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东厂督公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要全歼,不要俘虏
    这套战术看上去按部就班,并无出奇之处,实则却是需经过无数次的演练,才能达到无缝衔接、紧密配合。如今江河帮不过练了不足两月,还算不上纯熟,但打打这些毫无章法的乌合之众却是绰绰有余。

    孟虎将指挥权彻底交给了皮狗,也不顾自己刚刚重伤初愈,一开战就身先士卒,凭着小成境的修为,先杀了丐帮的那名七袋弟子,然后又杀了对方两个玄通境好手,杀得刚刚愈合的伤口又崩裂开来,却仍不肯停手,一心只想着自己要是能多杀几个对方好手,江河帮这边损失就能小一点。

    不过没过多久,他无比惊讶地发现,自己完全是多虑了!

    四百全副武装到了牙齿的江河帮众,从一开始就在压着对方打。到现在,已经是完全碾压对手了!

    这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配合默契的江河帮帮众,在统一的指挥下,将战斗力发挥到了极致。而反观漕帮与北丐,自从被骑兵冲乱以后,就再也没有组织起像样的阵型,就如同一块蛋糕,被随意地切割成无数小块,然后被一一围歼。

    如果说非要换个比喻的话,那现在就是四百匹训练有素的群狼,在碾压三百条各自为战的土狗。

    装备、阵型和配合意识上的差距,转化成了无可弥补的战斗力上的差距。只是打了半刻钟不到,漕帮和北丐组成的乌合之众便已经溃不成军了。

    这样的结果,便是大多数江河帮人都有点不敢相信。在之前训练的时候,他们几乎每个人都在私下抱怨,身为武林人士,每天却如同生活在军营里,不仅没有丝毫自由,而且动不动就拉练,一天下来累得跟狗似的,哪里还有武林人士的样子?都是闲散惯了的人,谁受得了这样?要不是秦书淮一边用民族主义大旗不断煽动他们同仇敌忾、抗击鞑子的情绪,一边又用极好的福利待遇和强大的简易版易筋经来诱惑他们,怕是这些人早走光了。

    不过现在,他们终于在阵型与配合之中,尝到了甜头。

    比如在战斗之初,北丐之中有人看出了江河帮的弩手威胁很大,于是吆喝了一声,凑齐了二三十人,仗着不错的修为纷纷跃起冲入弩手阵营,想先杀了这些弩手。弩手阵营的盾兵一看,便立即按照平常演练的战术轰地一下涌了上去,在他们四周围出了一个铜墙铁壁,保护弩手撤出。弩手撤出后并不走,而是躲在盾手背后,对准这几个北丐的人一通猛射,弩手一轮齐射之后,盾兵上去收拾残局,顷刻之间就将这些人杀了个干净。

    而事后一看,自己一方竟然只有一死一伤!按照往常来说,这二三十个修为不低的北丐弟子,至少能杀同等数目的江河帮众。

    见识了自己的“强大”后,江河帮的士气继续暴涨!

    剩下的,就是复仇了。

    四百怒吼的江河帮众,将连日来的怒火转化成了冰冷的杀意,尽情而肆意地倾泻。震天的喊杀声中,冰冷的刀锋无情地划开一张张或粗糙、或细嫩的皮肤,鲜血如鲜花一般在月下静静地绽放,凄厉的惨叫、惊恐的呼喊和绝望的哀嚎彼此交织,换来的却是更为坚决的杀意,和更为浓重的血腥味。

    每一张狰狞的面孔背后,都是寒冰般阴冷而坚硬的复仇之心。

    堆场那边的漕帮帮众和丐帮弟子各一百余人,听到了码头上喊杀声后,选择了立即支援。不过当他们赶到后,无比震惊地发现,码头上的三百人马,已经伤亡过半了!

    这根本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屠杀!

    一群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士兵”,正面无表情的追杀着,这些人如同一台台杀人机器,精密运转、严丝合缝而冰冷无情。地上到处都是漕帮帮众和北丐弟子的尸体,污血满地流淌,纷乱的脚步踏过,可以溅起一阵耀眼的血花。

    两百援兵无不心惊肉跳,待他们反应过来时,又发现自己已经被包围了!

    骑兵、盾兵、弓箭、弩箭再一次纷至沓来,按照预定的程序,又一次展开了围杀……

    皓月洒下了银辉,而这些人却将它染成了血色。

    又过了半刻多钟,北丐和漕帮彻底崩溃了,在凄厉的惨叫中往堆场方向跑去。

    骑兵又一次迎来了高光时刻。除了那些修为较高的战马追不上以外,其他修为较低的都成了骑兵的刀下亡魂。

    漕帮和北丐总计五百多人,从西面的堆场跑出去时,只剩下一百出头了。而他们的噩梦还没有结束,刚刚跑出堆场那个出口时,他们又发现一支由同样装备精良的两三百人组成的队伍,正严阵以待的等着他们。

    这些人知道大势已去,立即选择了放下武器,就地投降。

    帮派战争嘛,输了就输了,大不了回头让帮里来交点赎金带回去就是了。江湖规矩,普通帮众一人十两赎金,小头目三十两,堂主或同等级的双方另行商议。漕帮和北丐都不缺钱,而且这次弟兄们死伤这么多,帮里知道咱们已经尽力了,就一定会来赎的。

    这些投降的人分成两拨,漕帮帮众聚成一拨,北丐弟子又聚成一拨,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孟虎赶到后,立即命人将这些俘虏绑起来。

    不过他的命令刚刚出口,却只听背后响起无数个“嗖嗖嗖”的声音。

    弓箭手、连弩手射出了一阵箭雨,冲这些手无寸铁的俘虏倾泻而下!这些俘虏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求饶声伴着惨叫声一片片响起。

    “兄弟,兄弟求求你,别……”

    “大哥,大哥给个机会吧,我不想死……”

    箭雨过后,几百名江河帮人一拥而上,丝毫不理会这些人的苦苦哀求,干脆利落地结果了他们。

    只有其中一个年纪较小的江河帮众,扯着脖子、青筋暴露地怒吼着解释了原因。

    “你们杀了我哥,你们给他机会了吗?我们都已经把所有码头、连总舵都让给你们了,你们给我们机会了吗?!”

    孟虎无比震惊地看着这一切,原本他是想抓了这些人,试着去与漕帮交换邱大力和虔虚子的。

    看了眼满脸血污、形同恶鬼的赖三儿,孟虎冷冷地吐出两个字,“为何?”

    赖三儿面无表情地往一个还在呻吟的北丐弟子身上捅了几刀,然后才阴冷地说道,“奉帮主令,要全歼,不要俘虏。”

    ……

    青乌镇东,无数烟花冲天而起,划破了黑夜,绽放出红色的火花。

    外行人看到的是绚烂,而漕帮和北丐人,看到的却是血色。

    ps:明天上架啦,这几天在疯狂码字,力求爆更再爆更!城主需要大家的支持!不求什么,只求正版订阅就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