上是有心劝说他们四个兄弟,然而事实只能让皇上失望了。即使他不去跟他们争抢,他们自己也会争抢的,到时候再反过来,被他们压制的人只会是自己。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只能一条道坚持走下去。

    马车忽然停下来,有激烈的吵嚷声从前面传过来,陆瑾明撩开车窗帘子问怎么回事?

    侍卫过来道:“前面有两个商队的马车撞在了一起,把街道给堵了。”

    “那就换一条道走。”陆瑾明吩咐道。

    “是。”侍卫答应一声,吩咐马车调转车头走另外一条道。

    姚锦绣想起早上也看到许多风尘仆仆的商人,好奇地问了一句,“最近京里有什么集会吗?我看京里好像多了许多从外面进来的商队。”

    “最近京里没有集会,这些商人都是从外地回来的而已。”陆瑾明皱着眉头道。他根据前一世的记忆知道此时的北陆已经出事了,北陆年初干旱,草场退化,北陆人生活艰难,南下抢劫过路的商队,这些回京的商人一些是有跟北陆做生意的,有些是听说边关不安定为了安全起见退回来的。此时北陆人闹事还只是在北陆境内,等到所有的商队都退回来之后,北陆人没有东西可以抢了,就会冲击大周朝的边关,首当其冲的就是边城下面的柳镇、峡关等地,一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被北陆人劫掠过的地方断壁残垣、惨不忍睹。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不出半个月,朝廷就会收到消息,到时候会选派跟二皇子陆瑾祥关系亲密的于将军过去维护边关稳定,实际上于将军只擅长纸上谈兵夸夸其谈,到了边城要实际运用调兵遣将了,他就被打回了原形,成了名副其实的“纸上将军”,一连丢了好几个城镇,最后只能退守边城。

    上一世的时候,陆瑾明就是在如此危机的时刻接替了于将军的位置。于将军一见有个能干的人来带兵了,他就不用担心了,第一时间就是给二皇子陆瑾祥通气,让朝廷把他调了回去,表面上用了一个很冠冕堂皇的理由,实际上就是贪生怕死做了逃兵。

    这一世,陆瑾明前期做了那么多的事,一直在暗中布置,这次北陆人南侵他也不会让他们成功,他需要尽快布置好,阻止于将军去边城,于将军去边城纯粹是延误战机,老百姓等不起朝廷的一再折腾,这一次一定要选个可靠的人才行。

    选谁去其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上一回去福建抗倭,能那么顺利的打赢倭寇,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是陆瑾明的外祖父在福建留了不少的部下,他去那里别人也愿意听他的指挥。

    然而边城那边却不是这样的情况,驻守那里的将领跟他的交情不深,这些年他是寻着机会塞了一些人过去,但都是一些职位偏低的将领,没有能起到重要作用的人在。前些日子跟他去过福建抗倭的将领,又多是擅长水战的人,陆战就不是很擅长了,如果从中选人去,只怕是会水土不服。

    战事只要一开,朝中肯定会派人过去,最关键的一点还是在这里,到底谁去最合适?他很想安排自己的人去,但是皇上似乎已经盯上他了,他还是要适当地缓和一下,不能太突出了。那就只能退而求其次,选去边城的这个人可以不是他的人,但一定要是能起作用的人。朝中有这样的人吗?

    陆瑾明开始盘算朝中的武将人选。

    姚锦绣看他沉着脸一直不说话,伸手推了推他,“想什么想得这么入迷?”

    陆瑾明回过神来,盯着她的脸看了半响,摇了摇头,握紧了她的手道:“如果打仗了,你会怕吗?”

    姚锦绣眨了眨眼,认真地思索了一下,很肯定地回答:“没有人不怕打仗,如果真的打仗了,我也会怕。”接着很郑重地问了一句,“是哪里起战事了吗?你会上战场吗?”我不想让你去。

    最后一句话姚锦绣没有说出口,她是了解陆瑾明的性格的,如果真的打仗了,朝廷派他出征,他就一定会去,就像上一回去福建剿倭,前途茫茫,生死难测,他也不提前跟她说一声,还亲自跑到姚家去给她下聘,说是要把她定下来。简直没有把她气死。他是认定了的事就绝不改变。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他的心里装的是家国大义,她的“我不想你去”就显得太儿女情长了,没有说服力。

    睿智如陆瑾明一眼就看出了她的担心,双手圈住她的腰把她抱过来坐在腿上,轻言细语地道:“我现在也只是猜测,挨着北陆的边关不太平,北陆一有事就会袭扰我国,朝廷肯定会派人过去的。不过,这一次大约不会派我去。”

    姚锦绣“哦”了一声没说话,对于陆瑾明用的“大约”这个词,她确实不敢太肯定。

    陆瑾明苦笑了一下,低头在她的嘴角亲了一下,“我还没儿子呢,我干嘛要去凑这个热闹!”

    姚锦绣不满地嗔了一句,“这什么跟什么啊?”

    陆瑾明抬头注视着姚锦绣一本正经地道:“这没有什么跟什么,我说的是人之常情,你看小世子多可爱,我还要再努力才行……”

    姚锦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