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委托者之前一年多来,给这小子造势可不小,若要扶持池钰玥,必定要显得打压,抹去他的特殊后另人看清他到底是个什么货色,让池哲茂作茧自缚!与此同时,更能凸显池钰玥的乖巧聪明,让齐国更有希望。

    “自然,自然有。”要池哲茂忽然想起没有叶昊苍庇护前的日子,他甚至连饭菜都吃不上好的!心里又恨又惧怕,可如今他却只能跪在地上,连连道歉。

    “去门外站半天!”叶昊苍满脸失望的挥手,叹息道。

    池哲茂不得已走出上书房,脸色苍白的站着,可大脑一片混沌,他没有长者指引,说到底也就十二三岁的少年郎,根本不知道如何真正面对这件事。

    至于上书房的其他人,一个个别有深意的看了眼叶昊苍怀里的小十四,他算是来读书的人里最年幼的。

    似乎,现在也是最宠爱的,不过叶昊苍的宠爱可真说不好。

    前儿可不是一门心思的维护池哲茂吗?如今还不是为了池钰玥翻脸?

    或许合眼缘有,更多的是年纪小,好操纵吧...

    皇子们固然年轻,可一个个心思却多着呢。

    池哲茂一直站到下午,上骑射拳脚等课程时都浑浑噩噩的。

    然而当他以为这糟糕的一天即将过去时,早已听到叶昊苍训斥池哲茂消息的池天晟,却命人来传旨,命他把《弟子规》抄十遍!

    池哲茂跪着领旨,可心中恨的忍不住就想把叶昊苍和池钰玥那小杂种给碎尸万段了!

    关起门后,池哲茂死死盯着即将抄写的纸张“一定,将来一定!等一坐上那个宝座,就把你们统统宰了喂狗!!”

    池哲茂心性狂妄残暴,会隐忍,可现在说到底也不过还是个叛逆期的少年,容易露出马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等再给他一两年,怕是真不会露出任何蛛丝马迹,这才让委托者轻易信任这自己自幼带大的孩子,不是恶人,最多只能算是平庸之辈。

    池钰玥其后的日子真的很开心,叶昊苍先生对他很好很好。他们住在一起时,先生会给他安排好饭食,还会每天晚上单独给他上课,教导他,嗯...应该算是开小灶。

    还有两次,先生上街,还带他一起去了呢。

    池钰玥从来没离开过皇宫,那时候看什么都稀奇,各种热闹的景色还有香喷喷的点心小吃。

    先生会不厌其烦的给他讲说,还会买那些好吃的点心一点点喂自己,脸上的笑容也特别好看,先生暖暖的又英俊。

    好多京城里的姑娘偷偷窥视他家先生,还命人或自己直接把荷包扔到先生面前。

    可先生看都不看,只是一门心思的喂着他。

    池钰玥每次都忍不住露出尖尖的小虎牙,开心极了。

    看,先生是他的,先生对他特别好。

    后来要去皇宫里住十二天,和先生分别,池钰玥心里有不安,也有忐忑,更多的是不舍。

    先生似乎察觉了,给他安排的人,都是先生自己的人,不只是如此,哪怕是宫里,自己的吃穿都是先生一手安排的,就是伺候的人也是先生的人。

    池钰玥知道,这是先生对他好。先生希望他能长大,也不会被自己养的愚笨天真,皇宫是冷酷的,他从小就知道,有先生这个避难所,他更勇敢的面对这一滩污水。

    兄弟间的争斗,各路大臣的试探,还有认识的,不认识的挑衅,甚至还有想要自己命的,都不在少数。

    池钰玥知道,自己有了叶先生的照顾,自然特殊也惹人眼红。虽然他不敢奢望这份特殊背后的代表的一切,可,可他喜欢这份特殊,喜欢先生对他的照顾和细心,这让他心里说不出的暖和幸福...

    另一头,叶昊苍有着委托者记忆,以及二十年后的第一层任务经验,用雷霆手段就掌控了整个朝廷,安插自己信任的人,军部替换了真正有才干的将军,还网络了一批二十年后的可用之才。

    先平定外乱,叶昊苍不过片刻便决定,和新上任的将军一同赶往前线,这一去可能需要一年半载,对朝廷他是不惧会脱离自己掌心,毕竟朝中还有亚当,也就是如今的宋雨辰在,唯一让他挂心的就是自己这一去只能乖乖待在后宫的池钰玥。

    就算在他身边放了再多的人,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可若把他带在身边...边疆寒苦,这一世的池钰玥身体又弱,到那怕是受罪的,叶昊苍不论如何都舍不得。

    “亚当,给我换一份固原药剂。”晚上放到点心里喂这个小家伙吃。

    宋雨辰随手抛给他一瓶,又抛了一瓶解百毒的“一起替你换了,我会替你看着他的。”

    叶昊苍一叹“不过两年多,小家伙越来越粘我了。”的确该离开一段时间,免得他分不清这到底是怎么样一种感情。

    更何况,年少时的影响最是根深蒂固,叶昊苍不论如何也不愿意印象到他,否则就算赢得了那个孩子,叶昊苍也会觉得自己在作弊,心中的愧疚不会少,反而只会日益加剧。

    “恩。”宋雨辰微微颔首“别当面道别了,留书吧。”

    这样绝情的离去,的确是最好的,可...叶昊苍发现自己还真舍不得。

    信,固然留下了,可人他还是偷偷去看了一夜。

    那孩子的脸庞稚嫩,酣睡时,小手还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袍...真是的,这么依恋,让叶昊苍原本便不坚定的心,越发柔软。

    这件衣袍也是那小家伙从自己这“骗走”的,没想到每夜被他抱在怀里这么睡...

    叶昊苍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被揉成了一团,说不出什么滋味,就是觉得...甜蜜又辛酸。

    宋雨辰看着自己的主人在黎明破晓时,不得不离开,眼中的不舍仿佛是化不开的忧伤。

    小标记者会爱上他的主人,就算没有任何前提下,忽然就信赖,然后爱上,宋雨辰丝毫不怀疑。

    他们两人有种莫名的联系,就如同池钰玥会爱上自己的主人一样,他的主人总是无时无刻不惦记着他。

    爱的太深,那是灵魂深处的吸引,他们谁都无法逃避的问题。

    叶昊苍一别一年,池钰玥每日都会把先生写给他的信拿出来读一遍,又读一遍,痴呆呆的看着,又痴呆呆的温习功课。

    他不敢把课业落下,自然是不敢让先生失望。

    后宫里不是没有想要趁着叶昊苍不在,把池钰玥弄死的,宫妃或是皇子,想要取代他在叶昊苍心里的地位更是不少。

    这两年稍稍长大已经知道自己处境的池志昱,继皇后的十六皇子,在从天上掉到泥土里后,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他也嚣张过,也大哭大闹要找自己父皇过,可过去对他百依百顺,很好的父皇居然责备他,还罚了他。

    从那之后他就静了下来,身边继皇后的人还有些,都被安排在池志昱身旁。

    在他稍稍长大后,便告诉他是谁害他如此,又是谁罪该万死,但现在却要隐忍,不能报复,反而要讨好叶昊苍,这样他才能继承皇位,强大起来,最后为皇后娘娘报仇!

    池志昱心事多,如同他母后一样,不是个省油的灯,固然年幼,可还不会设计陷害人,讨好人的本事,却是炉火纯青。

    整天围着池钰玥的身边打转,又是说对不起,说自己过去年幼希望得到他原谅,又是恳求的。

    池钰玥不知道他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一直疏远着,就算他贴上来,池钰玥也是三两拨千金的避开。

    这让年幼的池志昱心里又气又怒,可半点办法也没有。

    他尚且还好过,另一个元皇后之子可是真的半点都不好过。

    在叶昊苍的特意安排下,这几年池哲茂当年还有几分支持的人,如今早早的就放弃了他,反而一个个避开他,避的远远地。

    同时,他再次从天堂跌落地狱,过去的冷嘲热讽,过去的亏待和无视,再一次回归,而自己半分挣扎都不能有!

    叶昊苍那个老家伙一门心思的偏袒池钰玥!在池哲茂眼里,若不是池钰玥,他应该还是那个独一无二,高高在上的嫡长皇子!若不是池钰玥,叶昊苍那老不死的目光依旧在自己身上!他哪会受这份罪?还被过去他看不起的几个弟弟嘲笑?!变着法子打压?

    都是池钰玥的错!都是他的错!若没有他,一切肯定能恢复,他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池哲茂!皇位的继承人!

    这种想法,日益加剧,池哲茂一次次想要弄死池钰玥,但不能否认,叶昊苍留下的人,把池钰玥保护的密不透风,根本没办法下手!

    这让等了足足一年的池哲茂心急如焚,毕竟前线已经传来消息,叶昊苍那个老家伙即将凯旋而归!

    再不下手,就真的没办法了!

    那老不死的,再要离开京城便没这么容易...

    池哲茂盘算着,计算着,目光隐晦的看向上书房里,认真读书的池钰玥。

    从周围下手怕是不行,只能从池钰玥本身下手了...

    某次宫宴,池哲茂用他母亲留下最后那点人,不惜在所有皇子点心里下了毒,只是别人都是轻微的,只有池钰玥那份最重,足以要他的命。

    可谁知,谁都有事,偏偏就他没事!

    就是池天晟都错愕不已,几个皇子早就看池钰玥不顺眼,一口咬定就是他下的毒!

    “父皇,若并非他下的毒,为什么就他好好的?!”

    “就是父皇,肯定是他!”

    宫宴上,群臣看着那些皇子一个个中毒倒下,就池钰玥神色坦然的坐在那,看着兄长或弟弟们昏厥,也不过是奇怪的皱了皱眉头。

    不过,旁人倒下,叶昊苍安排在他身边的人立刻不许他再用饭菜。

    太医诊脉开药后,确诊并无大碍,便上演了先前那一处。

    原本池哲茂还错愕恼怒到底怎么回事,明明不是下毒了吗?就池钰玥那份最多,可为何就他没事?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满朝文武都看着,就池钰玥安然无恙,在那群老家伙们心里,池钰玥必定会有问题!

    自己再推波助澜下,池钰玥不死也掉层皮!

    那些皇子以及哭泣跑来的后宫佳丽,那是趁着叶昊苍不在,一口咬定池钰玥毒蝎心肠,为了皇位,连自己亲兄弟都要杀害啊。

    若是往常,池天晟直接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池钰玥拉下去打死了。

    可现在不行,池钰玥是叶昊苍的得意门生,就算那人不在京城,可也时刻关注着这个门内弟子。

    此外就算他再不想承认,这小家伙这几年表现的都不错,而他身体日况日下,怕是支撑不了几年。

    其他几个皇子不一定能行,先不说这绝大多数一口咬住池钰玥的嘴脸,就是他这个做为他们父皇的人看到都嫌烦,还真以为他傻,不知道那些小崽子们的心思?

    就是沉默不语,打算来个置身事外的,也不过是墙头草而已!

    没一个可用的!都是蠢货!废物!

    “都给朕闭嘴!池钰玥你说,到底怎么回事?为何你的兄弟们都中毒了?你却没有?!”池天晟也是好奇。

    池钰玥其实自己也不清楚,茫然的摇了摇头“或许是先生...”

    “先生?”池钰玥的话一出口,固然让众人提起了心,难道叶昊苍就算不在京城都能闹出些什么花样?

    叶昊苍固然不再一年,可余威尚在。

    就在众人多数沉默时,一个贵妃却赫然站起怒道“休要胡言乱语!叶先生可不在,更何况若他知道有你这种丢人显眼的弟子,怕是第一个把你逐出去!”

    “前朝的事,干你一个后宫的妃子什么事?难道你想干政?”池钰玥不痛快,便不轻不重的点了句。

    那贵妃顿时惊吓了下,随即炸开了似的“还不是你恶毒的要害死你的兄弟们,好扫除你的障碍!”

    “我心中并没想过这种事,自然不会想到这种事,贵妃到是清楚得很,怕是设想了不少,不知道五哥和八哥是不是?”池钰玥既然被叶昊苍养了这些日子,自然有其傲气。

    不动声色的养出一股威严,不然如何能居上位?

    池天晟这个老糊涂都看着不由点了点头,叶圣人亲自养出来的就是不一样。

    五,八两个皇子便是那贵妃的亲儿子,一听池钰玥如此说自己母妃,还牵扯到自己身上,顿时不顾身体虚弱,强撑起来愤怒的责骂池钰玥。

    可惜刚出口,池天晟到底是有些偏心眼,反倒是把他们训斥了顿,愣是骂的他们无地自容。

    眼见闹的差不多,宋雨辰才缓缓上前“臣,知晓十四皇子为何会无碍。”

    “说!”这人是叶昊苍的亲信,若他知道,那必然是真。

    宋雨辰行了一礼后方才徐徐道出“先生临走前担心十四皇子的安危以及身体,特意命人寻了千年蛇胆,让其服下,可保百毒不侵。”说着挥手命人把先前池钰玥用过的饭菜端上“十四皇子在此事上是最无辜的,因为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你说他吃蛇胆了就吃蛇胆了?百毒不侵了?若真有这东西叶昊苍有滔天的胆子居然不给皇上反而要给堂堂十四皇子,安的什么心啊!皇上。”一个贵妃倒下了,还有千千万万的站起来呢。

    宋雨辰冷冷的扫了他眼,又不动声色的扫了眼那妃子的儿子,嘴角一勾,愣是把她吓得往后缩了缩。

    宋雨辰的手腕可是比叶昊苍更冷血无情,想到这那妃子忽然有些不安,希望自己的事儿,不要连累到儿子。

    在此的宫妃,都是有皇子的,所以一个个目的非常明确,非要弄臭,弄死池钰玥。

    “其他皇子盘中的食物,太医院已经检查过,只是少量,偏偏十四皇子盘中的食物才是真正能毒死人的,若叶圣人神机妙算算出十四皇子有一劫难,特意寻来这千年蛇胆,怕是十四皇子如今也是...”说着苦叹声。

    池天晟先前听叶昊苍没孝敬他,孝敬他儿子也有些不舒坦,可说实话...这几年来,他越来越怕叶昊苍了。

    不过叶昊苍的确把齐国治理的风调雨顺,自己皇权也的的确确的握在手中,就是他要胡闹,叶昊苍劝说不果后,也会顺着他的意思来,反而还替自己善后。

    这滋味,也只有池天晟一个人知道,有多得瑟。

    所以,现在真要责备叶昊苍,池天晟心里也明白叶昊苍为何会这么做,就是心里有些不舒服。

    的确他已经老了,不中用了,怕是很早以前,叶昊苍那混蛋就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所以早早的挑选继承人培养起来,池钰玥固然年幼,可品性能力的确不错,将来怕是能比自己出色多了。

    千年蛇胆那是好找的东西,叶昊苍既然找到一个,肯定会给更有价值的人食用。

    自己这个朽木能被他供着就不错了,再多怕是不可能。给他还是给他看好的继承人,一目了然。

    池天晟是豁达的天子,也是一个奇怪的天子。他想要权利是为了享受,为了能更好的活下去,若有了享受对方还尊敬他,有没有这个地位,他其实并不是特别在乎,再加上他知道自己看人目光极为准确,叶昊苍没有谋反的心...

    他有的只有一颗光大齐国的心,只要让齐国昌盛,他什么都愿意去做,心中除了这个外,只留了些许给他的继承人...

    池天晟自然看的出叶昊苍对池钰玥的特殊,不过他认为的叶昊苍因为池钰玥将来是齐国的继承人的关系,就如同刚来时,对池哲茂也颇为照顾一样,可一旦发现他没用,或者找到一个更好的了,便会头也不回的扔了,池哲茂便是那前车之鉴。

    池天晟心里甚至有些顾虑,若他对叶昊苍看重的继承人不利,他怕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就如同他至始至终知道,若他闹太过了,动摇了齐国的根本,这位圣人可不是真正的圣人,只会劝说,而是直接把他从皇座上拉下来。

    所以,他闹腾都有分寸,这几年来叶昊苍似乎越来越关注他的身体,修身养性,对男女之事上也多了几分约束。

    池天晟又怕也是又感动,他从小身份高贵就没几个人真敢管他,否则也不会把他养成这种性格。认真说说池天晟自己都讨厌自己不求上进,只贪图享受的破性格,可他都这么一辈子了,自然也懒得改。

    叶昊苍这一手,反倒是让他皮痒痒的喜欢。虽说冷静后池天晟也知道叶昊苍这么做是为了什么,说穿了,还是齐国,这位小圣人看上的继承人还年幼,不足以立足朝堂,威震四方,可归根究底也是为了他好。

    池天晟坐在宝座上,心思一一闪过,最终有了明确“查!必须给我查出来!宋雨辰就你去做这件事!”

    事关重大,能在宫宴上下毒的,可不是没身份的,十有□□还真涉及到他的后宫。

    前儿一个皇后,现在还不知道哪个狗东西又跑出来给他添堵!池天晟更怕,若这次他是对自己下毒,死的不就是他了?!

    宋雨辰是叶昊苍的人,能力有,地位身份也足够,更会护着池钰玥,想来若真查到自己身边人也不会弄的满城皆知,池天晟相信叶昊苍的人这点眼界还是有的。

    不过池天晟这一番话到是让原本稳如泰山的池哲茂心中一晃,其他人眼中也是不甘,他们哪会听不出,天子偏心池钰玥?就和叶昊苍偏心池钰玥一样!

    “行了,都给我收起你们那点小心思!朕还活着呢!”又是一通咒骂,挥手就把他们全赶走了,唯独留下池钰玥,这固然不算年迈,可身体大不如前的天子,走下台阶拍了拍池钰玥的肩膀“父皇相信钰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