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驱车回家的路上,赵志学一路念叨着今晚受到的惊吓。

    “那个灰太狼先生居然是周嘉石,真是吓了我一大跳!”

    “他那是垫了几层内增高鞋垫啊?居然能看起来跟皓哥你差不多高。”

    “你说他啥时候学你学得那么像了?模仿这么拿手咋不去上综艺呢。”

    “他这么做是图啥?以前有阵子好像追你追得发疯啊,难道是为了报复?”

    最后,坐在后座的秦皓终于有了反应:“你觉得他是为了报复?”

    “不是么?”赵志学抓抓脑袋。

    “周嘉石那么现实的一个人,怎么会浪费精力去报复一个过气明星?”秦皓耸了耸肩道。

    “那是为什么……”赵志学完全找不到思路。

    “当然是因为做这件事能给他带去利益。”秦皓过去虽然懒得参与公司内的勾心斗角,但这并不代表他瞎,利益能成为多少人行事的动机,他一清二楚。

    “可是……”赵志学犹豫了一下,“《假面歌手》刚开播的时候,皓哥你的名声还臭着呢,他真的确定那么做能给自己带去好处?”

    秦皓朝着从后视镜里看向自己的赵志学笑了一下,算是赞许,“你总算说到点子上了。”

    老板看起来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自己作为经纪人实在不能这样浑浑噩噩下去。赵志学闭上嘴,一面开车一面奋力思考了一会儿,终于灵光一闪,激动地说道:“周嘉石当时就知道,过不多久皓哥你就能洗刷掉涉毒的污名!”

    秦皓点了点头,他心里正是这样猜测的。

    “可他凭什么那么自信?”赵志学又愣住了。

    “假如,”秦皓调整了一下坐姿,“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件事跟我没有关系呢?”

    赵志学握着方向盘,琢磨了几秒钟秦皓话中的意思,忽然手一抖,猛回头瞪大了眼:“你是说——?”

    “好好开车!”秦皓呼啦一下把他的头给推了回去。

    幸而半夜车少,赵志学努力稳定了一下心神,这才继续说道,“难道你怀疑badbanana污蔑你容留吸毒这件事,跟他有关?”

    “否则我真的很难解释他行为的合理性。”窗外昏黄的灯光飞快地掠过车身,在秦皓脸上投下一片暧昧不明的阴影,“希尔·弗格斯导演的那次访谈是个突发事件,事前没有人知道,也就是说,即使没有那次访谈,周嘉石也应该有某种方法可以洗掉我身上的污点,否则,他打的这张牌就毫无意义。”

    一种模模糊糊的想法终于在赵志学脑中渐渐成形了,他瞪着小眼睛,里面似乎冒出了几点火星:“皓哥你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我一定会查得水落石出!”

    “哦,不用了,”秦皓立刻回道,“去找个靠谱的私家侦探调查。靠你的话,可能等我退休了都还是个悬案。”

    “皓哥……”赵志学一张脸顿时哭丧了起来。

    秦皓笑了笑,“要你忙的事还多得很呢,大经纪人。之前一直是戴着面具直播,工作也不多,以后不会是这个样子了,我怕你忙得连专车这副业都顾不上呢。”

    赵志学闻言,眼睛里的火星霎时变成了小星星,“皓哥,你准备大干一场了?好好好!我立刻去跟其他经纪公司接洽看看,规模一定不能比贝塔音乐小……”

    “我不打算签公司了。”秦皓打断了异常兴奋的赵志学。

    “咦?”

    “我准备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一开始没什么经费,人也请不起太多,所以都要仰仗你咯。”

    赵志学靠着路边一脚刹车,转过头对秦皓握拳道:“我一定会加油的!”

    ◎

    万事开头难,自己成立工作室,当然比大公司的成熟运营模式要困难,资源上也会吃亏不少,这些秦皓都预料到了。

    但是跟贝塔音乐解约之后,他实在有些腻烦公司里的种种潜规则了。赚钱的时候把你当太爷爷一样供着,一旦出了问题就变成龟孙子甩锅雪藏,从公司利益的角度来说,这样的操作当然无可厚非,但在当事人看来,总不免让人心寒。

    秦皓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性格并不适合参与公司内的派系斗争,所以他成为不了任何人的心腹。既然如此,抱团还是单干,对他来说就不是一个很难做的抉择了。

    戴着面具以q的身份做音乐的这几个月,虽然也有过青黄不接的时候,但大致来说,秦皓觉得比在公司里束手束脚反而要开心。他从前也过得很自由,可那份自由上终归有合约这个紧箍咒,而自己做boss的话,他就可以真正随心所欲地做自己的音乐了。

    这样很好,秦皓觉得。

    抛开这些,他当然还有私心。

    因为在《假面歌手》决赛当晚,他揭开面具之后,白川就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那个对他说过“pq老师,你的音乐也会让人想要追上去“的白小川,连只字半语都没有留下,再一次从秦皓的生活中抽离得一干二净。

    哪怕是诘问自己一句都好啊,秦皓很少有这样无能为力的感觉。

    如果语言都是苍白的,那么至少,他想做出能让白川无法漠视的音乐来。

    即使现在的他没有资格对白川说什么、做什么、请求什么、要求什么,但是秦皓近乎偏执地希望白川心里还有一块角落承认自己的存在,不要把他清空得太彻底。

    在这种“歪念头”的驱使下,秦皓的新ep制作得非常顺利。有半年多特殊经历的充电,再一次回到商业领域的他,在作曲方面简直可谓厚积薄发,各种风格的运用比过去更加得心应手。

    至于作词,年初的闹剧过去了,再加上《假面歌手》年度总冠军殊荣带来的新热潮,许多打酱油抵制他的词人纷纷回心转意,又给赵志学寄去了自己的新作品。

    秦皓让赵志学对他们一一致谢,但结果是一首也没有采用。

    “皓哥,难道你已经征集到满意的词作了?”赵志学奇道。

    秦皓晃了晃手指表示否认,接着指尖一转朝向自己,“我自己来写。”

    “哈?”赵志学脸色都变了,“皓哥皓哥,以你的水平,在n站上发发同人歌也就罢了,专业的事我们还是请专业的来——”

    秦皓把一沓纸递了过去,“这方面我也不是特别有自信,那你帮我看看吧。”

    还真是写了好多呢,赵志学暗暗咋舌。

    他依言坐了下来,拿起手中的歌词一张张细看,没想到越看越惊讶,“皓、皓哥,这真的是你写的……?”

    秦皓难得有些不好意思,快速地“嗯”了一声。

    赵志学抓了抓头发,又一口气看完几张,这才抬起头来,盯着秦皓的眼睛说道:“皓哥,你是不是重生了?”

    秦皓“噗”的一声喷了出来,重生是什么鬼啦!

    作词与作曲虽然是音乐创作中密不可分的两个部分,但要求的基准却是不尽相同。总的来说,作曲靠天赋要多一些,而作词则是更倚重阅历。

    一个人如果生活得没什么波折,写出来的歌词难免平淡乏味,又或者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秦皓以前有大把时光,不是没试过自己填几首小词,但大多是“天上天下唯老子最*”这种水平的,就算公司再宠他,也没当真给他通过。

    可是经历了这半年来高空坠落又谷底逢生的种种遭遇后,赵志学觉得秦老板的词就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忽然多出了让人感同身受的能力来。这并不是说他的文才一夜之间突飞猛进,事实上,他的韵脚都压得不算太标准,然而那略显直白的措辞中,却有一种直指人心的魅力。

    赵志学想,大概真的是词如其人,秦老板做人做得坦荡荡,连写歌词都美得那么不含蓄。

    然而这些歌词里,还是有种暗撮撮的小心思,仿佛急欲破茧而出,又被主人硬生生关在小黑屋里。

    赵志学露出一个不怀好意地笑容来,“皓哥,你在暗恋谁?”

    秦皓正在喝咖啡,这次是真的喷了出来,“胡说什么呢你……”

    “嘿嘿,休想蒙骗我,”大概是最近秦皓对赵志学太客气,这个经纪人已经完全忘记被老板支配的恐惧了,“你这首歌词我完全理解啊,简直就是我夜夜思念隔壁妹子而不得的真实写照嘛!”

    话一说完,两人都感觉到了其中扑面而来的悲惨气息,视线错开,各自品位暗恋的蛋疼去了。

    ◎

    赵志学和在线音乐平台的合作谈得很顺利,一个月后,秦皓的新ep就得以上线,并且立刻创下了该平台电子细碟的销量纪录。

    粉丝的欢呼如潮水一般涌向评论区,二十四小时内就把三首新歌全部刷上了新歌榜的前三甲,这份热情又为秦皓吸引到了更多的的新听众,播放数也在不断刷新峰值。

    秦皓是靠实力在三年内坐稳华语乐坛小天王位置的,他的发歌质量向来毋庸置疑,但是这一次无疑又更突破了大家对他的认识。

    新ep的三首歌,全部都是由秦皓自己作词作曲,有专业乐评人写下数千字来褒奖他,而更多歌迷只能拼命地用“好听”、“超赞”来表达心中的崇拜。

    “一直很好,比过去更好”,概括来说,这就是评论区近十万条留言的中心思想。

    接近年底,许多音乐类评选已经要关门了,万万没想到秦皓杀了个回马枪,这质量妥妥能进年度金曲,又引得圈内人议论纷纷。

    秦皓反正是个自由人,也不关心同行如何点评,闲下来就刷刷白川的微博,琢磨着年底还有没有什么机会同台。

    如果不是赵志学带回了私家侦探调查一个多月后的结果,秦皓几乎要以为之前的动荡都是一场梦。

    那天上海下雪了,在这个城市里,这是非常罕见的。

    从秦皓屋子的窗口能够看到有几个孩子兴奋地跑到楼下,也顾不上积雪太少,就用手拼命从地上刨着雪球朝别人身上扔去。

    那朝气勃勃的样子令人忍不住想要下楼去加入他们,可是桌上打开的文件袋却在一瞬间打消了他的念头。

    上百张照片摊在面前,秦皓一眼看去,只想冷笑。

    这世界还真是小呢,短短一个月里,周嘉石和badbanana最先出狱的贝斯手见了不下三次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