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是萌萌哒防盗章~】

    直到眼前的房门关上,艾拉斯卓周身气场方转为冷凝,他平静的转身,进入自己的房间,摘下头顶的黑色帽子,静静坐在床上。

    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与养护,他头顶上参差不齐的头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余下的断发,戴上帽子便不会有人能看出来,估计最多只需十几天功夫,就能恢复原样!

    最近几日,他心情很糟糕。一直以来,作为冰鸾一族的年轻族人,他有实力、有名望、有权利,但即便如此,他也堵不住星网上网民们的嘴巴。

    不过短短几日,因为丝路文学网上永安大人的“爱情宣言”,就已有半数人倒戈,虽然一开始也不见得他们会站在自己这边。

    他甚至让托莱尔黑过作者永安的空间,但全被对方化解于无形,直到最后,已经没有漏洞可以入侵。

    艾拉斯卓又静静在床上做了一会,眼中各种情绪激烈交错,半晌,他突然站了起来,指尖逼出一滴嫣红血珠,自体内空间取出一根尾羽,在虚空中画下一个繁复的图样,同时,他周身一层薄弱蓝光环绕,棕色的发丝在体内力量的涌动中被剥落伪装,露出原本的冰蓝色。

    虚空中的反复图案抽长旋转,直至完全融入虚空,拉开一张全景图象,一个俊美男子出现在图像中。往日清冷的男子此时眼中迸射出让人忌惮的狂热,绚丽的深蓝羽翅在身后展开,在墨色的夜空中熠熠生辉。

    艾拉斯卓一愣,转而笃定道,“利昂,你遇到命定者了!”

    利昂·曼森在空中又飞翔搜寻了一段时间,才收起硕大的羽翅,优雅的落到一颗大树的伞状树冠上。他抖了抖衣衫上由于心情的剧烈凝结出的霜华,清冷回视艾拉斯卓,点头道,“是的。她很强,不在我之下。”

    “不在你之下?”艾拉斯卓皱眉,要知道利昂已经是他们族中数一数二的强者,“完全血脉觉醒者?”

    利昂细致的梳理羽翅上凌乱的蓝羽,将外面绚丽、实则锋利坚硬无比的羽毛摆好造型,遮住一侧羽翅上的一条条血痕,“一个很厉害的女孩。她能够仅用尾巴,就抽掉我背上的十几片羽毛。”

    艾拉斯卓看着利昂两只羽翅上的数条深浅交错的肉色伤疤,不少伤疤上还在不停向外渗着血迹,心有余悸的摸了摸快要长好的头发,“现在呢?”

    “稍不留神,又让她跑了!但我留有照片,下一次,即使我掉光了羽毛,也会抓住她,在第一时间结契、办婚典!”利昂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稍,一直清冷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狂热!

    艾拉斯卓皱了皱眉,利昂是族内对命定之人强势派的代表人物,虽说作为族人应该祝福,但不知为何,他总有一种预感,利昂并不会如愿。

    一如,他此刻对于自己的预感一般……

    “先镇定下来!”艾拉斯卓道,“你现在的情绪浮动太大,对你的修为和身体都没有益处!”

    利昂深吸一口气,再次睁眼,情绪已平稳很多,“其实我已经收敛了很多,原先发现命定者后起伏的心绪已经基本被控制下来,现在的只剩下焦躁而已!你使用族内秘法联系我,有事吗?”

    艾拉斯卓略一犹豫,半晌开口道,“原先是想问你何时回来,我想和他举办婚典。”

    “哦?那现在呢?你改变主意了?”

    “只是比较迷茫,但现在你这边的事也比较重要,办完之后回来就好!”

    利昂又从身后的羽翅中梳理出十数根断羽,小心的收入体内空间,思索片刻道,“我还会在这边再徘徊一阵!暂时无法确定回去的时间。但是,如果我确定自己短时间内回不去,会通知族内的几个长老过去为你结契、举办婚典,你放心就好!”

    艾拉斯卓脑海中晃过少年温和却疏离的笑,和他方才明显的拒绝,略一犹豫,还是点头道,“……好!”

    将最终结果敲定,两人又说了两句,利昂便急不可耐的切断画面,继续追逐他的命定者去了。

    艾拉斯卓静坐在床上,面上平静无波,半晌,他从空间中,将自己这些年收集到的羽毛全部取出,在其中挑出一只色泽最艳丽、翎羽最锋利的尾羽,手掌中冰蓝火焰吐纳,将剩下的羽毛投入其中,随着羽毛的添加,冰蓝色火焰中心的尾羽色泽越发鲜亮,直到最后,所有的羽毛都这根尾羽吸收完毕,艾拉斯卓才收起手掌中的火焰,手执这根由各种蓝色交织而成的绚丽羽毛,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纹。

    小心将尾羽收起,半晌,他点击光脑,拨通一个号码,“明日的庭审,我要做审判监督执行者!”

    第二日,桂兰星上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庭开审,吸引了半个星际的关注。

    这天早早的,星网上的法庭直播室中便拥进了大批热心网民。

    苏永安与苏岩峰早早洗漱完,刚一出门,便看到等候在门外的艾拉斯卓。

    “曼森先生!”苏永安很是平静,仿佛昨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

    “走吧,我送你们过去!”

    苏永安点头,跟了上去,不过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没必要跟这样一个明显固执到不行的人较劲,今天绝对不能迟到。

    苏岩峰虽然略为纠结,但看苏永安都没有反对,也只能跟了上去。

    直到三人走远,在酒店大厅中用餐的柯飞和裴晚晴才抬起头来,“永安大人走了!”

    “和那个人一起。”

    “先吃吧,看在今天会用到他的份上,就不去给他搅局了!”

    “恩,过了今天再算账。”

    苏永安两人到达候审室时,距离正式庭审还有一个小时,之后,艾拉斯卓就称有事,先行离开。

    苏永安点击连接星网,读着着网友们的实时讨论,不时将其中几条给苏岩峰读读,虽然效果不大。因为苏岩峰自从来到桂兰星以后,便是冷脸居多。

    十几分钟后,候审室响起敲门声,苏岩峰起身,将门拉开,见到门外来人,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将门甩上。

    优雅少妇挽着儒雅绅士的臂膀,时间并没有在两人脸上留下明显的痕迹,反而对两人很是厚待,将两人身上的成熟韵味完全体现出来。

    凯丽·迪克迈着优雅的步子,对两人略一点头。她的目光缓缓滑过门边僵立着的苏岩峰,最终视线落到苏永安身上,温婉一笑,“永安,听说你们双双考入了lps学院,并有作者‘永安’和冰鸾族人的双双追求,我感到很是欣慰!恭喜你!”

    矜持的嘴角,脉脉流淌的眼波,真诚的语调,让人不由有如沐春风之感。

    苏永安挑眉,嘴角勾起温和的弧度,眼睛一眨,血脉技能发动,如沐春风效果加倍,“多谢迪克女士的关心,有您的持续关注,让我感觉受宠若惊!”

    凯丽·迪克笑了笑,与苏争衡一起坐在两人对面的沙发上,“毕竟我也是你的母亲,还有你们母亲的临终嘱托,我不关心你,又有谁会关心你呢。”

    听到这女人貌似温柔、却暗含机锋的关怀,苏岩峰气的差点没上前给这女人一巴掌,但到底临来前苏永安的叮咛起了作用,他面色冰冷,狠狠咬牙,嗤笑道,“多谢迪克女士对先母的惦记,相信她一定到现在,也会一直感激您,这位现在还睡在她睡过的床上的女人。”

    如此阴阳怪调的腔调,让两人身后的玛瓦·迪尔气乐,“我就说,不过两年时间,哪怕一时走了狗屎运,进了lps学院,再变又能变到哪!”她拢了拢耳边的卷发,“烂泥就是烂泥,永远也别想扶上墙!”

    苏岩峰气的脸色发青,他深呼吸一口气,告诉自己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庭审之前动手,对他们不好。

    玛瓦见此,理解为苏岩峰的示弱,轻嗤一声,“你现在最应该学习的,便是识时务。还有,姑母可是将你们的房间都收拾好了!一会庭审的时候,记得乖乖的。”

    “你们费这么大的周折状告我们,不就是提醒我们把你们接回去吗?哈,真是好笑!”苏媚见两人模样很是不顺眼,蔑视嗤笑,“现在装出这么一副欲擒故纵的模样给谁看?该不会以为自己傍上那个什么‘永安’大人、或者冰鸾一族,就翅膀硬了吧!”

    “两年没见,不过就是由一个懦弱的兔子变成一个会装的婊.子,还以为能有什么大变化。首席而已,等明年我们去参加考试时,肯定也会是,你也不过是比我们早一年而已!”玛瓦也跟着嗤笑。

    两个活泼少女互相说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