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文小说网 > 军少的灵眼狂妻 > 074 我想去海边走走
    现场所有人在听到这句话,大惊失色。

    尤其是吕菲,这句话无疑是颗定时炸弹回想在她的脑海。

    “她刚才说什么?”

    “车祸?谁出车祸”

    萧阮沁的话她听不懂,三年前沁沁不是有事情出门了吗?怎么会出车祸,这件事情又怎和妗妗扯上关系。

    “菲菲,从现在开始沁沁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这也是我和父亲前几天了解透彻。”

    吕菲惶恐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心想这些事情一家人都知道只有自己被瞒在鼓里。当她是什么。

    “你不要生气,我当时知道这件事情的缘由,我也很惊讶,我也很想知道我们最额疼爱的妗妗,为什么要去害自己的亲人。”

    “我不相信这是真的。你们在骗我。”

    “萧阮沁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三年前我还是一名初中生,你说这样的话我可以起诉你。”

    “你不要在这胡言乱语,血口喷人,我警告你萧阮沁,你再敢污蔑我一句,我立刻报警!”

    萧阮妗的愤怒不言而喻,脸上的怒气很是明显。看萧阮沁的眼神恨不得杀了对方。

    “用我给你提供电话吗?”

    萧阮沁始终保持笑脸,让人看不透她内心的想法,那身淡蓝色晚礼服和她此时的心情很搭配。

    神秘且阴郁。

    仿佛看到萧阮妗此时站在这里很是碍眼,说出的话越加冷漠,“让我想想,我从什么时候知道你开始变了。”

    全场的人都集中精神的盯着那对姐妹,眼底都闪过兴奋的暗芒,有怜悯还有不屑和嘲讽。

    “是从你上小学开始吧,从我第一次发现你撕掉妈妈用心为我准备的手工贴纸,我就开始怀疑你不正常。

    你每次在家人面前表现的十分乖巧,可只有你自己一人的时候,隐藏在你身体深处的叛逆和疯狂全部跑出来,他们会帮你做一些你不敢不愿意做的事情。

    反正这些事情不会有人知道,所以这些年并没有人怀疑你,包括我在内。

    “萧阮沁你太高看我了,我只是妈妈心中的好孩子,可不是你口中的那样。”

    “是不是只有你心中最清楚,萧阮妗,我这里有一段视频。希望你看完视频后,语气依旧坚持。”

    萧阮沁边说边击掌,就在她身后的大屏幕开始播放一录像。

    录像刚开始什么画面也没有,只有一个女孩子在自言自语。

    “呵呵,我倒要看看你还能高兴几天,说不定三天后,你只剩下一缕幽魂,别的什么也没有,哈哈哈哈。

    从小到大你总是光芒万丈,家里人只知道你萧阮沁不知道我萧阮妗,但只要你消失这一切都会变样,我什么地方也不差,但为什么就不能和你相比。

    萧阮沁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我什么都没做,你就到处惹是生非,按照萧家规矩,只要你犯错就会被萧家逐出大门。”

    这个办法不行,我还可以换一个,结果只要你消失在这世界上就好。

    “我的好妹妹,这难道不是你说的话吗?”

    萧阮沁伤心的问道,每次听到这段声音她的心都会很痛。

    她从小都不在意这些事情,为何对方一直在意,再说他们都是一家人。有必要分的这么清楚吗。

    “这不是我,萧阮沁你是从哪里找来的这段视频,我刚才不是警告你说了不准污蔑我这些都是什么,我要报警!”

    说完这一切,萧阮妗开始寻找那抹一直庇护她的身影,可等她寻找一圈眼底闪过失望。原来那口口声声说最疼爱的母亲也是假的。

    “你是不是每次出事只会想到母亲。”语气讥讽。

    “关你什么事,这一切和你没有关系,萧阮沁你少来管我!”

    萧阮沁嘴角再次弯起,“这次不是我管你,我自然没有这本事,但有的人比我有本事多了,在那个地方你会老实很多,也会学习很多东西,做人最基本的道理,你肯定会铭记于心。”

    在场的人都被她这话说的很是迷糊,好多人都不了解萧阮沁说的是什么,只有少数几个人猜出来她的话,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

    萧天一一直站在某处暗自观察这一切,不管萧阮沁说什么,他始终都不会插嘴,毕竟这件事要找人给个说法,既然这样那就让这个小丫头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

    “诸宏,沁沁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吕菲神色疑惑,妗妗他们不是管的好好的,为什么要交代给别人,难道这里面还有她不知道的事情。

    “没事的,沁沁不会伤害妗妗。”

    “呵呵,我又不是你,不会去做伤害自己亲人的事情,萧阮妗,趁现在你还有时间,还是先给母亲告别吧。”

    萧阮沁越这样说,后者神色略显慌张,她脑海里浮现出很多想法,很想知道萧阮沁口中所说的地方到底是哪里,会不会一去再也回不来。再说她什么错也没有犯,为何要这样对待她。

    “我不去,你是骗我的,萧阮沁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在哪里说个不停,但到底是什么回事,我们大家到现在还是迷糊的,你也没有说明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只凭一段声音就断定我是让你出车祸的后手,这说法也太草率了。”

    “不不不!我不做没把握的事情,妗妗,三分钟后你就会明白我说的是什么?

    视频还没有完,你急什么。这时你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保持镇定。”

    “我没有那时间,你手里根本就没有证据,既然这样那就让我离开,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就从萧阮沁身边略过,想从这让人窒息的地方离开。

    可等她刚走到宴会厅门口时,身体不受控制的后退,脸上神色大变,眼底深处闪过恐惧,尤其是在看到对方都是穿制服的男子,这让她更加焦急。

    娇躯瑟瑟发抖,“妈妈,妈妈,我怕!”

    扭头就向吕菲所站的方向跑去。

    “萧小姐,你想要去哪里?”

    “妗妗,快点到我这里。”

    吕菲在看到穿制服的男子出现后,脸色大惊,看萧阮沁的眼神充满怨气。

    她及时将萧阮妗护在身后,心想这一切肯定是自己大女儿搞出来的,因为只有她才会做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她,这些穿制服的男人怎么会出现在宴会上。

    “这位女士,请让你身后的女孩儿站出来我们有事情要找她。”

    走在吕菲面前站定的男人身穿制服,神色冷漠,看萧阮妗的眼神充满审视,仿佛已经将萧阮妗定罪。

    “呵呵,这位先生,先不要说让我交人这件事儿,你未经我的允许就私闯宴会给我们造成很大的影响,这一切你不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解释?”

    “他们是我找来的,有什么事情等会儿我给你说。”

    萧阮沁不脚步平稳走到自己母亲对面,毫无表情的解释,她的目的谁也不额能打断,就算是自己的母亲也不可以。

    “沁沁!你让他们离开,你请这些人来这里是什么意思,你想让他们将谁带走,我还是你父亲,还是爷爷?”

    萧阮沁眉心微蹙,“妈妈,是你身后的人,你让她出来,我们已经掌握她足够的证据所以才会来这里。”

    吕菲听到这话仿佛变了个人,“你胡说八道,你妹妹是什么样的人我不清楚,需要你找这些人来教育她,你知不知道他们是做什么工作的,你就不怕你妹妹进去后受委屈,再说我的女儿我最清楚,她是个乖孩子,怎么会是坏孩子。”

    吕菲内心是崩溃的,她怎么会想到萧阮沁敢把警察找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妗妗怎么会做出违法的事情,那些穿制服的人,他们萧家向来不来往的。

    “吕女士,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手里有明确的证据可证明你身后的萧阮妗小姐,是三年前制造萧阮沁女士出车祸的元凶。”

    “我不相信!”

    嘶声力竭的嘶吼,吕菲怎么会容忍这些人诋毁自己最看中的孩子。脸上闪过狰狞。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请您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男人说完这话就从衣兜里拿出官方给出的逮捕令。

    萧阮妗在看到这张纸后,原本带有希望的眼神瞬间变得黯淡,连吕菲后面说什么也没有听进去,此时她觉得萧阮沁说的话是对的,她今天只要跟这些人走,去的那个地方肯定会很好很好的教育她。

    “这是假的!假的!你们都给我离开这里。”

    “妈妈!”

    “小菲!”

    “吕菲,你给我让开!”

    萧天一在看到自己儿媳还在胡闹,内心的怒火忽然涌起,走到她面前给了对方一个耳光。

    “啪!”声音彻响整个宴会厅。

    “爸!”

    “你给我让开,她今天要是不清醒,那我就让她好好清醒一下,在萧家这么多年。哪里都好,就是这一点,吕菲,你对妗妗的宠爱过头早就变成溺爱,就是这份溺爱,让你现在还活在原来的记忆中。”

    “妈,你别吵了!”

    这声音虽小但还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萧阮妗所说的话。

    “妈,我跟他们走就是了。”

    “你说什么?!”

    吕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仿佛这句话不是从萧阮妗口中所说,反应几秒后才试探的问道,“你要跟这些人走?”

    萧阮妗不敢看自己母亲的神色,但是她知道自己今天肯定躲不过去,低垂着自己的头颅,默默点头。

    吕菲见后者的动作感到眼前一黑,这算什么,她用心维护的女儿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她在前面拼命为她辩解,到头来却像个小丑,让人看尽笑话。

    “沁沁的车祸和你有关系?”

    萧阮妗沉默点头。

    “这长车祸是你计划的?”

    后者继续点头。

    吕菲内心痛的厉害,问出最后一个问题,“这三年来你一直在跟我们撒谎,实际上你是知道你姐姐在什么地方,但你却在把我们瞒在鼓里。”

    “妈,除了这件事我有撒谎,剩下的我没有骗你们!”

    “呵呵,呵呵!”

    吕菲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她想要伸出手给对方一个耳光,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只剩下一副空荡荡的躯壳。

    “你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这几个字,吕菲不再看萧阮妗一眼,淡然的挥挥手就独自离开这里,经过萧阮沁身边时,冷漠的看了对方一眼,抽噎的想说话,才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

    她其实很想问对方。

    这样的结果她可满意,家不是家她才会高兴。

    “妈,我扶你进去。”

    “不用了,我自己能走。”

    吕菲将萧阮沁推开,自己坚持离开这里,她的脑子现在很乱,她需要一个人静一下。就算是自己的丈夫萧诸宏她也不想看到。

    等吕菲一人离开这里后,萧诸宏就急忙追了出去,只剩下萧阮沁和萧天一还站在大厅内,剩下的便是来参加宴会的贵宾们。

    “很抱歉,萧某在这里跟大家赔不是了,没能让大家尽兴,让你们知道家丑。”

    “萧老爷子客气了,我们还有事情,下次有时间我们再聚。”

    “是啊是啊,您既然还有家事要处理。我们就先离开,改天再登门拜访。”

    许多人们都放下手中的酒杯,提出先离开的话语,脸色依旧很恭敬。

    萧天一一一向那些人告别,神色不变,一副沉稳的样,这样的神情落在别人眼里让对方肃然起敬。

    以至于今晚发生的一切,第二天竟没有一个人在外面讨论,没有一人在茶余饭后讨论昨夜萧宴会上所发生的一切,好像这一切提前商量好是的。

    等所有人全数离开宴会厅后,萧天一才沉默走到萧阮妗面前,只留下一声叹息悄然离开。

    萧阮沁站在萧阮妗面前什么多余的话也没有说,始终保持冷漠的样子,她保持这样的姿势很久,久到萧阮妗什么时候离开也不清楚。

    “他们都离开了,我们也走吧。”

    柯锦丞没有想到这人发呆能这么久只不过是将一个人送进去而已,至于这样缅怀。

    “你先走吧,我还想去海边走走。”

    “我陪你。”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有事情的话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萧阮沁知道对方是担心自己,所以才会由此一问。

    柯锦丞才不会听对方所说,当他什么都不知道,这丫头每次伤心都会独自躲起来,也不让别人找到,他今晚非要做出一点实质性的动作不可。

    萧阮沁本以为后者离开,可没有想到柯锦丞会直接将她扛起,向外走去。她趴在某人的肩膀上不停扑腾,心脏和肠胃颠簸的厉害,“喂,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不!你不是喜欢每一个人吗?我先把你送到海边再说。”

    柯锦丞说到做到,他果真将萧阮扛到海边,这期间萧阮沁不知道哀嚎多久,但后者就是不为所动。

    “你快放我下来,再不放我下来,柯锦丞你就死定了!”

    “是吗、那你打算给我什么样的死法,你告诉我,我现在就去照办。”

    柯锦丞说完就将萧阮沁放下来,后者的脚刚碰触到地面,就瘫软在地上,脸色苍白的样子让某个没有良心的男人感到淡淡的心疼。

    “沁沁,你先坐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给你拿杯水喝。”

    萧阮沁不耐烦的挥手让后者离开,她现在一点也不想看到柯锦丞,巴不得对方赶紧离开。

    萧阮沁听到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远,就放松自己的躯体,头部枕着双臂,仰躺在沙滩上,淡蓝色的裙子随风起舞,一上一下,划出好看的弧度。

    那双异于常人明亮的双眼在看到天空闪烁的星星后。脑海里浮现出小时候的回忆,想起和萧阮妗相处的画面。

    那些开心的,不开心的,波动她原本不再跳动的心脏。

    萧阮沁想了许久后就打算离开这里,只是她刚打算起身,就听到自己眼前的空地上闪过璀璨的光芒,五颜六色煞是好看,还有许多的萤火虫在她周围舞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